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当代奥兰多

当代奥兰多

评论
摘要: 当性别认同和种族身份同时加在跨性别群体的身上时,他们所承受的非议要比其他少数群体来得更多。以1980年代纽约社会为背景的美剧《姿态第二季(Pose)》中,一位活跃于地下变装舞会里的跨性别者却用骄傲姿态找到自我。美国演员、模特Indya Moore 在剧中扮演了有如她现实生活身份的Angel 一角— 作为跨性别者,走下荧幕的Moore 亦是为性别多元发声而忘我的先锋份子,就如她Instagram简介上写着的“ They, Them, Their”,她始终与那些和自己一样不想被“ 二元性别论”束缚住的酷儿们站在一起,坚持追求美和生命的本质。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堪称2019年标志性面孔的Indya Moore 正活跃在我的电脑屏幕上。我花了几个小时又看一遍《姿态(Pose)》第一季,她塑造的Angel 人物极具突破性,因此成为了Louis Vuitton和Calvin Klein 的品牌代言人,最近又以变性女性的身份首次登上了美国《Elle》封面。虽然她的面孔已经无处不在,但通过Skype完成的此次采访是我第一次实时看到她“本人”。标志性的卷发向后简单地梳成两股辫子,穿着一件没有任何标记的白色卫衣。她刚刚从纽约飞到洛杉矶,一直抱歉说没法真正面对面地接受采访。满满的行程表虽然让她颇感疲倦,但时差却没有耗掉她的好奇心,她第一句话就是问候我最近如何。温暖的话语完全消除了我作为采访者的紧张感。我也问了她一样的问题,她花了些时间思考合适的答案,然后决定坦诚地说,“我有点儿不堪重负,正在思考应该如何更好地表现自己,表现我代表的族群。我努力脚踏实地,再成熟一些,”她十分乐观,“我觉得比昨天的自己更好。”


《姿态》第二季正在播出,除了Indya 之外剧中出现了更多变性者演员,在此方面远超历史上的其他电视剧。《姿态》讲述了1980年代纽约地下同性恋舞会组织的故事,补充了纪录片《巴黎在燃烧(Paris is Burning)》遗漏的部分。我十来岁的时候看过在朋友之间流传的《巴黎在燃烧》,它可以说是美国变性少女、少年以及酷儿们必备的手册。它教会我们如何表达、如何追求梦想,最重要的是,告诉我们并不孤单,还有很多人跟我们一样。虽然《巴黎在燃烧》至今依然是关于美国非洲裔和拉丁裔酷儿历史的最佳纪录片之一,但对我们来说它已经不够了。纪录片导演Jennie Livingston主要以旁观者的视角窥视拍摄对象经历的悲喜剧,《姿态》则主要呈现了这两个极端之间的生活。Indya认为电视剧才是最好的表现方式。“电视娱乐之所以如此成功就在于它通过共同的经验激发了情感。这部电视剧深入人心,即使观众可能从来没有关注过我们。”其实我们一起坐在诊疗室里面对艾滋病的威胁,一起帮助无家可归者。这部电视剧并不是要潜移默化,而是直接发声、教育大众。


图集
Louis Vuitton皮质夹克


她坐直了一些,说道,“作为一名演员,我希望自己成为许多人没有交过的朋友。他们会学会如何支持我们。”她的工作并不只限于屏幕上。在采访之前,我翻阅了Indya 的Instagram。她花了不少时间为变性者打气,回复留言,告诉他们怎么收看《姿态》,或者通知他们如何参加下一次集会。除了模特工作照和宣传《姿态》的图片之外,还能看到她呼吁人们关注变性黑人女性的意外死亡。最近27岁拉丁裔变性女性Layleen Xtravaganza被发现在里克斯岛监狱的单人牢房里身亡。在东河中央的里克斯岛面积413.17英亩,是纽约市监狱的所在地。Layleen的死恰逢同性恋“骄傲游行”,参加大游行的人为Layleen这样的女性大声疾呼,引起了广泛关注。在得知Layleen的死讯之后,Indya 在Instagram上贴了一张Layleen的照片,配了一段日记似的文字:“我知道Layleen怎样长大成人。我记得自己像她一样想变得更美。跟我们大家一样,她梦想摆脱贫困和社会偏见。”


据报道,仅仅上个月就有五名变性黑人女性死亡,不过Layleen的死更接近Indya 的生活。她们都在布朗克斯区长大,都来自“艾克斯特里夫甘泽之家”(House of Xtravaganza),也就是《巴黎在燃烧》里提到的著名拉丁裔同性恋、变性者团体之一。Layleen的遭遇呼应了维纳斯·艾克斯特里夫甘泽(Venus Xtravaganza)之死。Venus 作为变性性工作者在纪录片中短暂出现过,她在镜头前列举了种种梦想,比如成为一名专业模特,“进入高级时尚圈”。作为观众的我们可以很容易明白她设想的未来,她言语之间流露出来的自信甚至让我们以为她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在影片结束之前,她死了。她的死亡实在令人毛骨悚然:她在汽车旅馆里被勒死,没有家人认领她的尸体。她的愿望一直存在于影片当中,而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更是令人心痛不已。作为Venus 的后继者,Indya实现了她的梦想,Layleen却经历了残酷的轮回。


当现实制造麻烦的时候,梦想是摆脱麻烦的唯一方式。Indya扮演的Angel Evangelista 融合了数不清的女性的生活,她们当中的许多人根本没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拥有模特身材的Angel 证明了如果有机会她就能成为模特。Angel 在《姿态》第一季当中以爱情为优先,在第二季中还是如此。Indya 理解Angel,因为她了解像她一样的女人,或许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中见过她。Indya 极力保护她的角色,坚定地认为“从Angel 本人和她的经历来看,她依靠性工作维生是因为这个世界并没有留给她其他空间”。“在成为模特之前我对表演很感兴趣,但从来不觉得会实现。”直到遇见“艾克斯特里夫甘泽之家”的创始人Jose Xtravaganza,她才有机会第一次试镜。“Jose 是第一位给我机会试镜的人。我自己的经历与Angel 的故事有不少相似之处。我们都在娱乐圈获得了成功,这在之前对于变性者来说是不可能的。”


尽管Indya这样的变性者和酷儿明星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度,但Angel 的世界并没有远离我们。6月6日,Indya 参加了《姿态》第二季的首映礼,正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她穿着一身Louis Vuitton在红地毯上大放异彩。就在一周之后,她参加了在纽约弗利广场的集会,并且发表演说要求公正调查Layleen的死。许多人参加集会是为了抗议纽约市政府默不作声,还有一些人希望见到心仪已久的偶像。Indya很清楚这一点,并且加以利用。“我的出身使我不能无视。”回想了一番去年的经历,她总结说,“在很大程度上,我都是为了争取活下去,一切变化太快了。” Indya 在14岁的时候离开了家,因为她拒绝按照家人的要求以男生的身份生活。她一直记得寄养家庭里那些认同她的人,在想到他们的时候,她的脸上现出一抹微笑,“寄养家庭的治疗师、社工都给我打气,希望我能上大学。”不过她没上大学,而是成为了明星。Indya讲述了在成为明星的道路上经历的犹豫,“必须耍手段,但我不会。”她想了一下接着说,“我在耍手段吗?我接受了工作,并且利用这些机会推广我的理念。”在美国当名人就必须牢牢抓住权利,当今更是如此。比如,我们的总统就是电视真人秀的明星。因为他,人们逐渐厌倦了金发白人电影明星,何况互联网也为人们提供了观看各种内容的机会。


2019年是美国“石墙事件”事件周年,当时警察的突袭检查激起了强烈反弹,反而推动了现代同性恋民权运动。今年整个月都在纪念当年的事件,大家痛快畅饮或者大手大脚花钱。街上的店面装饰和赞助广告都采用了彩虹图案,表达了有条件的团结一致。Indya为Calvin Klein拍摄了“ 自豪庆典”系列广告,她在巨大的广告牌上俯视着休斯敦街上的庆祝活动。她在Instagram上写道:“整个体系就是这样,如果没有为资本主义作出贡献就无法在社会中生存。这个国家用资本主义修正资本主义,结果更加强化了资本主义,生活在这里实在悲哀。”我非常诚恳地问她,销售额的增加是否能够拯救生命?与其他所有问题一样,这个问题的答案十分复杂。她说,“首先,CalvinKlein 在‘骄傲游行’之前就要求我为他们工作了。他们不只是雇用我作为变性者的发言人。”她更明了地说,“我们欢庆我们的自豪,然而,与此同时至少名变性者被枪杀或者死于其他暴力行为。我不想利用自己的故事、名人文化或者变性者/ 酷儿族群的曝光度传达这样的信息:成名才是表现自我的最高形式。我只是想让人们知道他们有能力改变。”


Indya每次提到变性女性被杀害都有新的想法,从来没有忘记她们的自由被剥夺,尤其是在她自己越发星光灿烂的时候。事态已经变得非常紧急,没人知道什么时候下一条生命会消逝,或者是不是你认识的人。我向Indya许诺要让读者,也就是你们,知道这些失去生命的人:Layleen Polanco、ChynalLindsey、Muhlaysia Booker、Claire Legato、Dana Martin、Michelle‘Tamika’ Washington、Paris Cameron和Chanel Scurlock。失去她们不仅让人觉得不公平而且令人沮丧,我与Indya 的对话也不断回到她们身上。此时我们已经聊了一个小时,傍晚最后一缕阳光正扫过她的房间。她耸耸肩,说起作为公众人物必须面对的矛盾生活。“许多东西要有所保留。作为拥有某种特权的人,我有这样的责任。改变世界和改变自己都很难。”我问Indya什么时候才能做自己?她先笑了笑,然后叹了口气。“我知道,我知道。”


刚好她身后的门开了,我看到她的经纪人端了一份饭回来:鹰嘴豆沙拉和绿蔬果汁。Indya说她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抱了抱经纪人表示感谢。为了让她好好吃饭,我告诉她已经有足够的内容写文章了。Indya觉得有些困惑,不让我断开连接。“哦,不要。我们继续聊会儿吧?吃着东西我觉得能说得更好。”感受到她的魅力,我实在无法说“不”。金色的阳光笼罩着我们,她停顿了一下,说我看上去很美。我开始注意到在听Indya说话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把头发拢成辫子,模仿她的发型。我忽然意识到Indya 的影响远远不是给CalvinKlein 打广告卖内衣而已。图像不足以表达这种明星气质,为此她一定时时刻刻留意自己的言行。这种气质存在于最古老、最真实的词汇之中。


Indya在吃饱之后开始很激动地谈论时尚,她自由自在表达自己的方式之一就是穿着。话题一转,我想起了她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晚宴上的样子:金色金属质感迷你裙,腰间缀满了装饰,还配了一条未来主义风格的腰带。当然,这是Nicolas Ghesquière亲自设计的Louis Vuitton定制迷你裙。在慈善晚宴前一晚的视频中,Indya兴奋地边涂红色唇膏边说,“我迫不及待想让你们看看我要穿的衣服。激动吗?我为你们穿的,”她又涂了一层唇膏,“我太喜欢了。”对她来说,穿着打扮似乎是一种本能,“我依然记得我第一次完全不按照父母的要求穿衣服的样子。当然,我惹了大麻烦。”当人们为了指导你而设下种种限制的时候,不安全感开始形成。Indya 不想让不安全感变得更加强烈。“对我来说,时尚是对抗不安全感的工具。正因为我觉察到了自己的酷儿身份,所以才要好好打扮。是这个世界要让我这样的。”现在,她的Instagram拥有41.6万粉丝,而且还在不断增加,因此她需要面对粉丝的评论了。她笑骂道,“我穿了一件透视装参加活动,有人说我没有留出想象空间。我的身体本来就不是为了满足别人的想象。为什么我要成为你幻想的对象?好吧,我就是没有留出想象空间。我就是要这样。”


在聊了大约三个小时之后,Indya已经要来不及去下一个行程了。不过她还是耐心地说再见,希望我顺利写完这篇文章。后来在整理采访记录的时候,我发现在谈论那些令人不快的事情的间隙,我们一起大笑,分享各自伴侣的故事,还有一些只有我们才知道的八卦。四个星期之后,“骄傲游行”迎来了年度大游行的高潮,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涌入了纽约市中心。Indya和她的剧组同事Dominique Jackson、MJ Rodriguez代表《姿态》担任了官方大司仪。在游行开始前的发言中她说,“《姿态》虽然只是一部娱乐剧,但其中的故事都是真实的。我们整个族群都是由Angel、Blanca和Elektra 那样的人组成的。我希望热爱《姿态》的粉丝们不只是把我们当作剧中的角色而已。”我翻看了Indya的Instagram,发现她不是坐在游行花车上,而是一路走过去,拥抱每一个人,或者至少跟每一个人打招呼。我找到了她的发言视频片段,她抱歉自己得了感冒而嗓音嘶哑。当时房间里十分安静,她提醒人们这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而不是结束。她又一次提到了Layleen的名字,提到了那些不应该逝去的女性的名字。“有许多黑色、褐色皮肤的女人像我们扮演的角色那样生活。请记住她们。”


摄影— Luke Gilford at IMG Lens 形象、集团时装总监— Tim Lim 撰文— Devan Diaz 发型— Eric Williams 化妆— Ralph Siciliano 美甲— Honey 置景— Rosie Turnbull 摄影助理— Jason Acton、John Griffith、Tim Hoffman 灯光助理— John Temones 服装助理— Mary Gigler 执行制片— Spencer Taylor 制片— Sarah Morrison 制片助理— Benjamin Gutierrez 编辑—冯婧怡、Nion、Lulu 翻译— Summer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