标签“演员”相关文章

陈坤 | 表演是我的语言

陈坤站定,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又转身继续向前走。这是NOWNESS短片《表演课Ⅱ》中的一幕。对于出道二十年的陈坤而言,这一幕似乎有着特殊的意义。回望再前行,似乎是与自己对话,从过往的生命力体会到汲取更多的丰饶,又带着新的领悟向前走。他的眼睛里依然保留着浓郁的少年气。但伫立在原点处的那个人,又不再完全是最初的那个少年。他体会过名利场的繁花似锦、生活的烟火气,见识过世间的人情和世界的辽阔风景,生命的外壳铄镀上一层层鎏金,变得愈加闪光而不易碎。这样的人生,本就是一出饱满的戏。他已不需要做多余的表演。

辛芷蕾 静水深流

辛芷蕾有种藤蔓一样的生命力,攀援而上。她信服规则,明白现世残酷,却依旧守着自己的相信。她说:“从小就觉得什么事都是做出来的,说可以表达你的想法,但还是要行动。”理想与美梦之间,折射着现实的光影,静水深流,辛芷蕾在不同角色中游走,与此同时,她也收获许多来自内心的力量,继续丰沛和饱满着人生经历,或许这是一个圆满自己的过程,让她逐渐成为真实而纯粹的那个人。

李宛妲 致现世伊甸园

女孩从车上轻巧地跳下来,一抬头就给了所有人一个明快笑脸。在16岁的年纪签约泽东电影公司,大银幕第一部作品就和甄子丹合作出演女主角,李宛妲顶着天然的光环一般,一出道就受到格外关注。西双版纳出生,李宛妲的生命中充满了未知和机缘。拍戏,上杂志,出席时尚活动,她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走进了观众的视线,也为自己打开了世界的另一扇窗。

文淇 不接受命运的顽童

说到文淇,很多人觉得她是天生的演员,不少前辈都称赞她有天赋,但在幕后,她默默付出的努力和汗水,是我们很少能够看到的。其实在被外界认定为是年纪轻轻的实力派的同时,文淇说现在的自己更像是个不肯接受命运的顽童,她看不清世界之大,却又一心想保护它,并且在此之前,她想先保护好自己的那份天真。

彭于晏的新工作时代

愈来愈频繁地,人们开始谈及“元年”一词——人工智能的元年,5G的元年,后表演的元年。一个时代的开启,寓指创造与希望,仿若透着神秘明光通往外星球的大门,踏过便是重生。诚然,在这个技术已然能够捕捉人类细微表情的节点,一位演员打磨演技数十年,也似逃不过通过影像分身同时“被拍摄”数部电影的终极命运。就在这样一个后表演“元年”,演员彭于晏用一年时间,无间歇拍了三部电影。演绎了三个截然不同的角色——他苦练体能、调整外形,时而壮硕,时而纤弱;他坚持实拍,在冰冷的海水中潜行……他说:纵使新技术如何裂变世界,人类无止境地追逐求索,是写在基因里的事实。

黄璐,野蛮生长的态度

在黄璐的记忆中,家乡成都是灰蒙蒙的、潮湿的,她曾经拼命想要离开这里。真正离开后,看到了更大的世界,黄璐才发现成都带给她的滋养是自己从来没意识到的。在电影中,她是一个个角色,是《盲山》中被拐卖的女大学生,是《推拿》中的特种职业人群。在成都,她就是那个吃烧烤,滑旱冰,想着逃离的叛逆小女孩。

当代奥兰多

当性别认同和种族身份同时加在跨性别群体的身上时,他们所承受的非议要比其他少数群体来得更多。以1980年代纽约社会为背景的美剧《姿态第二季(Pose)》中,一位活跃于地下变装舞会里的跨性别者却用骄傲姿态找到自我。美国演员、模特Indya Moore 在剧中扮演了有如她现实生活身份的Angel 一角— 作为跨性别者,走下荧幕的Moore 亦是为性别多元发声而忘我的先锋份子,就如她Instagram简介上写着的“ They, Them, Their”,她始终与那些和自己一样不想被“ 二元性别论”束缚住的酷儿们站在一起,坚持追求美和生命的本质。

FEAR IS NEW BRAVE,白敬亭 知畏前行

攀岩是一个人意志力的博弈。下一步怎么走?坚持还是放手?登顶或是跌落都在抉择的分秒之间,这种博弈某种程度上有点像演艺圈的生存状态。对于坦自己怕高的白敬亭选择挑战这 项运动,我好奇但不意外。看起来温和少年模样的他,一直带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和清醒,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明知有畏却选择前行。当白敬亭从攀岩墙上下来的时候,我问他在上面是什么感觉?他说:“我就希望再坚持一会,可能熬过去就到顶了。如果不行,那我就重新再爬一次。”

李易峰 对话未来

时针在须臾之间翻转,动与静在不同的时空中平衡,李易峰也将他的“Dream Visit”梦境带到了大众眼前。一边是旧时的记忆,成都老街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被一一还原,以灯笼妆点的宽窄巷子仿佛能透出美食的香甜气息,糖葫芦摊位和占卜空间复刻着节日的热闹;而另一边,李易峰却又置身于太空舱中,金属色的钢圈渲染出科技的冷色调,氤氲光线下是属于未知的朦胧,Cyberpunk 般的场景刺激着感官……过去与未来,记忆与憧憬,这是属于李易峰的自我对话。

向佐 人生的每一步都是成长

向佐比约定的时间早了一个小时到现场,安静地走进来,带来满室温柔的阳光。黑色的夹克外套,牛仔裤,经过每个人身边时会淡淡地打招呼,他的脸清瘦帅气,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并无甚区别,然而眼神却比早些年更柔和了。那一刻,你会相信那句话:好的爱情,是滋养。它会让恋爱中的人外表更迷人,表情更舒展,气质更平和,气场更强烈,让你发自内心喜欢这样的自己。

李鸿其 入戏的旁观

李鸿其有着十分自我的观察习惯,无论对个人所为抑或周围环境,我们无法说这样的方式是独特的,但至少让他看起来,如此与众不同。

老男孩

黄觉和李光洁在骨子里是一样的人,两人都不喜欢被围绕,不擅长应对交际。对他们来说,表演工作之余的生活才是他们的人生乐趣,看上去无用但两人甘之如饴。黄觉说自己是“ 宅男”,李光洁说自己“ 无趣”。在网上,黄觉很活跃,与网友互动频繁。李光洁很安静,除了工作发得最多的就是潜水的照片。李光洁笑说自己是黄觉的粉丝,在黄觉面前不敢说自己喜欢摄影。可马上他又加了一句:“ 咱也用徕卡拍照,但是咱不像黄老师,咱不炫耀。”

Ruth Negga 绽放于未知地带

讲述种族通婚的影片《爱恋》(Loving)不但为Ruth Negga斩获奥斯卡最佳女演员的提名,更是一次她对于自己亲身经历的追溯:爱尔兰籍母亲,埃塞俄比亚籍父亲,种族通婚议题;或是由于儿时动荡历程、种族背景的遭遇,她都有着切身感受。我们好像可以在Negga诠释的每一个角色中看见她自己的影子,善于模仿不同口音的她,每一次上台、出镜都倾其所有。她不是人们口中的“第一眼美女”,但那种深邃、神秘、异世界的气质令人深深着迷。近日,她被封为“爱尔兰文化大使”。在与Negga的拍摄采访中,复古的房间、昏暗的光线,我们试图打破不同地带的界限,提取她迷茫与成长的线索。

永远的新人

这次跟张雪迎的采访,不是我采,看了一下文章,有几句话倒是印象蛮深刻的。“越大越觉得自己就是个新人。”对于5岁便出演第一部影视作品的童星来说,我猜在5岁的时候,应该也不会真正知道什么叫演戏,当时的参与,跟在学校与同学们一起玩家家酒一样,只是在特定场合的角色扮演游戏,这次你是谁谁谁,应该干吗干吗,但在片场上,你多了一位领导。

张雪迎 不完美中寻找完美

5岁出演第一部影视作品,14岁出演《狗十三》里面的李玩,18岁考上中央戏剧学院正式走上职业演员之路。20岁的张雪迎不折不扣是一名“老”演员了,她却说自己永远是“新人”。她是一个感性的人,会被一些细节和某种质感打动,在她看来成长就是学会在不完美中寻找完美。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