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彭于晏的新工作时代
热门评论
咖啡杯
我还记得那句话:“过了这条河就是国外,这条河是湄公河。”这条河在我记忆深处,印象深刻。

彭于晏的新工作时代

评论
摘要: 愈来愈频繁地,人们开始谈及“元年”一词——人工智能的元年,5G的元年,后表演的元年。一个时代的开启,寓指创造与希望,仿若透着神秘明光通往外星球的大门,踏过便是重生。诚然,在这个技术已然能够捕捉人类细微表情的节点,一位演员打磨演技数十年,也似逃不过通过影像分身同时“被拍摄”数部电影的终极命运。就在这样一个后表演“元年”,演员彭于晏用一年时间,无间歇拍了三部电影。演绎了三个截然不同的角色——他苦练体能、调整外形,时而壮硕,时而纤弱;他坚持实拍,在冰冷的海水中潜行……他说:纵使新技术如何裂变世界,人类无止境地追逐求索,是写在基因里的事实。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咖啡杯 2019-11-02 14:00:01 发表
我还记得那句话:“过了这条河就是国外,这条河是湄公河。”这条河在我记忆深处,印象深刻。

“很多职业是一定会消失的,但总有新的职业应运而生。”彭于晏如是说。如果演员这一行当终将被数字程序所取代,表演却并不会消失。毕竟,今时今日早已不是表演首次受到数字时代的冲击了。


在彭于晏的记忆

中,大银幕、小荧幕最大的不同,不是情节故事线的紧凑或舒展,也绝非制作规模拍摄技巧的优劣,而是,曾经电影放映的场景——在等待了许久之后,人们步入偌大漆黑的电影放映厅里,期待着一场与外界世界隔绝的集体催眠。电影中,是一个导演、演员以及所有影片工作人员一同创造的异域世界,它或许来自过去,抑或未来,甚至是我们生活时代中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但这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所有的努力是为了展现一种可被信服的真实,让观众能够凭借手中小小的电影票,抵达所期冀的彼岸。


而现下,人们在

越来越小的屏幕上观看电影、剧集,或是网络世界诞生的网剧、微电影、v l o g,人们可以随时暂停、倒退、快进……观众可以随性地从影片中抽离,上一秒尚在风雨硝煞的北平,下一秒或打开了搓手可得的社交app。


“ 观影的自由选择,让电影失去了导演和演员们共同塑造一个世界去欺骗观众的可行性。随时抽离影片之外的自由,让观众相信我们在演一个角色,而不是我就是这个角色,这就使得想要令观众相信眼前的视觉是真实的,变得越来越难。”


从《破风》《湄公河行动》《乘风破浪》《悟空传》再到《邪不压正》,彭于晏依旧是近年高产的演员之一,然而就连他自己也承认,跨平台边界的消逝,让所有影片都能在小小的手机屏上被欣赏观看,对于创作者来言是极大的冲击。如果说作为电影人的付出自先辈以来并未改变,那么今日所谓的电影究竟演变为何物,是这一辈影人所要思考的问题。


“电影,已不再是曾经我们固有认知中的概念了。你唯有去到电影院,才会有享受我要花钱买一张票进去被催眠的感觉,对吧?”


图集


永恒魅力的催眠师

彭于晏上一个深印在观众印象里的角色,是《邪不压正》中的李天然。戏终人散,这个身负深仇并隐忍睿智的角色,留在了彭于晏的世界里。在那之后,他连续出演了宁浩监制的《热带往事》,林超贤导演的《紧急救援》,以及许鞍华导演的《第一炉香》,从备受煎熬的生活在最底层、备受压抑的人,到海上救援英雄,再到张爱玲笔下的翩翩公子,每一个角色,都铭刻在彭于晏的心境养成里。“每一年,每一个角色之后我都会感受到,自己有点不一样。这是一个过程,我在慢慢变化,并不需要特别说。经历不同的事情,每个角色都会给我留下一些东西,由此带来我很多心态上的改变。”


拍戏对于彭于晏来说,是一份自己喜爱的表演是一种创作。无论人们观看电影的场景如何变化,尽自己所能做到“真实”是作为演员的天性和素养。


为了《热带往事》,他努力减重只期观众能够相信他所饰演的角色确实深处混沌的心理炼狱;而下一部《紧急救援》,与前次与林超贤导演合作的《湄公河行动》一样,又需他恢复壮硕强健的体魄,于是开拍前几近苛刻的训练成为必须;《第一炉香》则又是另一段故事,张爱玲式的爱恨情仇,千回百转,长衫下的轻盈身姿更与强壮并不关联。三段故事,三场历程,彭于晏说拍戏过程中身体的辛苦都是表层,而自己为角色做出的所有改变,都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能量在每一次action之前准备好,都是希望出现在观众面前时,让他们能够相信我是那个年代的人,或者的确是我想要扮演的那个人,为此我才要做很大改变去说服自己,如此才能说服观众。”


《破风》里他是志气高昂,与对手争先更与自己竞争的传奇破风手,《悟空传》里他是挑战腐朽权威的热血孙悟空,被挫折打磨棱角却依旧顽强,《乘风破浪》又让他摇身一变成为敢爱敢恨的小镇青年,再到《邪不压正》,彭于晏游刃有余地,探究着角色人物的层次。每一个角色的存在,都绝非表面所见的纯粹,而是拥有秘密、纠缠甚至黑暗面的人性棱镜,与他们邂逅,也让彭于晏的表演,随之丰满。


不同角色的积累,使得彭于晏在对于人物人性的探索中,意欲走向更远。


“现在我会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题材,我想要饰演一些边缘人物,表现一些社会事件或问题,这些与我的现实生活或许有些距离,但是我很想通过角色去探索了解的。比如,我看到许多影片中杀手的角色,是人们想当然的样子,而优秀演员扮演的杀手会给我启发,让我相信这个身份设定会有很多的背景和故事,而不仅仅是单一和表面的。而我,希望通过扮演与自己生活相距甚远的角色设定,来发现不一样的人性面向。”


控制,不失控

未来人类将从事什么工作?

彭于晏回答:修机器人。


在他的未来观中,世界的构成是一组同心圆环,机器取代了人类从事现有的大多数工作,而人类则转型为机器内核世界的维护者。“随着5G的到来,我觉得这个世界进步的太快了。我想未来世界都会围绕着5G、6G、7G、8G,每十年1G嘛,十年后就6G了,那时的世界应该比现在等于是3、4倍甚至可能100倍更快。那么快的节奏已经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那就可能必须要用虚拟科技或者机器人来代替工作,那人类能做的是什么?就是协助机器人”。


稍纵即逝的更迭,刷新着每个人的生活体验,也必然改变着彭于晏周遭的工作环境。谈及银幕偶像的概念变革,彭于晏笑道,并没有所谓银幕偶像了,又或许人人都是偶像。曾经拍摄影片是一小圈影人的事业,而现在,人人都能利用随手可得的器材拍摄“新电影”,“如果有足够的创作能力,用手机拍下的vlog又为何不能成称为一部影片呢?”


同样的挑战,还体现在全球化的标准上。彭于晏相信,真正好的故事、美的画面又具有逻辑性的剧情是会被观众快速接受的,而互联网让所有人都有机会第一时间接收到全球最前沿的影像内容。“曾经国产电影是和自己对比,两年前、三年前的电影你当时看觉得好,现在再看已经是完全不同。现在的世界要求你:每一天都接收到全球最好的事物。”


当一切以曾经数倍、甚至数百倍的速率进发,彭于晏也迷茫:“当互联网出来之后,人的思想仿佛发生了一瞬间的突变进步,当人们在很短的时间就可以萃取到他想要的东西的时候,我会想这一切的意义在哪里?我们为什么要追求这么快速,这么直接的东西呢?”


在弹指即逝的剧烈变化与潜心打磨技艺所需的时间之间,彭于晏并不恐惧焦虑,他寻觅的是一种动态演进式的平衡,在“虚拟演员”纷纷上线的当下,彭于晏奉上的是让自己相信的真材实料表演。他说,其实这一切并不矛盾,毕竟“真正的恐惧是:每天醒来发现怎么会没事做?”


周末画报X彭于晏


周末画报

有人说演员是世界上最幸福的职业,因为他(她)有机会在不同的角色中活别人几辈子的人生,你怎么看呢?在你演过的这么多的角色中,哪个角色留给你最多的感悟。

彭于晏

我觉得人活着就是在进行不同的追求:读书、赚钱、追求自己的品位、追求科学或者追求自己的信仰……无止境的追求与无止境地学会与这个世界的沟通,这些在不同的职业里面都是共通的。我在《破风》中扮演的仇铭是一个骑手——他一心想成为一名顶尖的骑手来证明自己,最后却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破风手——一个对骑手来说最重要的辅助职业身份。所以,我们的追求的目标有可能是会变化的,但不会变的是追求的行动本身。


周末画报

上一次你与周末画报的采访里你说到自己最想尝试的职业之一是消防员,你又演绎过那么多个性鲜明的不同职业角色,但是今天,我们真的处在一个跨界明显,各行各样都在不断变化的时代,你会如何看待层出不穷的新职业,新兴“数字牧民”一代的职业。

彭于晏

很有趣的一点是,我相信现在一些工作的主体正逐渐被机器人,或者是虚拟数字化的工具所取代。就像影片《邪不压正》中枪炮的到来对于传统武术是一种冲击一样。但是,对任何行业来说,最顶级的技术或者艺术还是需要“人”来掌握,从前的人一辈子专注做一件事绝对值得尊敬,这依然是计算机无法替代的事。


现在,人们依靠一部手机就能够完成大量的工作,换个角度看,也许是手机创造了人类的大量工作。最近我很迷太空主题的影片或者作品,而且一直以来,我自己就很关注艺术设计领域的发展,接触了这么多的信息后,我有时候会觉得手机之外的世界是不是好像比较纯粹一点。在曾经的世界里,很多问题需要并值得你去探寻解决方案,但现在只要有一部手机就都搞定了。


周末画报

是的,现在的电影中,也越来越多出现了“虚拟演员”,怎么看他们的表演?

彭于晏

有些情绪跟情绪之间的转换,很多微小的细节可能计算机技术制作出来的“虚拟演员”们还做不到,但做到现在这种逼真的程度,我已经觉得非常了不起。所以我相信,我们很快就很有可能出现虚拟的演员,他们可以实时捕捉和感知人类的全部情绪。这样,在未来,“虚拟演员”代替真人演员完全是可能实现的。


周末画报

这会让你对自己的职业表演要求更高吗?

彭于晏

确实现在演员对自己表演的要求会高于以往。以前我们拍摄的电影或许在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播放。而现在在全世界都有可能播放,面对的观众是全世界华人,更多非华人也会观看,电影在全世界的输出非常便捷,这对演员来说,是对自我要求的一种提升。当然我觉得,不断追求更好,是人类的本性,也是生存和工作的意义。


周末画报

你在出演每一个角色时都会有不同的服装造型,怎么看待职业装扮与不同职业身份之间的关系。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一些曾经盛行一时的职业装,比如美国淘金热时期的穿着等等,最近正越来越多地成为时装设计师的灵感来源,你平常最爱穿什么样的衣服,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

彭于晏

我其实并不太花心思搭配。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喜欢舒适的服装,通常都是穿比较简单的基本款,只是有时候出门前会问问妈妈姐姐的意见。说起来,去年一整年我都在拍戏,我的行李箱基本都没有换过衣服,都是一样的。我是比较懒得去想每天的搭配。


周末画报

我们今天请你演的角色有点像是一名新兴的跨界研究员,他既是设计师,也是工程师,既是是创造者,也是操作员。我们特地为你选了一些富有色彩活力的时装,你怎么看待这个着装风格呢?因为我们很多关于工作的原有界限被打破了,这也是时装品牌Berluti最近呈现的新生代多元职业人形象之一。

彭于晏

有时候,工作中会受到一些规则的束缚,穿着色彩亮丽的衣服就需要一些勇气,但我觉得我们在迎来一个全新的工作与创意时代。我们需要在工作与生活里找到快乐,找到灵感的底气。就好像一个绘画的人不会总为别人的眼光而创作——我要用什么颜色,要去做什么,这是每一个人的自由。我的职业是演员,每一个角色扮演时,你演的角色别人都会有很多意见,但重点是又不是你演,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认为选择自己觉得开心的穿着也是新时代的一种表达——勇敢一点,做自己。


编辑_J 摄影_梅远贵 采访、撰文_Joanna 化妆_简伟文@美少女工作室 发型_Yun小隆@Driven.by 造型统筹_小乐 服装助理_恩赐、Leslie 场地鸣谢_the HiveLab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