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瑞典”相关文章

瑞典:数字医疗变革启示录

当远程医疗产业加速扩张,人工智能“医生”日益风行之时,瑞典正以消费者为中心改造医疗科技创新生态系统……

周轶君:唯一看得见的地方

瑞典堪称此番全球大流行中的另类。虽然要求人们尽可能宅家,但中小学不停课,商家照旧,保经济爱自由,没有病毒检测和追踪系统。本来可能成为人类社会防疫的新颖思路,但是最近的死亡率超过12%,吓到邻国,经济也没有表现得更好。

瑞典超现实主义平静战疫,为何它是欧洲例外?

当欧洲各国因为新冠疫情陷入停顿时,瑞典却仿佛是一个“超现实”的存在。许多国家采取了封锁措施,意大利更是处于救援“炼狱”模式。但在瑞典可以看到的是:咖啡厅生意兴隆,草地上遍布野餐和烧烤,人们仍在春天的阳光下挽手散步。有人认为是该国文化塑造了其独特的判断,但部分医学专家也正在对这样的格格不入表示越来越不放心。

瑞典有这么一家店,它卖的垃圾特别受欢迎

安娜·伯格斯特罗姆(Anna Bergstrom)一度进退两难。她喜欢炫目的高级时尚世界,但也开始觉得这些不可持续,并且对地球有害。如今,她在瑞典经营了一家时尚的购物中心,这里的一切都是二手的,这让她找到了内心的平静。“你注意到那气味了吗?”安娜站在楼道里打量商场时说,“这里很香,不是吗”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瑞典,时尚革新不曾止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瑞典人对于浮华的时尚行业并没有太大热忱,以至于二手市场成为了瑞典服装行业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现如今在巨大经济效益的诱惑面前,该国的时尚品牌不仅主动走出国门,直面国际上其它品牌的左右夹击,更奋而踏上了艰巨的转型之路。

瑞典数万人植入皮下芯片,进门"刷手"就行

在越来越多的瑞典人眼中,对生活便利性提高的需求,胜过对隐私泄露的恐慌。据美联社13日报道,瑞典已有上万人接受皮下芯片植入的新生活方式,从此可以不再需要随身携带钥匙、信用卡和火车票,只要“刷手”就能搞定一切。

马尔默,用生态唤醒未来

1990年代的工业危机过后,这座瑞典第三大城市开始复兴。趁着可持续发展的浪潮,城市兴建了许多生态居住区。尽管外来人口数量较多,失业率居高不下,马尔默仍不懈地塑造着生态城市的新形象。

尖叫设计特别呈现「遇见•北欧」登陆2018“设计上海”

2018年3月14日至17日,全球瞩目的设计盛世“设计上海”在上海展览中心再度如期举行。今年是尖叫设计第四次参加这场年度设计盛会,特别呈现了这场筹备已久的「遇见•北欧」家居生活艺术展,并携手瑞典驻上海总领事馆联合打造了“瑞典特别呈现”,展示首次登陆中国的瑞典家居设计品牌。

最火网络视频| 2000颗小钢珠奏响的音乐,你听过吗?

你也许看过各种各样的乐器演奏:锅碗瓢盆、废铜烂铁、菜刀砧板……而网络上也从不缺各种达人,用不同的技巧、装置来演奏音乐,不过由瑞典音乐人Martin Molin打造的这个“乐器”却仍然让一众网友疯狂——这台名为Wintergartan的装置就像一个巨型的木质八音盒,而它演奏的秘诀则是2000颗不断循环滚动的小钢珠。

GREEN DEVELOPMENT 瑞典 环保经济学的优等生

瑞典以优美的自然环境著称于世,首都斯德哥尔摩是2010年首届欧洲绿色首都奖得主。

北欧小城林雪平 顶尖科技公司的孵化园

瑞典国家军用飞机制造商萨博使林雪平成为著名的飞机之城。近年来,这座瑞典中部的小城又依靠发展科技产业,从工业城市变身科技创业之城。

瑞典“无钞化运动”的启迪

未来,我们都是“没钱人”钞票出现已经有1000多年了,但技术正在逐步消除现金的必要性,人们也越来越能接受无钞化生活。支付宝去年在加拿大对1500多人进行调查后发现,过半的加拿大人都支持无钞化,改用其它支付方式。

THE WEEK 一周 2012-06-09

既然在“贪污”一词已经成了印度热门政治话题的大背景之下,辛格的态度还能如此坚挺,那为什么还要极力阻止哈扎雷的团队对此进行的独立调查呢?

西格丽德•康佩臣:对焦瑞典当代文学

公布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文学院,每逢评奖前后都会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但在瑞典文学院所在地的瑞典,除却今年因获得文学奖再度进入公众视野的特朗斯特罗姆外,提及瑞典当代作家,人们很难报上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甚至问及专业从事出版行业的编辑们,能想到的也是在美国引起轰动转而在瑞典赢得关注的斯蒂格•拉森。虽然他的“千禧年”系列已经在全世界卖到两千多万册的疯狂纪录,但在中文世界,仅凭这些依然无法改变我们对当代瑞典文学的隔膜。

失焦的瑞典当代文学

公布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文学院,每逢评奖前后都会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然而在瑞典,除却今年因为获得文学奖再度进入公众视野的瑞典诗人特朗斯特罗姆,人们很难报上几个耳熟能详的瑞典当代作家姓名。甚至问及专业从事出版行业的编辑们,能想到的也是在美国引起轰动转而在瑞典赢得关注的斯格•拉森。虽然他的“千禧年”系列已经在全世界卖到两千多万册的疯狂纪录,但在中文世界,仅凭这些依然无法改变我们对当代瑞典文学的隔膜。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