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建筑”相关文章

浸入马拉喀什的奇幻梦境

朱红色的城墙,是马拉喀什生命的起点。在混合着柏柏尔族与阿拉伯人审美的城市色彩下,建筑以看似传统的外表包容着外来者的自由思想,编织出一场耐人寻味的奇幻梦境。

卡塔尔 建筑与文化的协奏曲

宏大的建筑,不应只是财富和国力的象征,更应该反过来用财富将建筑塑造成文化的景观。如果说,每个时代都应为后代留下些什么,那么卡塔尔为后代留下的遗产,无疑是一支与建筑和文化相关的协奏曲。

未来的城市即废墟

建筑有时间性,它会长久地存留于思想空间,成为一部消融时间界限的建筑史。

STUDIO SWINE 再造自然的魔法

“我们很高兴能够设计一个不会被出售的产品,它仅仅是提供一种体验。” Studio Swine在New Spring装置的发布会上说。这株用回收铝制材料制成的“人造树”,想要模拟早春樱花盛开,人们纷纷去公园赏花时的美好气氛。 从米兰到迈阿密,再到上海,这株神奇的树吸引了人们纷至沓来。在与两位设计师Studio Swine—艺术家Alexander Groves 和建筑师 Azusa Murakami的碰面中,我们聊了聊如何通过现代科技为人们再造神奇的自然,以及,他们眼中的自然与非自然。

承诺赠予的建筑双年展

根据策展人的定义,第十六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中的《自由空间》是建筑设计的“额外赠予”,这个赠予可以是有形或无形的,可以是实际的空间,也可以是阳光、空气或是提供人际交流的机会。

聚焦亚洲—谁有能力让空间自由?

任何双年展的主题,往往简单得可让人仅从字面理解,但同时却也广泛得可让人解构、分析、再诠释。而今年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的主题,由策展人 Grafton Architects (Yvonne Farrell 和 Shelley McNamara)提出的“FREESPACE” 就符合此条件:字面上来看,它是“自由空间”—一个拥有正能量和人性化的空间品质。但基于“Free”一词原本就多意,从“免费”、“释放”到近义的“公共”,也就不同的国家观点中绽放成为多元的空间感。而若我们聚焦于亚洲的话,又会寻获类似抑或差异的概念呢?

穿越百年的美与深渊

2018年对维也纳来说是个特殊的年份,对四位伟大艺术家、建筑设计师逝世百年的盛大纪念,令曾以青春激进风格开创自由新时代的维也纳分离派在这座城市留下的无尽之美,再度深深震撼我们的眼与心灵,吸引我们投身一场热爱并探索的现代主义艺术之旅。

你在假期看人海,他们却有一次奇幻之旅

十一长假来临,又到了“不是被人山人海包围,就是被人山人海刷屏”的日子。与熙熙攘攘的热门旅游景点相比,却有人尝试了各种奇幻之旅。

小长假,踏上童真的“动物建筑”之旅

期盼已久的长假即将到来,趁着凉爽好天气,与其窝在家不如带着爱宠踏上充满童真的“动物建筑”寻访之旅。不满足于传统建筑的设计,全球有一群想象力爆棚的动物迷们一直致力于设计打造与动物相关的建筑物。对于动物爱好者来说,能在旅途中参观各种猫猫、狗狗,甚至还有大象、巨鸭等造型的建筑物,简直就是完美之旅。

除了奥运,巴西还有什么美妙之处?

如果要撰写一部20世纪的建筑史,不可能不提到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以及本国建筑大师奥斯卡·尼迈耶(Oscar Niemeyer),将现代主义的精神浸入了这个国家的文化认同。

Zaha Hadid逝世

伊拉克裔知名女性建筑师Zaha Hadid因心脏病逝世,享年65岁。她的设计作品包括北京银河SOHO、伦敦水上中心,她也是首位获得普利策克建筑奖的女性建筑师。

阿拉维纳的TED演讲

”设计的整合力,不过是把生命的力量注入建筑的灵魂的努力尝试。“两年前,阿拉维纳在TED 全球巡讲巴西里约热内卢站分享了他的建筑理念。而两年后,再来听听建筑师本人的演讲,你或许能更明白为什么他成了2016年普利兹克奖的得主。

求变的特纳奖:把握未来趋势

特纳奖以英国浪漫主义风景画家约瑟夫•马洛德•威廉•特纳命名,原本是面向英国50岁以下视觉艺术家展开评选的年度重量级大奖,却在一个多月前,毫无先例地将来自伦敦的建筑团队Assemble 送上了领奖台。这一决定从很大程度上证实,对落后社区或贫民窟进行改造,除了能够将其提炼为作品,还能够造福他人,填补艺术向来曲高和寡的缺憾。

阿拉维纳的建筑理念

​阿拉维纳注重社会建筑的质量,他强调“ 良心是建筑设计最重要的才华”。他始终心系“ 城市改造计划”,十分投入社会保障住房建造设计,这也是他真正与众不同的地方。

阿拉维纳:用建筑追溯生命的诗意

今年1月13日摘走普利兹克桂冠的智利建筑师亚历杭德罗• 阿拉维纳(Alejandro Aravena)曾于2010年被《Monocle》杂志评为“全球20名新英雄”之一;获得建筑界的诺贝尔奖后,他成为了全球瞩目的焦点,影响扩展到建筑界之外;当年的演讲在互联网上疯狂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