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克制是快乐的先决条件

克制是快乐的先决条件

评论
摘要: 他的建筑是自然的。他试图不去勉强任何事情,更不存在说坚持一种特定的生活方式。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阿尔伯·托坎波·巴埃萨

阿尔伯·托坎波·巴埃萨

出生:1946年生于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

奖项:2019年西班牙建筑金奖、2004年欧洲最佳建筑奖、2002年巴塞罗那建筑学会奖等

代表作:无极之居、安达鲁西亚历史博物馆、格拉纳达储蓄银行总部等


位于西班牙加的斯(Cádiz)的“无极之居”(House of the Ininite)选址海滨,位处高地。极目远眺,她有如一座天然露台,以纯洁无暇的平面之姿向无边无际的大海无限舒展。一切不多不少,恰到好处。几乎每个到访此地的游人都会感叹:她是这个基地的唯一解,她生来就是为了享受这里的海洋、气候和阳光的。走进房子内部,中心的入口、左边的圆形露天剧场、右边的游泳池互为一体,又与窗外静止互为融合,没有一丝喧嚣躁动,也没有半点喧宾夺主。在这里,仿佛能感受到永恒的力量……


其建筑师、长于斯的阿尔伯·托坎波·巴埃萨(Alberto Campo Baeza)恰如其分地诠释了个人理念:“建筑的质量可以被它阻止时间流逝的能力所衡量,它可以让时间停滞不前。”


巴埃萨于1946年在西班牙巴利亚多利德出生,1971年从马德里理工大学毕业,并于1982年取得该校的博士学位。他曾任教于马德里工业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魏玛包豪斯学院、伊利诺伊理工等知名学府,也曾在哥伦比亚大学、哈佛大学等顶尖高校担任访问学者,教授建筑学的时间长达40多年。他获得过很多重量级奖项,包括2019年西班牙建筑金奖、2004年欧洲最佳建筑奖、2002年巴塞罗那建筑学会奖等,除了前述的“无极之居”(2014),安达鲁西亚历史博物馆(2010)、格拉纳达储蓄银行总部(2001)也是他的代表作。


他对自然元素与光的运用,堪称西班牙第一人。他的作品以干净、简洁著称,强调尽可能利用自然元素来创造丰富变化的空间。他曾说过:“我的建筑是自然的。我试图不去勉强任何事情,更不存在说坚持一种特定的生活方式。克制是快乐的先决条件。”


在他的理解中,建筑意味着构建一种解决方案,并用基本清晰的方式将其表现出来。这一过程始终依赖着一些基本元素:坚固可靠的平台、有深孔和无框切口的实心墙,被精美柱子支撑的薄板。而为了强调一种存在于基本棱镜之间的基本关系,并把这种光影魔术举至阳光之上,色彩、复杂的曲线以及丰富多样的材料一律不允许出现。正如他坚持将一层平面、直线和精确的角落称之为重要基础、基本要素,他的建筑是透明的、精确的。


“建筑不应该是变化无常的:每一个项目都应当像一个针对特定基地和功能去设计。设计是基于理由的。你需要找到一个点子,一个有被建出来的可能的点子。美不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理念。乌托邦不是不可能的。通过对新型科技的运用,乌托邦是可以被建造出来。美可以通过逻辑、理性、和谐的比例和合适的尺度实现。”这是巴埃萨根基自己多年实践经验,从中提炼写进《Principia Architectonica》一书中的理念。


安达鲁西亚历史博物馆

安达鲁西亚历史博物馆


他在书中强调,“你得尝试去变得严肃、深刻、真诚”,却把自己的工作归结为“使人开心”那么简单。“这是不是听起来很天真?但这是真的。设计不是为了我个人的虚荣,也不是为了取悦我自己。设计是为了人们能够享受。我的很多项目是住宅。我不能接受住在我设计的房子里的人,对触碰到的所有东西感到害怕。”


这番话不禁让人联想起他多年前的一件轶事。格拉纳达储蓄银行总部刚建好那会儿,每次从机场打的去那儿,在出租车上时,他都会向司机打听当地人对这座建筑的感受和看法。答案每次都一样,是“可怕”。一开始,当地人并不喜欢这座建筑,但随着时间推移,这座建筑获奖,当地人也改变了看法。他也很乐观:“就像可口可乐刚进入西班牙。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喝可口可乐:我有一个紧跟潮流的叔叔,他买了一瓶给我喝,我当时觉得很难喝,但后来我逐渐喜欢可乐了。在外面,通常都会点可乐喝。”


几乎每个巴埃萨的人都会认同一点——他的建筑形式上简单,细节上极简;但是建筑师本人并不同意这种说法,他指出,建筑是抽象的,而不是极简主义的。“我不喜欢‘极简主义’这个词。我的目标不是做一个极简主义者,或是成为最纯粹的、最完美的。不不不,我有罪。我并不为这个感到羞愧!对我来说,重要的事情是清晰、简单,有时候甚至一目了然, 一目了然没有什么不对。还有什么能比在阳光下工作更一目了然的呢?没有建筑能够独立于阳光之下,就像没有音乐可以不以空气为伴。”在他看来,建筑能将事情变得有秩序且清晰,建筑是对房间、住所和城市的反思重构。


作为当代西班牙建筑的领军人物,巴埃萨经常会被拿来跟同为西班牙建筑师的安东尼·高迪(Antonio Gaudi)作比较。但是其实两者没有多少可比性,因为巴埃萨一直在努力往普适性的方向走,而不是个性化。“高迪是一位天才,但是对于我来说,他过于自我了。当一位建筑师过于与众不同,他就失去了对常识的感知。在我的作品中,我试图做到简单、安静和抽象。简单来说,就是普适性。诚然,这只是起点,只是基础。为了实现真正的美,你需要想象,你需要灵感。”他如是说。


与其他建筑师相比,巴埃萨并不高产,他已建成的项目数量相对较少,而且大部分是小型项目。他曾打趣:“几年前,一位同事和我说‘阿尔伯,我已经建成了2000栋房子。’我记当时愣了一下,心想‘天啊,2000栋!’所以我决定检查一下我的笔记和文件,结果发现自己才完成了37个项目。我想,‘真是一场灾难。’之后我在比尔·布莱森的莎士比亚自传中读到了一些有趣的内容。这本书中说,‘正如你所知道的,莎士比亚仅完成了37部戏剧’。我随即感到十分满足!我认为对自己做的事情感到满意是十分重要的。你得相信自己作出的努力,严肃对待每一份工作。所有的工作!”


现在,巴埃萨已经完成了45个项目,比莎士比亚多了。或许仍称不上多,但是他的作品和理念都是完整的、富有洞见的,极具启发意义。


撰文—Lila 编辑—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