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葡萄酒”相关文章

三万英尺喝点啥?

受制于机舱内的特殊环境,在飞行期间喝酒,哪怕是喝好酒,感觉也总跟地面上的滋味不同。

酒香识女人

张爱玲说,没有一个女子是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的。言语如此之mean,实在让人不敢苟同。美酒如佳人,各有各的性格,可庄可谐可贱可奇可丑可美。品尝一杯酒,就像在与之对话,你若以干杯对她,获得的就只有粗暴回应;若能耐心伺候,回报的岂止琼浆甘露。

葡园风云

“葡萄美酒夜光杯”,可是杯中的琼浆玉液却掩不住葡萄酒业的阵阵烽烟。近年来推动着法国葡萄酒业创新整合的卡思黛乐家族,在中国市场正面临着新的风云变幻。

城市笔记

豪庄.赛格拉城堡201 0年份葡萄酒在葡萄酒评论家那里拥有不错的口碑。豪庄. 赛格拉城堡(Château Rauzan -Ségla) 的历史要追溯到路易十六时期,于 1661年9月7日由波尔多酒商Pierre de Rauzan成立。

“酒皇”卢津源的杯酒人生

初夏,树影斑驳的衡山路颇为宁谧,而小巷深处的“The Group”会所,则又是另一番光景。不久前,被尊为中国“酒皇”的卢津源先生,在此举办了一场红酒晚宴,携他的一众“享受乐活”的好友分享了一个完美的红酒之夜。

贸易战伤了谁?

中国对从欧盟进口的葡萄酒展开双反调查。征收高额关税能否起到遏制进口,保护国内葡萄酒厂商的目的?

城市现场

大自然原始与质朴的本色气息,深刻而浪漫的艺术主题表达,在发现与探索的脉动中排序、构想、对比与碰撞,充分诠释了来自红蜻蜓时尚集团这样一群时尚梦想主义者的执着与追求。

夏日芳香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从白葡萄酒中寻找强而有力的刺激,而芳香型葡萄品种的存在,恰好满足了口感纤细、敏锐的这班酒迷。现时,有不少餐厅的酒单都专门列项,将“Aromatic White Wines”放在显眼的位置招徕顾客,我觉得无论是提法还是行为本身都颇有趣。

“香”伴颐和园

每一个历史悠久的景点旁边,都应该有一个相对来说高端的餐厅,比如颐和园旁边的安缦酒店,这里吸引人的不仅是住宿环境,还有绿盎扒房的新菜。

西澳,藏宝地

第一次来西澳,是十四五年前的事。十多年间,工作上来回了好几次,西澳发展很快,也变了许多。唯独玛格丽特河 ( Margaret River )变化很少,一心一意生产优质葡萄酒。

BEST CHOICE 贪杯 创造者

南非最有名的酒庄区 STELLENBOSCH ,占有全国 5% 的生产量,一 直以生产高质量南非葡萄酒而闻名。来 STELLENBOSCH 的人,都会沿酒 庄之路去玩。沿山而行,在春夏海边观鲸鱼路线上的 HERMANUS 是另一 个实力小酒区。面对着大海,半山气候清凉,日照度又高,葡萄在这样环境 下长大,轻易长成酸度高又有成熟复杂果香味的果子。

Xavier de Eizaguirre VINEXPO主席

“2007至2011年期间,中国葡萄酒消耗量跃升142.1%,总数达到1.5925亿箱,相当于19.11亿瓶。中国成人全年人均葡萄酒消耗量达至1.4升。但这其 中99.5%为静酒,静酒之中红酒又占91.7%,由此可见,中国人对白葡萄酒和汽酒的接受度还在很初期的发展阶段。”

西拉子的误解

西拉子在温暖的土质如花岗岩土壤中生长最佳,是澳洲栽种最广泛的葡萄品种。但对于西拉子在澳洲的起源向来有众多版本的故事。在澳洲的米契尔图书馆(Mitchell Library)收藏着畜牧业之父约翰•麦克阿瑟当年移植葡萄的相关文件,可谓是权威证据,其中有一份名为“1817年至1873年园艺移植清单”,列出了麦克阿瑟从海外经历漫长的海上旅程后带回澳洲而仍然存活的植物品种,里面就有西拉葡萄(Syracuse 或Hermitage,这两个单词都是西拉葡萄的旧称)。

谁说Vintage廉价?

近几年身边不少媒体人都跑去上海的二手衣市场纵欲一把,买回来一堆父辈都觉得过气的衣服和饰品,还硬说那是当下的潮流,几乎以白菜价入手,穿出去若是为自己赚来一些话题性,那真是赚翻了!但看看二手市场老板是如何处理那些旧衣服的话,所谓的Vintage时尚被摊成一堆蔫掉的大白菜,你就会明白原来得到的一堆全是廉价的快乐。回看老上海的一些故事以及法租界很多的建筑,其实高端的vintage文化一直就存在,不过除了常被大家提及的旗袍和中式的古董之外,好像再无其他说头,这一脉相承的气质怎么突然就断了路。

超市启示录

世界酒区转了许多圈,一年多前才第一次拜访智利。几乎在所有人的心目中,智利葡萄酒就是平、靓、正。150港元内的选择,智利红、白葡萄酒;像跑马比赛,大多是超班马入错闸,所向无敌!智利人做酒,以外销为目标,大集团主导的智利酒业,像时装界的 ZARA、H&M,国际口味流行什么,最短时间内就做到最平最好。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