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自然是一种永恒的静穆

自然是一种永恒的静穆

评论
摘要: 让自然成为建筑,文化成为自然,这是建筑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

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

出生:1952年生于葡萄牙波尔图

身份:普利兹克奖得主、米兰理工大学全职教授等

代表作:布拉加城市市场、玛利亚修道院改造工程等


“这是该奖项历史上第二次授予葡萄牙建筑师。第一次是在1992年,获奖者是阿尔瓦罗·西扎。”这是2011年普利兹克建筑奖颁奖仪式上,大会向艾德瓦尔多·苏托·德·莫拉(Eduardo Souto de Moura)授予荣光时宣读的其中一段声明。


该奖项评审委员会主席帕伦博勋爵强调:“在过去30年里,德·莫拉创作了一系列既属于我们这个时代,也呼应着建筑传统的作品……他的建筑拥有一种独特的能力,可以同时传达出看似矛盾的特质,如力量与谦逊、粗犷与细致、大胆的公共属性与亲密感觉。”


对话与对抗

1952年,德·莫拉出生于葡萄牙波尔图,早年曾在著名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 Siza)的事务所工作。但与西扎以建筑与场地关系为主要出发点的设计方式不同,德·莫拉的环境策略不只是一种以场地为主的主从关系,而是更像建筑与场地之间的一场同等级对抗。“带着批判的眼光来看待和思索这些建筑巨匠和建筑风格,而不是简单地遵循所谓理性的逻辑与一致性,才能让建筑犹如有机物般获得生命,与环境一同成长。”他说。


1980年代,德·莫拉创办了自己的事务所,自那以来已在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德国、英国等地完成了60多个建筑设计作品。布拉加城市市场是其最早受到关注的项目之一。随后的威尼斯学院桥和萨尔茨堡酒店,则留下了德·莫拉对建筑的思考与坚持。“作品是建筑与自然之间的对话,因此要通过改造基地来适应环境。而改造要不着痕迹,胜似浑然天成,营造出建筑和自然相互对应、彼此需要的感受。”


德·莫拉的作品简单明了、易于解读而又富有想象力的,然而在他动手之前,人们总是猜不到他会如何打造,譬如玛利亚修道院的改造工程。“对于这一在历史过程中被‘篡改’次数不胜枚举、已是千疮百孔的修道院,以怎样的方式去介入改造并最终呈现,才是需要重点考虑的事”。


他否定了全盘恢复原貌的思路。“如果一座建筑经历了重大意义的变化,改造翻新时就得考虑到这一特殊转变。如果没有,那么翻新改造时,不如利用原有废墟状态的修道院里的砌石,让它成为一座与当代文化相近的建筑。在延续原有建筑的基本上,创造一座当代的建筑,与过去的经历对话。”


改造过程中,他强调自然感与对话感,同时在新建部分采取抽象几何形态,尽数剥离形象化特征。历时年,他交出了一份令世人惊艳的答卷。那些在改造之初有所质疑的人,也纷纷调转船头对德·莫拉及其“出品”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认为他创造了新的历史。


自然是一种永恒的静穆


废墟与重塑

说德·莫拉是一位“废墟狂人”可毫不为过。“废墟是已完成作品的自然状态,你什么都不能改变,废墟就是它自己。破坏后产生的废墟,也远比重建修道院原有的形式来得更重要。”他如是说。


纵然爱得深切,德·莫拉并不颓废,恰恰相反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恰似其首个独立完成的项目—— “艺术之家”文化中心。该建筑远眺犹如一堵密不透风的围墙,巧妙地在设计中加入了玻璃元素,借助玻璃的半反射以及沿边界建造建筑物等手段,营造出了两组平行墙体的连续感,掩饰了入口,让人找不到进门的路。


多年后的威尼斯双年展,德·莫拉再次把一面镜子放到了大运河畔的葡萄牙馆前。作品一如既往透露出—种经过时间磨砺后返璞归真的睿智和幽默。他的说法是:“这不是一种隐喻,而是‘新的存在’。”


住宅一直是德·莫拉的设计主旋律。热尔住宅、莫列多住宅、马托西纽什庭院住宅等,莫拉早年设计了大量独栋住宅。在后现代主义盛行的上世纪末,这些“复得返自然”的房子们看起来平淡无奇,却在浪潮褪去后显现出了德·莫拉严肃的智慧和不计成本的天真,也为他赢得诸多殊荣。


在建造最负盛名的莫列多住宅过程中,为了房屋融入并延续大地的形态,使人工与自然取得一致,德·莫拉投入于改造基地人力、物力和花费也远远超过了建造本身。但若干年后,当住宅和环境紧密融合时,人们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看似朴实无华,却拥有着不同寻常的丰富性和细节”。这是一位普利兹克奖评委给予德·莫拉《2号住宅》项目的评价与赞许。正如他本人所说:“我们见到的是一个‘动物’的自然部分——它的解剖构造、它的内在均衡、它的复杂性。”


塔沃拉的波尔图学派、西扎的词汇、密斯的极少主义……建筑界一直在尝试定义德·莫拉。一直在广泛归化与不断改变的德·莫拉,已然成为无法轻易被定义的存在。他的变,不仅在于以独立批判地眼光继承前人的智慧,更在于不断改造重塑自己,完成一次又一次全新的自定义。


虽然工作繁忙,但是他深切关心和思考“葡萄牙到底需要怎样的改变和推动”这类课题。“一种清晰、简洁且务实的语言是重建文化的必需品”,这是他脑海中的答案,而他的作品正都是这样天然的存在。


他曾引用阿根廷作家、诗人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对小说写作的描述来比喻自己的作品:“一段文字不应修改太多,不然它最终会变得太过刻意,读者能感觉到作者的疲惫,从而也会觉得厌倦。因此你得做得非常微妙,使文字似乎从一开始就是那样的。”


德·莫拉的每一份作品,都能唤起自然、天真的回忆,那是普世的感动和精神意义。“让自然成为建筑,文化成为自然,这是建筑可以达到的最高境界……当自然和人造物完美共存时,也就是一座建筑达到了艺术的至高境界或事物的静穆状态之时。‘自然’一词可能有其他的含义,但它无疑是一种永恒的静穆。”


撰文—马维 编辑—Lenu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