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影像泄密

影像泄密

评论
摘要: 密闭、狭小的空间里,投影在墙体上的是读不太懂的视觉世界。与之伴随的,多半是带有实验色彩的噪音系列。这是许多影像装置作品留于观众的晦涩印象。散发出的故弄玄虚,生涩并粗糙。走进泰国电影导演、录像艺术家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作品《莫拉克(翡翠色)》才发现,艺术空间里的幻象,可以如此静美。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密闭、狭小的空间里,投影在墙体上的是读不太懂的视觉世界。与之伴随的,多半是带有实验色彩的噪音系列。这是许多影像装置作品留于观众的晦涩印象。散发出的故弄玄虚,生涩并粗糙。走进泰国电影导演、录像艺术家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作品《莫拉克(翡翠色)》才发现,艺术空间里的幻象,可以如此静美。这是James Cohan画廊开春的首个影像群展《泄密的心》,来自中国、美国、日本及泰国等地的程然、Martha Colburn、冯梦波、李明、Hiraki Sawa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张鼎7位艺术家,用各种戏谑、幽默的叙事方式,勾勒出另一道空间里被我们隐匿的心事。

 

1.jpg

泰国录像艺术家A p i c h a t p o n g

Weerasethakul的录像作品《莫拉克(翡

翠色)》,现场氛围唯美而诡异

 

很奇怪,时间似乎在影像装置里变得异常坚挺。5分钟是绝对时间,片段被系统的组织,它不是一般意义的电影短片,因为“艺术”的门神,在这里我们可以没有章法,在一种隐约的语境中,颠覆主流社会里的运行法则。

 

展厅第一件高悬的作品,是杭州年轻艺术家程然的《野鸽》。我们仰望的姿态,来源于影像中鸟禽栖息的日光灯。漆黑空落的棚里,随之光线的介入,惊诧的鸽群纷纷振翅飞舞,戏剧性地导演了一出怪诞的现代舞。行为的表演不再是艺术家,对表演形式疆域的延展,是作品中体现“当代”的一支标签。

 

同样来自杭州的年轻艺术家李明,用镜头记录一段“青翠”的行为表演。作品《xx》中,两名男子如粘连的双胞胎一样被衣物纠缠,蠕动的肢体,好像耳鬓厮磨的情侣。其实,真相不过是他们即兴的互换着装,导演的要求是衣服之间不能割断,要衔接。《xx》的好玩之处,是虚实并进的叙事线条,让观众产生假象,恶搞一下我们复杂的都市欲望。

 

2.jpg

张鼎的多频录像装置《雅布莱之梦》

中,某个故事的片断

 

在《野鸽》与《xx》的对视之间,是幽暗的黑匣子隔断。日本艺术家Hiraki Sawa的黑白双频录像《出乎意料》,充盈东方的禅意。素来以营造轻盈剧场感见长的Sawa,在这部短片里交代两种远近相错的视野,一厢以黑影斑驳的鸟笼开篇,以静物为主角捕捉时间的消逝;另一厢则铺开旷野渺渺的空间。只是充斥的“咿呀”噪音,有点少许的煞风景。

 

3.jpg

李明在《xx》中,把戏谑的叙事发挥至极

 

第二间展厅,是黑色环形幕布下的前世舞台。泰国录像艺术家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莫拉克(翡翠色)》,是整个展览的灵魂。群展定名《泄密的心》,就因他而起。唯美的体验,是观众守望的矩形屏幕,仿佛一扇窗。打开的画面,是莫拉克这家位于曼谷市中心,开业于1980年代目前已遭荒废的旅店。作品延续Weerasethakul《正午显影》、《热带疾病》等电影对个体记忆、魔幻现实主义的陈述。短片以20多年前泰国经济起飞、柬埔寨难民涌入为背景,在满目飞絮、人去楼空的房间里,镜头扫过空间与静物的每一处。3位旁白轻声细语,呢喃少年往事。回忆的苦楚与等待的酸涩,随之面前垂落的一盏孤灯,越加清冷幽闭。不得不再次重申,这是近年来难得好看的影像作品。在殖民仿古的老上海建筑里,时空交错的意境导入,尤为出彩。

 

4.jpg

《野鸽》中有人类无法企及的现代舞姿

 

清冽的幻象后,是第三空间里色彩浓郁的游戏与动画。冯梦波的像素美学,混杂样板戏、闪闪红星与超级玛利、魂斗罗、超级街霸一同游戏。《重启》被摆放在立式游戏机里,带领游戏者进入一个朋克式的堂·吉诃德征途。纽约动画艺术家Martha Colburn的《一加一即生活》,以万花筒视角读取了神奇女侠(Wonder Woman)、牛仔、骑警等诸多好莱坞电影符号,用呆板的肢体语言,反映出对现实社会的无力感。

 

最后的压轴,是上海年轻艺术家张鼎的多频录像装置《雅布莱之梦》。这部作品,曾经庞大地耸立在0 9 S hContemporary的大厅里。缩小在在第四空间里的木质台架,反倒神秘精致起来。该作品,将电影植入雕塑,台架上的八面嵌入式视频,对应社会盘根错节的繁复结构属性。8面呈放射状展开,艺术家以史诗的基调,或借以末世悲情、或浪漫、或荒诞,勾勒出当代微观社会的剖面。

 

5.jpg

《雅布莱之梦》中木质台架结构图

 

至此,突然想起1843年,美国小说家艾伦·坡的同名短篇作品《泄密的心》,借由诡异、迷离的叙事铺陈一则恍惚沉郁的哥特式小说。“叙述”,在字里行间被赋予迷一般的魅力。而这些录像作品的叙述,也是蛰伏于本此展览的幽灵。

 

EXHIBITION

 

《甜品》

周铁海艺术展

 

6.jpg

 

想是冲着“甜品”二字,开幕当天异常热闹。周铁海自2005年受法国美食文化启发创作的“甜品”系列:外交官、舞蹈家、小丑、捡破烂者等12道佳肴,摆在现场的姿态,有些奇异。除品尝米其林大厨亲自烹饪的甜点外,最惹人喜爱的莫过于展厅里的400余幅《舞蹈家》系列小油画。有趣的做法是拿着相机,顺势一幅幅地记录在案的是欧洲文化自中世纪至19世纪末的无数片段……

 

SHOW

 

金星舞蹈团10周年礼献

《中国制造·游园惊梦》

 

7.jpg

 

1999年创办的金星舞蹈团,至今十年风雨,金星依旧我行我素。用自给自足的方式养活自己的团队,并几乎每年制作一部新剧。《游园》一出,取自家喻户晓的昆曲《牡丹亭》,金星融入现代舞形式,还运用古琴现场演奏,以《平沙落雁》作配乐,表现中国书法美学。金星饰演的杜丽娘将作全新展示,舞台上将出现现代纺织女工及城市中的现代女子,表现两个时空里在生活与爱情观念上的差异。

 

音乐歌剧

《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8.jpg

 

再年轻一点的观众,或许对这部当年红极一时的香港电视剧有些陌生。四个女生因为喜欢唱歌走到一起,于是爱情、理想、友谊、生活混沌在一起,面前有泪有笑的舞台,曲终人散终究是人生的结局。1988年,《我》在香港舞台上献演,剧中《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我和春天有个约会》、《玫瑰玫瑰我爱你》、《春风吻上我的脸》等经典歌曲,传唱至今。时隔20年,话剧中心重排经典,撩开往日的悲喜人生。

 

CONCERT

 

This Is Us

 

9.jpg

 

“后街男孩”上海演唱会一直以为,后街男孩(Bac k St re etBoys)已经解散,这话得轻声点说,因为太久远的记忆,是在电台、卡带里听他们好听、朗朗上口的旋律,MV中极具撼动力的热舞,而此正是这支流行摇滚乐队制服歌迷的明朗武器。转眼间,四个大男孩已近而立,词曲也更趋成熟。新专辑《This Is Us》似乎要让广大歌迷认知他们“男人”的现状,而环保、低碳等世界主题也被涉猎在成长的舞台上。除诸多经典曲目全新编排外,演唱会更增添戏剧效果,依然是充满活力和舞蹈的年轻现场。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