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社交媒体”相关文章

土耳其扩大对社交媒体管控,言论自由还剩多少

土耳其议会于7月29日通过一项法案,赋予政府更广泛的权力来监管社交媒体上的内容。土耳其当局称该举动是为了打击网络犯罪和保护社交媒体用户,但反对者担心,该法案会使土耳其所剩不多的公共辩论和言论自由空间也落入到政府更大的控制之中。

名人品牌正在自立门户

近年来的欧美市场,不论是歌星还是网红,都热衷于推出自有品牌。依靠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量,名人纷纷跨界成为“吸金能手”,带货实力甚至一度超越昔日“金主”。

迪士尼军师转战TIKTOK,挂帅社交媒体战争

迪士尼前首席战略官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宣布加盟中国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出任公司首席运营官兼社交应用TIKTOK的全球首席执行官。梅耶尔在迪士尼任职超过20年,曾与时任总裁鲍伯·艾格(BOB IGER)共同主导多宗收购案例。他行事风格干练直接,被称为真人版“巴斯光年”。多家媒体分析,字节跳动在全球取得不俗成绩,但也面临发展瓶颈。了解用户需求、熟悉大型品牌运作的梅耶尔这时加入,也许能帮助公司更上新台阶。

一起举办艺术展吧

当举办艺术展成为一股风潮时,如何制造有意思、有深度的独特体验感,成为品牌需要考虑的问题。

HANNAH EWENS 为追星女孩塑像

《追星女孩:当代音乐文化掠影》(Fangirls: Scenes From Modern Music Culture)是伦敦记者Hannah Ewens走访各大洲,采访了数位狂热粉丝所撰写下的关于追星文化的书。她将焦点从舞台上万众瞩目的明星身上移开,认为被明星光环吸引的人本身和明星一样特别。追星文化有着一种跨越地域与时间的魔力,从彼时的披头士狂热到如今的碧昂丝热,它们对于流行音乐文化有着不可小觑的影响力。或许她们在社交媒体上被贴上了带有贬义色彩的标签,但通过Ewens的描述,她试图为追星女孩正名,展现出她们其实拥有着与其深爱的偶像一样的价值。

英女王招募社交媒体运营,靠近王室的机会来了

你热爱Ins、脸书、推特无法自拔吗?你的票圈总是充满创意获赞无数吗?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社交技术,在英国王室谋一份工作了!这可不是白日梦——英国伊丽莎白女王正在招募一名社交媒体运营人员,年薪至少3万英镑(约合26万人民币),了解一下?

读者已死,诗歌繁荣,社交媒体复活了诗意?

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读诗了,这是20年来诗歌阅读率的首次上涨。不少人将这归功于社交媒体。从INSTAGRAM、TWITTER等平台发迹的年轻作家们正在引领全新的诗歌潮流。被称为“INSTAPOETS”(INSTAGRAM式诗人)的群体精明地利用这些平台创作诗歌,吸引数百万追随者,开创了一种新的数字文学流派。

来吧!跟品牌一起斗图

年轻人动不动就在社交媒体上甩图的行为偏好,已经深深影响了品牌,各厂商纷纷开启了斗图模式。

媒体“生态”圈

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社交媒体平台发展迅速,而它们也在影响着社会。在本书中,新媒体观察家勾勒出一幅新老交替的媒体生态画面—社交媒体拉票、维基泄密、网络辩论直播、意见博主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传统媒体和媒体人的命运。那么,谁是新媒体的霸主?作者认为,只有制掌控信息和舆论渠道走向,并不忘社会使命的媒体机构才会在新媒体时代胜出。

普利策“大记者”的剖白

在社交媒体活跃和大数据分析日新月异的今天,新闻和信息触手可及,人们似乎失去了对严肃新闻和长篇特稿的兴趣。当今年普利策特稿奖颁给《华盛顿邮报》的记者法伦霍尔德时,社交媒体涌现出强大的质疑声。在人人可以用便利的技术联系线人和检查线索的时候,传统媒体的记者们自然需要更加谨慎,当然这也让上世纪纸媒黄金时代诞生的“新新闻”和它的缔造者们变得黯然无光。所以,变革和创新也成了传统媒体必须要走的路。

解放网络

2010年,在Google工作的威尔·戈宁(Wael Ghonim),在脸书上看到埃及年轻人Khaled Said被独裁政权折磨致死的照片,非常悲痛。于是他设立了一个脸书专页叫“我们都是Khaled Said”。10天后,这网页超过10万粉丝,成为阿拉伯世界最多人关注的网页。

WE "LIKE" 2015社交平台集赞冠军图片大赏

Facebook、Twitter 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的无孔不入,体现在全球相关用户事无巨细的分享,以及对他人分享之事物的实时反馈。而在新闻的范畴里,“ 点赞”往往已经超越了单纯的喜恶,成为了某种表达一己观点的方式。

线上世界如何“远离尘嚣”

滤除数字民主的噪音正成为一项重大挑战,但本就生存在网络时代下的时装设计师们和行业内的创新人士正决意离开,远离数字产品,重新开展线下创作。

用Instagram卖画?这件事究竟靠谱么

当普通人还只是在Instagram晒生活、晒自拍、晒优越的时候,艺术家们已经开始借此来卖画成名、发家致富了。而凭借INS本身超高的人气,这买卖还越做越好,甚至被誉为“最热门的艺术品商人”。

大善大恶的社交传播

无论是慈善组织还是极端组织,都在挖空心思做社交媒体推广。但不同的传播策略产生了不同的效果—“冰桶挑战”筹到1亿美元,ISIS发布斩首视频却冲淡了其招募能力。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