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影像”相关文章

JIMEI × ARLES 美的那一刻

人们通过影像向世界张望,又通过不同的目的地浸入摄影世界。从法国阿尔勒,到中国集美,艺术与旅行越来越交织紧密。

IN THE NAME OF AVEDON致伟大的时装影像

Christian Dior 和Richard Avedon作品之间的这种交流书写了时装摄影的黄金时代,并在没有任何捷径可走的情况下成为了领先者。

皮埃尔·于贝尔:40年影像收藏历程

在OCT当代艺术中心(OCAT)创建十周年之际,OCAT上海馆将带来展览“回放—皮埃尔·于贝尔电影与录像收藏”,作为对收藏家皮埃尔·于贝尔(Pierre Huber)与OCAT上海馆以及中国新媒体艺术的渊源的回顾与致意。展览开幕之前,《艺术新闻/中文版》专访了这位中国新媒体艺术发展的见证者与亲历。

东西混合的影像狂欢

如今早已不再是需要远赴巴黎和纽约才能看到世界著名摄影原作的时代,2015年上半年,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开幕首展“20世纪摄影经典作品收藏展—— 靳宏伟先生个人收藏作品展”、英国摄影美术馆和民生美术馆共同举办的“时代映像

普莱斯:充满朋克精神的艺术家

英国艺术家普莱斯的作品不单是影像的呈现,对于装置、音乐等多重艺术形式的融合让她成为新一代影像艺术家的代表

威廉·肯特里奇:边缘之处即是中心

“威廉·肯特里奇:样板札记”(William Kentridge: Notes Towardsa Model Opera)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的展览,引起了广泛关注。能够创造性地利用巨型展厅营造出带有历史感的现场,在这个空间过去的经验中并不多见。

曾建华:创造一个“无尽虚无”的循环

香港艺术家曾建华以个展“无尽虚无”参与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香港馆。这场展览集合了此前两件作品《Ecce Homo Trilogy I》和《The Seven Seals》的视觉元素。结合影像手段,曾建华又在图像和文字上进行了新的尝试。

我不说,你才会想象更多

开始影像艺术创作已经有20多年,却在今年才开始第一个个人展览;想要把影像艺术收藏和展览作为一种长期形态,于是今年才开始设立影像局。蒋志和陈侗这两个热爱影像艺术的老男人,喜欢用动态的影像解构人们的主观,不需要背景、不需要说太多,让观众自己去解读和想象。

Bridging the gap, 不亦乐乎?

2000年,还没有Fergie加入的黑眼豆豆(Black Eyed Peas) 推出了他们的第二张专辑《跨越鸿沟》(Bridging the gap)。

张培力:我更愿意对习惯性经验提出疑问

作为“八五”新潮美术运动的核心人物,张培力参与筹建了“池社”等团体,是“理性绘画”学派的重要倡导者之一。1988年,他创作了中国第一件录像作品《30X30》,然后全力投入录像及相关摄影、装置艺术和电子艺术的创作中。2001年开始,张培力到中国美术学院筹建新媒体系,现任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负责跨媒体学院具体媒介工作室。其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和蓬皮杜艺术中心等重要艺术机构收藏。

影像泄密

密闭、狭小的空间里,投影在墙体上的是读不太懂的视觉世界。与之伴随的,多半是带有实验色彩的噪音系列。这是许多影像装置作品留于观众的晦涩印象。散发出的故弄玄虚,生涩并粗糙。走进泰国电影导演、录像艺术家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作品《莫拉克(翡翠色)》才发现,艺术空间里的幻象,可以如此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