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云计算买下《 时代》 周刊,科技再“吞”传统媒体

云计算买下《 时代》 周刊,科技再“吞”传统媒体

阅读数 3915

评论
摘要: 身材魁梧,年少创业,习惯冥想,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是市值过千亿的云服务公司SALESFORCE的创始人。9月17日,他和妻子以1.9亿美元的价格买下《时代》周刊,成为这本著名杂志的最新所有人。在这之前,贝尼奥夫因为对LGBTQ群体和两性收入差距等问题的关心,被称为“硅谷的英雄”。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身材魁梧,年少创业,习惯冥想,马克•贝尼奥夫(MARC BENIOFF)是市值过千亿的云服务公司SALESFORCE的创始人。9月17日,他和妻子以1.9亿美元的价格买下《时代》周刊,成为这本著名杂志的最新所有人。在这之前,贝尼奥夫因为对LGBTQ群体和两性收入差距等问题的关心,被称为“硅谷的英雄”。本次收购已经不是硅谷的科技大亨们第一次关注传统新闻行业。在这些明星企业家看来,投资传统新闻行业就像过去富豪资助艺术家一样,是手握权力的表现。而对处于衰落状态的纸媒来说,找到新“金主”并不是重振辉煌的途径,只有产出高质量的内容、建立良好的营收模式才能保证生存。但在特朗普时代,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贝尼奥夫

5月22日,贝尼奥夫在旧金山的Salesforce 大楼开幕仪式上讲话。


《时代》周刊主编爱德华•费尔森索尔

今年4月,《时代》周刊主编爱德华•费尔森索尔在杂志举办的晚宴上讲话。


“马克·贝尼奥夫就像他名下的Salesforce大楼一样——他笼罩着旧金山。”《纽约时报》记者做出这样的对比。旧金山的Salesforce摩天大楼有61层,是城市中最高的建筑。它的所有者、硅谷企业家贝尼奥夫身高195厘米,体重131公斤,在人群中也是“一幢摩天大楼”。9月17日,贝尼奥夫的名字走出美国西岸,登上全球媒体头条,他和妻子Lynne宣布以1.9亿美元的价格买下著名杂志《时代》周刊。媒体评价这是科技产业与传统媒体的又一次“联姻”,而对于以提供云服务起家的贝尼奥夫,这可能是他按照自己的理念改造社会的新一步。


硅谷的“无名英雄”

也许名气不如库克或扎克伯格这样的明星企业家,但贝尼奥夫也是硅谷实实在在的“中流砥柱”。他信奉佛教,坚持禅修,参与创立的企业云计算公司Salesforce目前市值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本人的身家超过65亿美元。《时代》周刊的交易正式对外宣布后,贝尼奥夫在推特上写道:“《时代》周刊的力量在于它用独特的手法讲述与我们所有人有关的人和事。它是我们历史和文化的宝库。我非常尊重这本刊物。” 对于本月刚满54岁的贝尼奥夫来说,《时代》周刊的左翼立场与他的政治观点不谋而合。像不少硅谷传奇一样,贝尼奥夫以写代码起家,在赚得巨额资产之后开始关注气候变暖、两性收入差距和LGBTQ群体权利等社会议题。在过去笼罩着硅谷的“玫瑰色滤镜”逐渐褪去,社会开始质疑互联网巨头们是否真的在帮助社会进步时,贝尼奥夫获得的是赞美和肯定。NBC电视台曾评价他是“真正在让世界变得更好的领袖”,《财富》杂志则称他是“云服务行业的无名英雄”。


贝尼奥夫是1990年代互联网浪潮中成长起来的企业家。1984年,20岁的他在南加州大学读商业管理课程。他说自己“天生就是个企业家”,12岁开始为邻居修理天线赚零用钱。中学时,贝尼奥夫在一家珠宝店打工,店对面是一家电子产品商店,他在那里首次接触电脑。15岁时他写出自己的第一款软件,以75美元的价格卖掉,又成立了Liberty Software 软件公司。在苹果实习期间,他为苹果的麦金塔电脑(Macintosh)制作应用。因为这段经历,他和乔布斯成为朋友。贝尼奥夫甚至说,如果没有乔布斯,就不会有现在的Salesforce公司。


大学毕业后,贝尼奥夫加入甲骨文公司,在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手下,入职三年后即被提拔为副总裁,创下公司纪录。1999年,贝尼奥夫离开甲骨文,创建了云服务公司Salesforce,他极有远见地提出应该为客户提供能在互联网上使用的云端服务,领域涵盖销售、市场营销和数据分析等多个领域,用户无须再将软件装在实体电脑中。贝尼奥夫当时说公司的任务就是“成为软件终结者”。


2016年,Salesforce市值达到500亿,3年之后成功越过1000亿大关,连续八年被《财富》杂志评为全球最佳工作场所。这与贝尼奥夫的“1-1-1”模式有很大关系。“1-1-1”模式的意思是公司将1%的股权、1%的员工工作时间和1%的产品服务回馈社区,进行慈善活动。这种模式获得谷歌等全球700家公司认可。截至2017年,贝尼奥夫和妻子将过亿美元的私人收入用于支持地区医院和学校。同年,贝尼奥夫还为海洋清洁计划Ocean Cleanup捐赠2200万美元。


不仅如此,贝尼奥夫在LGBTQ少数族群权利等社会问题中的立场也很清晰。2015年,印第安纳州提出一项法案,企业在歧视LGBTQ群体的客户和员工时可能不会受到法律制裁。贝尼奥夫随即宣布如果法案实施,他将撤销自己在印第安纳州的所有业务。


“我有很健康的思想和身体,但我也希望人们有一个健康的国家和地球,能照顾那些在过去没有受到足够照顾的群体。”贝尼奥夫是当时所有提出反对的企业家中音量最大的。他在推特上公开批评时任印第安纳州州长、现任副总统迈克·彭斯,获得近1万次转发和点赞。2015年至今,贝尼奥夫还拿出600万美元为公司的女性员工解决两性薪酬不平等问题。


《华盛顿邮报》办公室墙壁

《华盛顿邮报》办公室墙壁上写着一句杰夫• 贝索斯的话:“不发展才是危险的。”


《时代》周刊

2018年,《时代》周刊制作了三期“特朗普逐渐被淹没”的封面故事。


《时代》周刊的封面

饱受争议的“骨肉分离”移民政策执行时,《时代》周刊的封面引发全球媒体关注。


大亨们的新“玩具”?

因为这样的政治立场,贝尼奥夫收购《时代》周刊并不算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举动。2017年11月,传媒公司Meredith买下时代公司股权,接着开始寻找可能的新买主。今年4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密友、美国媒体公司总裁戴维· 佩克明确开价3亿美元购买包括《时代》周刊在内的本杂志,但被Meredith拒绝——联想到《时代》周刊在特朗普上任后制作的一系列封面,价格也许不是唯一的因素。贝尼奥夫表态自己在未来不会干涉《时代》周刊任何行政和内容制作上的决定。但独立记者菲尔·布朗斯坦认为,在传统媒体行业无可避免走向衰落的今天,贝尼奥夫这种“希望自己参与的任何事情都能获得成功”的企业家,最后难免会插手周刊的日常事务。2016年,时

代集团全年营收同比减少2700万美元,长期负债超过12亿美元。但周刊的电子订阅读者数量有15%的增长。贝尼奥夫拒绝向外界透露他会为周刊注入多少投资,也拒绝回答“传统媒体是否一再衰落”这个问题。


这已经是科技行业和传统纸媒的第四次碰撞——2013年,亚马逊CEO杰夫· 贝索斯买下百年老报《华盛顿邮报》;2017年,乔布斯遗孀劳伦收购《大西洋月刊》;今年6月,华裔生物科技企业家黄馨祥成为《洛杉矶时报》的新主人。为什么不断有科技大亨买下传统媒体平台?《华尔街日报》撰稿人、科技记者卡拉·斯威舍给出她的答案:对于这些身价丰厚的企业家来说,一家媒体的价格并不昂贵,而且拥有传统媒体能带来一种“利他主义、展现权力和自我的、令人兴奋的混合感情”。贝索斯只为《华盛顿邮报》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哪怕被特朗普多次点名批评也没有通过报纸做出回应,黄馨祥去年也称收购《洛杉矶时报》是为了“打击假新闻,解决社会癌症”。


“这真是终极的讽刺——差点杀死我们的真的让我们更强壮了。”斯威舍在评论中写道。哈佛尼曼新闻实验室主任约书亚·本顿则说,拥有一家文化机构“就像从前富翁们支持芭蕾、绘画,兴建博物馆一样。支持它们既是对艺术的真诚欣赏,也是尽一些公民责任,当然它也能帮助他们开拓社交圈。”


纽约大学新闻学院的副教授亚当·彭南堡在CNBC电视台的采访中则警告,这股找到新“金主”的“潮流”不是传统新闻行业停止衰落的终极解决方案。反面案例是2012年,Facebook 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买下《新共和》杂志,投资2000万美元后因生意惨淡转手卖出—正因为这些大亨们在科技行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们面对失败或者赔钱时的耐心可能更容易耗尽。但同时,机会也悄悄浮现。2017年,《时代》周刊全年总发行量超过300万册,它依然是美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多个关于“通俄门”、移民政策和“metoo”运动的封面掀起全球范围内的讨论。因为当前社会中关于总统和假新闻的讨论,《华盛顿邮报》还额外招聘了60名记者。在彭南堡看来,新闻行业的稳步发展应该靠良好的创收计划,而不是靠某位“大金主”。社会和读者更应该关注这些私人持有者是否会影响新闻业的公平性。


而对于大亨们来说,拥有某家媒体无疑代表拥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特权。“我认为对于科技大亨们来说,传媒的生意很便宜,而且充满乐趣。我可以肯定在买下《华盛顿邮报》之后,贝索斯在华盛顿的影响力更大了。”本顿说。


撰文、编辑— ASTI 图片— 视觉中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