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每座建筑都应有自己的解答

每座建筑都应有自己的解答

评论
摘要: 建筑的本质是创造出人本主义的环境,以在多个层面上庇护人、抚慰人、满足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

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


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对外开放5年了,依然是当仁不让的“网红打卡圣地”。其设计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总体形态和组织形式酷似鹦鹉螺壳,外立面又集成了多种自然元素——中部的细胞墙有如动植物的细胞结构,东部的绿化墙看似地球表面的天然植被,北部的石墙仿佛正在活动的地壳板块,又似被河流侵蚀的峡谷岩壁……近看动人心魄,远看可敬可畏,那是一幅生生不息的地球生灵历史长河,细节处又隐隐可见中国传统元素,底蕴深厚,极其耐人寻味。


“对中国传统园林文化的借鉴是设计的关键,将其与项目场地相结合,能使建筑彰显人与自然间的和谐感,同时也体现了对中国艺术设计基本要素的一种抽象表达。”拉尔夫·约翰逊(Ralph Johnson)在介绍博物馆设计时表示,呼应本地文化之用心可见一斑。除了外型,其智能型建筑表皮、庭院水池、绿化屋顶等环保设施更为人们所称道,正因如此,展馆本身也成为了一个大型展品,方有机会向访客娓娓道来大自然的故事。


约翰逊是美国Perkins + Will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全球设计总监,在全球主持设计的项目斩获了70多个国际设计奖项,并于2015年入选美国国家设计学院奖项。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起,他就定期署名出版专著,还曾是伊利诺理工学院及其母校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IUC)的客座教授。


1948年,约翰逊出生于拥有全球最著名天际线、聚集众多全球最高大厦的芝加哥。这是一片宏大的建筑实践场地,早早地就在他的心底埋下了一颗名为“成为建筑师”的梦想种子。1971年获得UIUC的建筑学学士学位后,他在知名建筑师斯坦利·提格曼(Stanley Tigerman)的事务所工作了近两年,之后进入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GSD)就读建筑学硕士课程,期间结识了曾与勒·柯布西耶共事的巴黎事务所Candilis-josic-Woods合伙人沙德拉赫·伍兹(Shadrach Woods)。


直到1977年,他加入了梦寐以求的Perkins + Will建筑设计事务所。“我在UIUC的毕业论文做的是对一个实际项目的分析和发展,它正是这家事务所设计的一所社区大学。所以,我一直对教育设施感兴趣,直到今天它仍然是我最喜欢的建筑类型。”他说。成为首席设计师是1985年的事,此后他主导了多个该公司最具标志性的建筑作品,包括:位于芝加哥的拉什大学改造项目(2012年)、奥黑尔国际机场(1993年)、波音国际总部(1990年),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海岸警卫队总部(2015年),位于克利夫兰的凯斯西储大学廷卡姆维尔大学中心(2015年),以及前述的、于2015年落成的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


如今Perkins + Will建筑设计事务所的足迹遍布全球11个国家和地区,统共有25个办公地点,有2600名员工,纵然团队强大,约翰逊依然坚持自己画草图,不管是在飞机上,还是在酒店里。“我的每一个项目,都是从一幅指向核心理念的草图开始的。在与团队碰头之前,我必须花一些时间独自思考,找出一个特定的方向。”他如是说。跟许多知名建筑师不一样,后者会要求他们的团队做5个甚至更多的方案,然后再开始评论和挑选。“我的方法是从我的草图开始。我一直以来的工作方式都是这样。可能会有一个或更多个的方案,但我是最终做决定的人。”


拉尔夫·约翰逊

拉尔夫·约翰逊

出生:1948年生于美国芝加哥

身份:Perkins + Will建筑设计事务所全球设计总监

代表作:奥黑尔国际机场、波音国际总部、

美国海岸警卫队总部、上海自然历史博物馆等


约翰逊坚持工作基于信念——每一座建筑都应是对特定条件的回应,所以你会发现,他笔下的每座建筑都会有自己的解答。“我的建筑关注如何对社会和环境条件作出负责任的回应。对我来说,本质是要创造出人本主义的环境,以在多个层面上庇护人、抚慰人、满足人。”他强调,与此同等重要的,是要理解建筑学总是在变化,我们的知识也在不断增长。“我们从过去的建筑中或者从同事的项目中学习,然后调整改进自己;学习不断将我们引向新的境地。我喜欢我们在这里所做的项目,它们有着社会意义上的驱动。我们的建筑是为公众而设计的。”


平心而论,约翰逊早已具备自己出来独干的资本,为什么他一直不创立自己的事务所呢?“我认为能在一家大公司里履职是很幸运的,这种机会并不常有……我很钦佩那些自己开事务所的人,他们不仅做设计工作,还做商业决策。但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专注于设计。我们公司在芝加哥这一点我很喜欢,在这里能操作丰富多样的项目,还有跨国公司这一点也很棒。现在,我有一个项目在中国,另有一个在贝鲁特。我也在参加一项沙特阿拉伯的竞赛。在芝加哥,还有一个项目正要动工。”可谓分身乏术。


眼下他的新作我们暂时无法看到,不妨先看看他在国内主持设计的另一大作品——苏州科技馆解解馋。该科技馆坐落于素有“苏州城市新名片”之称的狮山公园新文化区内,毗邻狮山湖,与狮山对望,总面积达44036平方米。建筑主体从狮山脚下盘旋而上,打了个弯后向水面延伸,形成一段大悬臂,加上种满绿植的屋顶,整座建筑从空中俯瞰像是一条绿丝带。


整座建筑共有三层,中部设有一处下沉式水景庭院,内嵌多个景观绿岛。为让身处室内的参观者欣赏到中庭的景观,建筑内立面铺设了落地玻璃窗或玻璃护栏。建筑外立面则被罩上了一层三维金属网,充足但不刺眼的自然光能透过网孔进入室内,太阳直射产生的热量也能因此被削弱。在公共广场下方,还设置了一系列井体,目的在于利用地热来节省馆内的能耗。除了参观馆内的展品,访客还可以通过步道,沿着绿植露台,一路走到建筑的最顶部。更可以通过与狮山湖上的岛屿相接的走道,去岛上游玩。该科技馆还在其中设置了一些导览标识,介绍水质净化、可持续生活等方面的知识。


可见,博物馆之于约翰逊,建筑不是一个用来摆放展品的空壳,展品和建筑之间存在一种互补、互动的关系。


而今,约翰逊在Perkins + Will供职有43个年头了,已经超过了退休的年龄。不过他没有打算过退休,因为他还有不少想要去尝试的项目,比如从未涉足过的宗教建筑:“除非是健康原因,对于我来说建筑师是永远不会退休的。我觉得如果在掌握着这么多知识,并还拥有创造力的时候退休,是很遗憾的事情。”


撰文—Mariarosa 编辑—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