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时尚 > 时尚新重心

时尚新重心

评论
摘要: 坐拥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电商独角兽、全球过半的在线零售销售和无数的科技创新,亚洲已不是过去那个等待西方救援的新兴市场。亚洲时尚企业通过科技创新、遍布全球的投资和扩张,成为了权力的拥有者和产业的领导者。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9_feature-1p-1.jpg


在 BoF与麦肯锡合作撰写的《2018年度全球时尚业态报告》中,BoF对于即将到来的2018年列举了10个涉及全球经济、消费习惯的改变和关于时装体系的预测,这些互相关联的力量将推动和塑造全球时装产业在2018年的走向。以下为十大预测中的第三个:亚洲成为时尚产业者。


全球时装市场的中心一直在往东偏移。亚洲经济的强劲增长势头依旧,其 GDP 增长率远高于欧美。与经济涨幅一同高涨的是亚洲消费者的时尚消费水平。亚太地区已成为全球时尚产业中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根据麦肯锡FashionScope的预测,该地区截至2018年将占到全球服饰和鞋履销售的40%。仅看亚洲线上服饰市场,预计在2020年达到1.4万亿美元的规模。


但是亚洲影响力的增长并不仅仅因为其是销售增长热点和获取新顾客的战场。该区域也越来越成为科技创新的核心。全球45个电商独角兽企业的三分之二在亚洲,而中国更是拥有全球最活跃的投资和创业氛围。中国独特的网络生态系统催生了一批互联网巨头。比如新闻集合平台今日头条,就与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一样,展现出了先进的解决方案和本土化的创新实力。创新的节奏也因中国独特的消费结构而不断加快,20%的中国网民仅通过移动设备上网,这一数字在美国仅为5%。极度精通互联网的消费者不局限于中国。亚太地区95%的社交媒体用户通过手机登录,比例为全球最高。


在2018年,越来越多的亚洲品牌将进军国际时装市场。亚洲时装玩家们已经开始变得有国际影响力。今年,来自韩国的眼镜品牌 Gentle Monster获得了 LVMH集 团旗下的合资投资基金公司 L Catterton Asia的投资,而由General Atlantic投资的印度品牌 Anita Dongre则在纽约开设了一间店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来自韩国、印度、中国和日本的设计师在欧美各大时装周展示其作品。


亚洲时尚玩家展示影响力的另外一种方式就是逆转了西方企业东进的趋势,大胆地占领西方市场。一些品牌将跟随诸如中国快时尚品牌 Urban Revivo 的步伐,进入欧洲市场。来自亚洲的投资预计也将对国际时装企业进行收购和控股。最近期的案例,便是京东对 Farfetch的投资,以及香港利标集团(Trinity)对意大利品牌 Cerruti和伦敦 Gieves & Hawkes的收购。后者开启了在中国和英国充满雄心的扩张计划。完成收购后,这些企业的高管中,预计将出现更多的亚洲领袖。


能用后人的视角审视历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当未来的历史学家回顾2017年时,隐藏在纷繁复杂的表象之下,他们会发现未来世界新秩序的一些有力象征。其中有一件大事被当作普通新闻一掠而过,在其他更劲爆的事件之中更显得无足轻重,但其实它称得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10月份,亚洲一个国家的护照成为世界最强大的护照,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国际金融顾问公司 Arton Capital公布了2017年“护照指数”,2017年新加坡在全球排行榜上取代了德国跃居首位。此前最有力的护照(根据对其公民免签或落地签国家的数量排名)都花落欧洲国家或北美国家。


免签之所以重要,不仅仅因为流动性在当今全球化的大趋势下至关重要,而且还因为它是国家软实力的象征,而这一点可即时转化为该国公司、品牌和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所拥有的话语权以及后援。对于新加坡的新兴产业,以人工智能视觉搜索服务公司 ViSenze为例,Uniqlo和电子商务平台如印度的 Myntra和日本的 Rakuten都使用该公司的产品,其执行官们的护照就代表着一种微妙但意义重大的竞争优势。ViSenze 在旧金山、伦敦、新德里和北京都有分公司,强有力的护照在开拓国际市场的背景之下显得尤为重要。


新加坡最近的“护照政变”只是众多“21世纪将是亚洲的时代”的预告之一,影响更为广泛的是“西方”权力的逐渐消退。在这样一个全新的、动荡起伏的全球化时代,眼看着世界的轴心逐步偏向东南方,但并不是所有的公司都能够迅速适应。


尽管时尚业的供应链和零售网络已经极端全球化,但它的重心更多地仍在欧美市场。近年来,时尚产业更是任由世界被二分为西方和“世界其他地区”。长时间以来一直有一些圈内人声称,包括整个亚洲、中东、拉丁美洲和非洲的这些“其他地区”被视为时尚的大后方。但是现在,尽管形势还没有完全明朗,但是权力的杠杆确实正在偏向这些“其他地区”。


“真的很神奇,不久之前时尚界还把全球粗略划分为三个地区。还记得过去看品牌的财务报告或者战略性文件时,会发现它只涵盖欧洲、美国和日本。其他的所有地方全部被混在一起成为脚注里的‘ROW’,大概就是指‘其他各地’的大杂烩。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全世界,你觉得呢?”现代传播集团时尚编辑总监 Shaway Yeh调侃道。


“如今时尚业青睐中国,因为他们依赖中国的市场。但是,所谓积习难改,尽管许多品牌现在在大多数主要国家都有,但是西方时尚领袖进入其他地区的方式真的需要改改。除了中国,我觉得他们对其他新兴市场的关注度仍然不足,未能认可他们的贡献和需求,甚至市场价值。”她接着说道。


现在是最好的时代,时尚领袖可以针对这一明显的差异采取措施,因为2018年将成为购买力的一个分水岭。根据McKinsey时尚业界报告,2018年,欧洲和北美的服装鞋履销售量所占的全球份额将从2017年的50.4%跌至49.9%。与此同时,亚 洲、拉丁美洲、中东和非洲的总份额将超过50%,且很有可能连年上升。


“那么,让我们关注一下这是否会在下一季巴黎时装周上有所体现。到时看看座位表是怎么安排的就可以了,大品牌为欧美嘉宾和其他各地嘉宾准备的席位数是否会跟销售总额成正比。我打赌二者的差距仍会相去甚远。”Shaway说,她最近创立了一个创意咨询公司 yehyehyeh,与全球时尚品牌合作其亚洲项目。“四大时尚之都、好莱坞的存在以及一个世纪以来

的时尚传统加身,西方在时尚界拥有更加显要的地位无可厚非,这一点我理解,但是我觉得这种状况应该到此为止。”


这一传统对奢侈品品牌更是有着源远流长的影响,它使得一些更多产的 B2B 参与者更加依赖西方市场,同时也为当地零售商提供了发展先机,从而使其市场臻于完善。


采访— Robb Young 编辑 —冯婧怡 翻译 — Cindy 设计 — 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