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我不说,你才会想象更多

我不说,你才会想象更多

评论
摘要: 开始影像艺术创作已经有20多年,却在今年才开始第一个个人展览;想要把影像艺术收藏和展览作为一种长期形态,于是今年才开始设立影像局。蒋志和陈侗这两个热爱影像艺术的老男人,喜欢用动态的影像解构人们的主观,不需要背景、不需要说太多,让观众自己去解读和想象。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蒋志 影像艺术家

 

1990年代中国实验艺术背景下成长起来的重要影像艺术家之一。他创作的摄影和录像作品,涵盖了身体、性别、大众消费文化、社会性事件等各种主题,带有很强的叙事性,探索的是观察方式和存在方式的关系。蒋志善于在精心设计的背景中演绎痛楚和伤害,捕捉和凸显真实的荒诞性。

 

1.png

 

陈侗 画家、出版人、美院教师、批评家

 

游走于多重身份,如鱼得水。他是画家、出版人、美院教师、批评家、博尔赫斯书店及当代艺术机构的负责人。他策划出版的《午夜文丛》、《实验艺术丛书》,特别是他对法国新小说的推介,对文学艺术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20109月,陈侗获得了“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2.png

 

影像局是今年成立的,这个机构诞生的最初设想是什么?为什么会选择“蒋志”作为第一个项目?

 

陈侗:录像作品的展出是个问题,就像放电影一样。70年代影片不多的时候,一部作品会反复放,现在影片多了,下线了就没有了。录像也是这样,首先,许多个展不会只是做录像,个展完了就没有地方看得到这些录像,除非是去艺术家工作室。而且看作品需要看作品以及文献材料,这样有一个资料馆就会方便很多。

 

蒋志:呵呵,因为我比较好说话,“先开刀”比较顺手,所以就联系我了吧。

 

陈侗:总是要找一个人合作,凑巧。我、方璐、朱加都是做录像的,他们俩是录像艺术家,我是玩票性质的。既然决定要做影像局,就肯定需要找个人来“开刀”,蒋志的录像做的比较多,联系起来比较方便。另外就是,影像局刚开始,许多规章制度都没有建立,找朋友下手慢慢摸索这个规章会好些。

 

3.png

鲍栋艺术评论人、独立策展人

 

你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

 

蒋志:我第一个个展就是在博尔赫斯书店展出。好像是我先给陈侗看的小说,好像是通过肖全还是欧宁认识陈老师的。那时我们俩都有在做一份媒体工作,互相约稿比较多,这样熟起来的。

 

陈侗:深圳当时做当代艺术的人不多,所以都是这个圈子的,很容易就认识了。当然,我们是老乡这个关系是最不重要的,呵呵。我们那时候聊得比较多的就是文学作品,因为那时候他还是经常写小说什么的,相反影像,我们很少聊。后来他去了北京,但是因为有侯瀚如组织的“广东快车”,我们都是成员,所以类似展览之类的合作挺多。也因为这个关系,广东出去的艺术家之间联系还是比较多。

 

4.png

朱加从事新媒介艺术的艺术家

 

蒋志的影像作品更多的是关注社会性的一些话题,为什么会选择这一领域来进行艺术创作?

 

蒋志:可能这跟我曾经当过记者有关吧,会对社会公共话题有些敏感和兴趣。我觉得对人来说没有客观的现实,都是主观的现实,比如我们所认为阿娇的某种现实,其实是人们自己主观所造成的现实。不是因为我反映了某种现实,而是现实关心你。就作品本身而言很难谈有没有哪种现实性,你如果带着政治眼光去看,就有政治性;你带着商业眼光去看,就有商业性。就拿《0.7%的盐》这个作品来说,阿娇哭不哭能够引起大家强烈的反应,认为她的哭是道歉,也有人认为她的哭是表演,有不同的立场和态度形成的主观判断。我们应该看事物的丰富性,就事物本身来说,它根本没有什么意义,都是人的主观附会。主要是看你是站在什么角度,去看这个问题。所以我也希望通过这些作品让人们意识到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主观,主观是如何建构起来的。

 

5.png

方璐录像艺术家

 

陈侗:其实如果是讨论社会现实的话,没有任何东西不具有社会现实,甚至包括我们的内心世界,都是具有社会现实的,所以艺术家一动手,必然是带着某种社会现实,即便是一些很未来性的实验作品,也总是带着某种社会影射。比如抽象艺术,人们也会想到如今的审美趣味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这也是一种社会现实。

 

能够引起人们强烈共鸣的影像作品是怎么样创作出来的?

 

蒋志:我觉得就是让观众自己去解读作品是最好的。喋喋不休地给大家灌输意见和观点的,最多的是政客和商人,他们最热衷把他们的思想“交流”给你。一个作者没有话要说的作品,可能会有效地激发观众自己去理解。“我”在“作品”里越不说话,“作品”能“说”的就越多。比如说月亮,因为它不说话,才会引人无限想象;如果它开口说“我代表纯洁”或“我如明镜”,它就不是“一个月亮”了,因为它可能阻碍和限制我们的想象,大家难以逃脱它的“话语”,它就是某一种“纯洁”的月亮,或一种“明镜”似的月亮了。一个片面的月亮不再是一个整体。

 

6.png

蔡影茜时代美术馆策展人

 

陈侗:对于这些能引起人们强烈共鸣的作品,我个人也是非常欣赏和喜欢的。但是我在理解这类型作品的时候,更多是把道德层面的东西给剥离,把它的美学意义给揭示出来,只有审美和想象的意义。如果作者啥话都不说,人们就开始想象了,但作品始终是一个整体,恰恰体现了作品的包容性,没有谁的解读是完全正确的,甚至是作者本人,也未必能完整解读自己的作品,因为作品恰好是来自于那些不明朗的意识,如果意识很明朗,作者就会拒绝做这个作品。正因为不明朗,所以作品才会产生张力,各个不同角度的往外拉扯,而不是往里面聚。

 

7.png

王功新录像艺术家

 

国内影像艺术发展现状如何?

 

陈侗:影像艺术在中国发展比较早,但从事这一部分创作的人大多是画家、从美术学院转出来的,对电影艺术有憧憬和爱好的;还有一部分艺术家是跟随影像艺术成长起来的。如今的录像艺术家的人数比较多,但是就艺术市场来看,状况也是最不佳的,很多人买画、买摄影作品,却不怎么收藏录像作品。但是影像作品的持续性非常强,因为这个跟时代的技术发展是密不可分的,所以其实发展潜力非常大。另外一条线就是纪录片:许多热爱影像的人都是从纪录片起步的,那些具有现实意义的作品在艺术上可能没有多少可说的,但具有社会意义。

 

8.png

 

蒋志:影像艺术未来的发展应该是挺好的,因为这是一种大家容易接受的艺术创作方式。当然,影像艺术可能提供一种不一样的信息和图像,观众也可能会不习惯,但这也能让我们更深入观察事物,看到事物的丰富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