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科技”相关文章

2019美妆漫游

2019年的美妆世界发生了太多的事,多到让人有足够养料思考未来的样子,多到让我们了解“2020科技大年”并不是一个凭空出现的独立年份, 也多到让我们必须时刻分辨什么应该保留而什么应该果断去除。这些离开的、留下的、连接未来、沉淀过去的人事物,正在发生或即将发生,但他们并不是默默无闻的,而是被我们或详细或简略地记录着。现在,站在2019年的末尾,我们回望这一年的故事,把它们整合、浓缩、划出最重要的部分,都讲给你们听。

张铁志:科技对民主的威胁

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无疑是科技、自动化与AI人工智能对于政治、社会与文化的影响:它们带来经济繁荣与更好的生活,还是大量失业与社会动荡?是更利于人民参与公共事务还是会威胁民主强化独裁?

云计算买下《 时代》 周刊,科技再“吞”传统媒体

身材魁梧,年少创业,习惯冥想,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是市值过千亿的云服务公司SALESFORCE的创始人。9月17日,他和妻子以1.9亿美元的价格买下《时代》周刊,成为这本著名杂志的最新所有人。在这之前,贝尼奥夫因为对LGBTQ群体和两性收入差距等问题的关心,被称为“硅谷的英雄”。

范荣靖:科技来自于人性

科技为人类带来幸福还是灾难?有正有反,难以一言蔽之。但持平而论,科技其实是中性的,重点在于使用者如何运用,例如,智能手机的发明,让人们享受生活的便利,点击APP就能满足食衣住行娱乐的各种需求,但如果过于沉溺却会让人成为低头族。

“阴谋论之王”遭联合封杀科技巨头该出手吗?

8月初,苹果、FACEBOOK,YOUTUBE和SPOTIFY等科技巨头宣布联合封杀亚历克斯·琼斯(ALEX JONES),原因是琼斯散播的仇恨言论违反了平台的相关规则。琼斯是美国颇具争议的极右翼电台主播、电影制片人、作家和阴谋论者,有上百万受众,被称为美国最具影响力的阴谋论者。

当谈论未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过去一年中,一系列的尝试似乎正在印证着什么。 《银翼杀手 2049 》( Blade Runner 2049 )的重装上阵及其对于未来世界中人类生活方式的想象, 《降临》( Arrival )中对于人类与外来生物的沟通的探索,以及《黑镜》( Black Mirror )对于未来世界中科技对人类生活所产生的巨大影响而进行的尝试,提示着我们,人类处于某种意义上的焦虑与不安。今日语境中的“后人类主义”( Posthumanism )的热切探索,使得后人类主义其本身的语义遭到了一定程度的变化,信息监控、大数据、主体性和异种沟通的表象之下,实则为被投射了繁衍焦虑后人类时代情绪 —影片以及我们所讨论的后人类主义是否仍然指向未来,人类如何解决在后人类时代中的伦理议题?而当我们谈论未来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时尚新重心

坐拥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电商独角兽、全球过半的在线零售销售和无数的科技创新,亚洲已不是过去那个等待西方救援的新兴市场。亚洲时尚企业通过科技创新、遍布全球的投资和扩张,成为了权力的拥有者和产业的领导者。

科技创新的未来服饰

用技术来实现推动商业进步,这一理念尽管朴素,却也历久弥新。 消费者的需求每年都在变化,所以要持续创新,而不是去指望毕其功于一役。

DNA Could Thwart Fakes DNA签名术

赝品越来越成为艺术市场中最令人烦恼又无计可施的大麻烦。如今,“DNA签名术”似乎是唯一能够拯救艺术圈的神器。它诞生于位于美国纽约州首府奥尔巴尼(Albany)的纽约大学“全球创新中心”。

商业世界的黑暗森林法则

人们对一部科幻小说心有戚戚,是因为刘慈欣揭示的宇宙黑暗森林法则: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像幽灵一样潜行人间。但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文明,都很快被消灭。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因此先下手为强成为文明生存的行动指南。

TECHNOLOGYINNOVATION苹果掀起触屏革命

在iPhone产品的一项新功能背后,是苹果公司团队持续数年具有开创性而又烦琐的工作。为一项看似细微、却可能意义深远的改变投入这么多的资源,正是苹果精神所在。

华府零和 华州双赢: 中美关系的互联网核心

政治上的分歧和商业科技的共同利益,塑造了未来中美关系发展的“新常态”—两国不可能分道扬镳,也不可能更加亲密无间。中美不可能有金融战,但美国也不会接受中国在国际金融组织的更快崛起;中美会在气候、伊朗和朝鲜问题上进行合作,但中美也绝对不会是盟友关系,在很多国际事务上,中国都会保持距离。

“索利”隔空操作的高手

你是否想过,戴上一款智能手表,想要调时间了,只需搓一下手指;查看地图的时候,仅捏一捏空气便可。要选音乐调高音量了,根本无需实体键就可实现;想用耳机听歌了,可以隔空快退慢进。而想用平板来画画,你已经懒得点击屏幕了……

HE IS ATYPICAL 非典型性广告人

科技,只是广告之手段,而不是其最终之目的。

Happaratus手雕“器官时代”

人们渴望获得新科技带来的力量,与此同时却又担忧着科技会削弱人对于其他事物的感知。MortenGrønning 的设计 ——“器官”(Happaratus)强力手套如同机智的悖论,消融了科技和体感之间的隔阂之线。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