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老男孩

老男孩

评论
摘要: 黄觉和李光洁在骨子里是一样的人,两人都不喜欢被围绕,不擅长应对交际。对他们来说,表演工作之余的生活才是他们的人生乐趣,看上去无用但两人甘之如饴。黄觉说自己是“ 宅男”,李光洁说自己“ 无趣”。在网上,黄觉很活跃,与网友互动频繁。李光洁很安静,除了工作发得最多的就是潜水的照片。李光洁笑说自己是黄觉的粉丝,在黄觉面前不敢说自己喜欢摄影。可马上他又加了一句:“ 咱也用徕卡拍照,但是咱不像黄老师,咱不炫耀。”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黄觉 娱乐圈中散淡的人

黄觉声音沙哑,语调不高。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眼神坚定,暗含精光。他的气质就如他时时发在网上自己拍摄的朋友们的照片,甚至他坐在那里就像一幅优秀的肖像作品。采访时偶尔爆出一句什么,露出一丝真正的黄觉模样。


黄觉十分不好定义。他用“温柔、冷漠、善良”这三个词形容自己,“跟大部分宅男差不多吧。”他说。在微博上,黄觉的活跃更加衬托出他现在的安静。等待摄影师调光的一分钟时间内,他还发了一条微博。即使自称“宅男”,黄觉的足迹已经遍布世界各地的边边角角,普通的旅行目的地已经不能满足他。黄觉几乎是第一批去美国“火人节”的中国人,在他之后火人节才成为网红们的打卡胜地之一。黄觉最近一次的旅行是去摩洛哥,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北非国家。原计划是南美秘鲁,但因为高原反应作罢。


最近黄觉忙着做新戏的宣传。宣传是演员工作的一部分,黄觉直言自己更喜欢拍戏。即使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性格不适合做演员。“我确定我不是最合适做演员的性格。真正表达欲很强的那种人,不是。”他语气肯定:“我愿意创造角色,但你说我生来就愿意表演?并不是。”这几年,黄觉拍了很多电影,“有点儿连着了。”他说。他适应这种不停地进入角色又跳出来的生活,除了《地球最后的夜晚》。“拍的时间太长了,要保持的状态实在太长了。”他拉长了语气说。


一群“ 野人”

4月,他参演的电影《雪暴》即将上画。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黄觉悠然地谈起这部电影。黄觉出演一个“职业亡命徒”, 这是一个直接的人,就是要夺取财富,“很明确就是要钱”。他是犯罪团伙中的老二,老三是老大的亲弟弟,“烂泥扶不上墙的那种人”。“我夹在他们兄弟两个中间,看不上老三,但是要靠跟老大搭档从事各种犯罪活动。”


故事发生在长白山。黄觉和其他演员一起拜访了当地的森林警察,听他们说林区的故事。跟着猎人进山听山里的故事,学习在山中生存的知识。也是第一次,黄觉知道猎人无法从雪山中带出大猎物,只会割取需要的部分。猎人进山不会带水,渴了就吃地上的雪。


图集
李光洁 — Gucci 格纹西装外套、格纹西装长裤、红色饰马衔扣双G皮革乐福鞋、白色衬衫 黄觉— Ermenegildo Zegna 夜晚渡轮灰色和象牙白纱罗织棉质单排扣西装、象牙白棉麻绸缎工装慢跑裤、灰褐色光滑棉质polo衫、John Lobb 黑色皮质平底鞋


10月的长白山已经下雪。黄觉乘坐当年的最后一班直飞飞机到达,“整个冬天就不会再有直飞的飞机了。”长白山几个月的冬天,如果需要飞机出行就要开很远的车到另一个城市再乘坐飞机。广西人黄觉第一次在一个全是雪的环境里面生活。很多感受都是与以往的生活经验完全不同的。当地人习惯了雪中出行,车开得很快。“说会不会滑,会不会出事故,会不会什么的,但人家就是,这是他们的生活常态。”黄觉说。这些都是城市生活的人无法想象的事情,是一种依靠本能生存的经验。在电影中,李光洁出演的警察让黄觉大加赞誉。“光洁演警察挺像的。”黄觉说。“在《流浪地球》里面,他不还是一个警察嘛,我觉得挂像了。”他用“温和”形容李光洁。“能够让同性,我不知道异性啊,同性很愿意成为他朋友的这么一个人。”


在雪山的拍摄时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天短,路长,寒冷冻住了人们的动作,一切都很慢。


“工作量大,出成果少。”黄觉说。时不时,就会下起很大的雪,对黄觉来说“每天都是一个极致的环境”。即使剧组采取了很多保暖措施,零下三十七度的气温也不是一般设备可以抗衡的。


“剧本里面写的我们就是两个字,野人。”黄觉说。这个电影中所有的人物都是一种“野人”的状态。“我不知道为什么,‘野人’这两个字能概括这部戏的气质。”黄觉被角色在故事中的“悍”打动。宣传片中,为了阻扰警察的追踪,悍匪们砍断捆木方的绳子让木头冲下山坡。悍匪也误入猎人的埋伏,踩到兽夹。“因为我没被夹过,也感受不到这种疼是怎么样一个疼,只能自己去臆想。”


在电影中,李光洁出演的警察让黄觉大加赞誉。“光洁演警察挺像的。”黄觉说。“在《流浪地球》里面,他不还是一个警察嘛,我觉得挂像了。”他用“温和”形容李光洁。“能够让同性,我不知道异性啊,同性很愿意成为他朋友的这么一个人。”


排斥到敬畏

导演是能打动黄觉出演的因素之一,他接演《地球最后的夜晚》也是因为希望和毕赣合作。“比如说《雪暴》,我看了剧本,觉得很不错。但导演我没有合作过,我也没有看过他的作品。”《雪暴》是导演崔斯韦第一部长篇作品。“但是张震演警察,那对我来说,张震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我觉得能跟他有机会合作,是个不错的经历。”他补充。阅读剧本是他了解导演的一个途径,“看剧本,氛围感很强,风格很强烈,像徐浩峰是我特别想跟他合作(的导演),因为我一直看他的书。”比起宣传期,黄觉更喜欢拍戏的状态。“拍戏的环境可能很专注,不像宣传要去面对不同的人,说很多话,对我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强项。”黄觉用“上班、下班”形容拍戏。“演员是相对稳定的职业。”黄觉说,开拍之后收到通告就知道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内容。几点上班,几点下班是安排好的。“我觉得这是我想要的生活,那我就用上班这个词,会更能明确一些。


最初,黄觉有些抵触用“演员”来介绍自己。他的微博认证一度是“摄影师”,其中有玩笑的成分也有“对演员这个职业的敬畏”。性格内敛,黄觉不喜欢也不擅长面对镜头。他更想做拿着相机的那个人。命运把他推上演员的职业轨道,他从不习惯到习惯。慢慢接受,慢慢熟悉这个稳定的职业,再发现其中的乐趣。“从排斥到敬畏吧,但这些对这个职业有一定距离的。”


父亲就是演员,黄觉是在后台长大的。看着舞台上的父亲,儿时的黄觉会觉得“痛苦”。“自己爸爸在台上演戏,演一个坏人,被人打死什么之类的,你就觉得‘这是我爸’。”现在,这个舞台上的爸爸变成了自己。一双儿女小核桃和小枣渐渐长大,孩子们开始知道爸爸是演员。孩子们没有问过黄觉什么是演员,他也不主动说明。儿子小核桃是一个很稳重的小孩,性格像黄觉,内敛,羞涩,内心有自己的道德标准。黄觉会用成人的语言和孩子说话,他信任孩子的判断力。不工作的日子,他会送孩子们上下学,与孩子们一起看动画。女儿小枣现在最爱的动画之一是《海贼王》,听不懂日语配音的女儿还会要求爸爸念字幕“同声翻译”。黄觉就跟着女儿一起看,慢慢也看进去了。


黄觉不喜欢交际,连生日都不过,不喝酒的他却开了一个酒吧。这间酒吧是文艺青年的聚集地,他们从全国各地涌来,喝一杯酒再走。作为酒吧老板的黄觉反倒从来不去,他觉得自己处在其中有些“尴尬”。只有朋友去的时候,他才会过去坐坐。“里面没熟人的话,我去那该干吗,我都不知道。让我去招呼生意?我完全不会,我对酒的名字都不熟悉。”


MODERN WEEKLY:请评价一下李光洁出演的警察?

黄觉 他就一场戏,他去盘查我们,从我们边上经过,我看他的眼神,包括他的步态,他的语气,我真的觉得他是一个很适合演警察的演员,我觉得光洁就是(警察)。


MODERN WEEKLY:在拍照用最多的设备是什么?

黄觉 徕卡,我出生到现在用的都是徕卡。(笑)


MODERN WEEKLY:更喜欢拍什么内容?

黄觉 人物是我最近在翻硬盘,本来是想找一些照片,翻翻翻就翻上瘾了,把我之前拍过的翻出来发,其实我什么都拍。任何一个感动我的东西,我都可以拍。


MODERN WEEKLY:想做摄影展吗?

黄觉 不想。我觉得很头疼,要去张罗,要去见很多人。上两个星期我去看个画展,作者得给你讲他创作的心路历程,我觉得很尬,就没必要。我是一个连生日都不过的人,就怕别人围绕着我,祝福我,或者是什么。我觉得自己站在那去张罗,对我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MODERN WEEKLY:不工作的一天,你会如何度过?

黄觉 一天太快了,就睡到中午,起来吃顿午饭,去锻炼身体。完了接小孩儿,陪他们玩儿,吃晚饭,哄他们睡觉。他们睡着了,我的一天正式开始。开始在网上一步一步的,先看微博,再看Ins,再看视频,然后挑一部片子看。睡前打开时事新闻,放在耳边。我要听着东西睡觉。(为什么选新闻?) 因为一天里面, 这是唯一能了解这个世界时事的。总得了解一些,但实际一般都是听几句就睡着了。


李光洁 从“ 鱼风暴”中穿过

李光洁在采访中最愿意聊的就是他在世界各地潜水的事。潜水是他最大的业余爱好之一。在海里,人好像某种怪物飘浮在空中。他最喜欢的是由群鱼组成的“ 鱼风暴”,站在其中,体会鱼群从身边游过,那种快乐无法形容。


李光洁在《雪暴》中出演一个乐观的警察,与张震饰演的警察关系很好。“我好像不能说太多,说太多这个电影我就说完了。”李光洁是去给导演崔斯韦帮忙,“没有像黄老师,包括廖老师他们对电影参与那么深。”在剧本筹备阶段,导演就给李光洁讲过很多次这个故事。


在雪山拍摄,需要“看天工作”。雪留给李光洁最深的印象,有一天,在拍摄过程中突降大雪。雪由细碎的小颗粒慢慢积成雪片,乱飞的雪片影响了能见度,两三米外的东西就看不清了。“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雪。”李光洁说。一开始剧组还在人工降雪以达到拍摄效果,慢慢就变成需要等雪小一点才能重新开始,“要不然摄影机看不见人。”


李光洁称《雪暴》中的合作演员们为“老艺术家们”,“廖凡老师之前也合作过。张震,是看着他的戏长大的。跟各位老艺术家合作还是挺开心的。”说起黄觉,他笑了:“黄老师是我偶像,那不一样,我是粉丝心态。”


要真诚

2019年,李光洁迎来“开门红”。他参演的《流浪地球》口碑爆棚,票房冲高。接演这部剧的时候,李光洁是被导演实实在在地认真、执着打动。“导演一个人用了4年去做一件事情这事还挺值得尊重,《流浪地球》的成绩好特别为导演高兴。这样能让更多人看到,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做一件事情是会得到认可的。只要肯花时间、精力,是会成功的。”他愿意与认真的导演合作,哪怕这是导演的第一部作品。


“ 作者要真诚。”这是李光洁选择工作的原则。他希望在字里行间看到作者对故事的真诚。“这个东西是藏不住的,不管是写文章,演戏,编剧写剧本,导演在现场,摄影师拍片子,就是我们能够通过作品看出作者对这个事到底花了多大的心思。”行活还是真心投入,大家都看得出来。“真的在这里面花了心思,创作出来的东西,不管是音乐作品、美术作品或者是戏剧作品,都是会被读者看到的。这个真诚度是我考虑的最主要因素吧,其次是团队。”


拍摄结束,李光洁就匆匆赶去录音棚给自己的新剧《我在未来等你》配音。这是一个有些玄幻的治愈系故事,他出演一个意外回到过去的高中老师。学生之一是17岁的自己。在这个角色身上,集中了一切“负能量”,他把自己的失败归于别人。“他把所有的失败都归咎于他在小时候听了别人的,没有按照自己意愿去做。等他又经历了一遍自己的失败之后,发现他的失败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环境造就心态

这几年李光洁呈献给观众的角色更多的是一副硬汉模样,他说演员的工作很被动,自己并没有那么多的选择权。只有工作摆在台面上,他才知道自己有没有创作的冲动。现在拍戏,李光洁更关心自己在剧组那一段时间的状态,“只有在这段生活里很轻松,很愉悦,才能有更多心思,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你的工作当中。如果这段生活每天焦头烂额,全是烦心事,那角色怎么来呢?”


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李光洁还希望出演话剧。站在舞台上,与观众做面对面的交流的感受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这个计划挺难做的,得碰上合适的剧本,合适的导演,合适的对手,还得有空闲时间的剧场,它不是一个以我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事。”接受,是成为大人的一个标志。李光洁说自己是一个适应能力非常强的人,“只要把心态管理做好,不管在什么样的工作环境下,工作强度下,都可以让自己活得相对比较舒服,比较自在,这个挺重要的。”就像他最喜欢的潜水,克服在水中用呼吸管呼吸是学会潜水的第一步。


编辑— 高迟 摄影—丁力 艺人统筹— 朱臻祺 撰稿— 念念 制片— 小事儿 妆发— 阿旭(黄觉),魏小生(李光觉) 造型统筹— 郑小乐 造型助理— 郭亚舒,zizi,善来,Ming,恩赐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