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马尔默,用生态唤醒未来

马尔默,用生态唤醒未来

阅读数 2794

评论
摘要: 1990年代的工业危机过后,这座瑞典第三大城市开始复兴。趁着可持续发展的浪潮,城市兴建了许多生态居住区。尽管外来人口数量较多,失业率居高不下,马尔默仍不懈地塑造着生态城市的新形象。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每逢天晴,年轻人就会相约在Dania公园,从波罗的海水面的栈桥上一跃而下。这里7月的平均温度为15.6℃。这种行为当然遭到禁止,然而这些年轻人戏水的画面在网上疯传,成为了马尔默(Malmo)生活情趣的象征。公园占地2万平方米,由景观设计师Thorbjörn Andersson在一片曾经无人涉足的荒地上打造而成,距城中心500米。现在,只要有太阳,老老少少都会在公园的长椅或草坪上休憩。


马尔默被誉为瑞典谷仓,是欧洲著名犯罪小说家贺宁·曼凯尔(Henning Mankell)小说主人公库尔特·维兰德(Kurt Wallander)警探的家乡,小说对这里的自然环境着墨甚多,成群的黑色候鸟,永不止息的寒风,浓浓的大雾,揭示出瑞典社会平静外表下不为人知的一面。


直至上世纪80年代,马尔默都是一座繁荣的城市。传统上,马尔默的经济基于造船业和建筑相关行业,世界上最大造船厂之一的考库姆造船厂是马尔默支柱企业,许多家庭好几代人都在船厂工作。但是随着制造业重心从欧洲向亚洲转移,马尔默的经济渐渐衰退,工厂相继关闭,废弃的码头杂草丛生。而截至19世纪末,这里还有另一大巨头工厂——萨博汽车工厂,其于1990年被通用汽车收购,6年后工厂被关闭。


这些并购所带来的结果是灾难性的。马尔默本希望引进外来人口维持工厂运转,却在10年间失去了几千个工作岗位,引发了一系列不可避免的连锁反应,如社会公平、百姓压力、贫富分化等。


幸而,聪明的马尔默人很快就想出了振兴之法——自1990年代起,通过西港区城区改造等项目,大范围使用可再生清洁能源、采取垃圾分类回收和无害化处理,通过发展循环经济成功实现了从工业重镇向环保生态城市的转型;一举扭转了前工业城市的萧条衰败命运,甚至完成了一场堪称完美的华丽转身。


马尔默市的自行车道

马尔默市的自行车道超过425公里,城市人口中40%以上选择自行车上学或工作。


厄勒大桥

厄勒大桥连通马尔默与丹麦的哥本哈根,为马尔默城市复兴和新型城市定位提供了重要契机。


打造明日之城

去年6月15日的早间气温为11℃,酒店前台不止一次为此向游客表示歉意,计程车司机也是如此。瑞典人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吐槽他们糟糕的天气。寒风阵阵的时候,瑞典人会建议我们去厄勒海峡上著名的厄勒大桥游玩。桥梁长约8000米,于2000年落成,它打破了城市的闭塞状态,由此乘火车去丹麦哥本哈根的凯斯楚普机场只需30分钟。该工程算得上是一个非凡的创举,为马尔默城市复兴和新型城市定位提供了重要契机。跨国劳工们更是打从心底感到高兴,因为丹麦的工资高,而瑞典的物价更便宜。


但真正让马尔默备受全球青睐的,是一个名为“Bo01”的项目。在一次举办国际住宅博览会“City of Tomorrow”上,马尔默向全世界全面展示了未来生态之城的面貌,这便是“Bo01”。该项目后来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市政府随后也行动起来,在国家的扶持下,决议修缮西部港口港池。


应对工业危机,西班牙的毕尔巴鄂依靠的是文化产业,法国的里尔瞄准的是整个欧洲市场,马尔默则选定了可持续发展模式,开始大力整治港池内废弃的仓库、被污染的土地以及常年受海风侵蚀的船坞。15年后,西部港口不仅成为了一个特别的生活居所,也成为游客聚集的圣地。


建筑系学生成群结队地走在城市的街道上,道路两旁环绕着低矮的建筑,只有3-6层高。虽然居住密度颇高,但是建筑或是仿古的木制,或用玻璃和钢筋建造,各具美感。而不远处就是城市的地标建筑旋转中心(Turning Torso),目前是全欧洲第二高、北欧第一高的摩天大楼。它由西班牙建筑师圣地亚哥· 卡拉特拉瓦设计,灵感来自人体的脊椎转动,纵向分为九段,每段五层,下面两段用于办公,上面七段是公寓。


滨海区内,巨大的档杆保护着核心区域不受狂风的侵袭。在这里我们可以发现许多依水而建的房屋、艺术作品和生活区。原本是荒地的Saluhall 也被改造成了美丽的室内小吃集市。马尔默市环境部主任谢Kerstin Akerwall 曾表示:“马尔默要在2030年达到零碳排放的目标。西部港口的居住区已通过2兆瓦的离岸风力发电和1400平方米的太阳能电池板实现了自主供电,供暖则由地热来完成。”


确实,这一看似艰难的目标,实现起来其实没想象中那么困难,这点从“Bo01”城区的种种生态建设“试验”中已得到充分证明。具体体现在以下方面:能源系统、废弃物系统、绿地系统以及土壤改良。


如今“Bo01”城区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电力主要来自海上发电厂产生的风能和太阳能光伏发电技术,供暖则主要靠太阳能电池板和热泵,冷气来自热泵和含水层。太阳能收集与区域热网连通,预期输出每年热量需求的15%。热泵季节性的储能用于加热和制冷,从地下水和海水取用热量,与区域供热和供冷系统相衔接。


生态循环系统包括废弃物分类收集、厌氧产沼气和便利的收集系统。2008年,“Bo01”城区已实现对95.8%的垃圾进行分类回收或转化成生物燃气,只有4.2%的垃圾需要填埋处理。有意思的是,很多企业竞争回购社区垃圾,作为原材料进行可再生利用,产生巨大的商业价值。


“Bo01”城区几乎所有建筑屋顶都有绿化,既美观又可吸收雨水起到防汛作用,还能吸收热量,夏天基本不用开空调。每栋房屋墙根下有水渠引导雨水,汇聚到小区中央形成自然的小池塘。小区里还有各种鸟巢,各家门前筑起大花盆,一片鸟语花香。


土地改良方面,建立了超过400个测试点,将3500平方米的污染土壤运走进行处理,覆盖了1.2米厚的清洁土层。


然而跟所有高新城区一样,享受着高端先进且精细化管理的“Bo01”不可避免地陷入了“高价陷阱”。“这个城区仿佛是我们的实验室一般。”Akerwall 这样总结道。该项目的一个野心是将之发展为一个社会阶层融合的“实验室”,这点看来是失败了。目前该区域的居住者是新兴科技领域的年轻高管、众多建筑师以及艺术家。因为“Bo01”房建项目平均造价为其他项目的3倍,在那样的居住区里,人们力求的社会融合几乎是不可能的。


如此这般,Flagghusen应运而生。它是继“Bo01”后的另一个西港新区住宅项目,旨在建设可持续、价廉物美的住宅,让普通大众也买得起。马尔默市市长伊尔马. 瑞派鲁(Ilmar Reepalu)说:“如今技术成熟、成本降低,这样的住房并不比其他地方的房子贵。”


马尔默

自1990年代起,马尔默通过发展循环经济,成功实现了从工业重镇向环保生态城市的转型。


Massive Entertainment

Massive Entertainment 是马尔默的明星企业,发行过The Division等经典游戏。


兴建公共花园

城中另一个生态社区奥古斯滕堡(Augustenborg)的发展逻辑则完全不同,因而也呈现出完全不同的面貌。


这座城郊居民区于上世纪70年代飞速兴建,主要居住者为外来劳工,自巴尔干、东欧和非洲难民大量涌入之后,逐渐被瑞典本地居民遗弃。1998年的洪涝灾害迫使当局重新审视该地区的格局,并大胆提出了社群自治计划。“原本声名狼藉的社区被改建成了理想的居所。”John Block 如是说,他是斯堪的纳维亚屋顶绿化研究院的主任,研究院就位于该区域附近。“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改造计划中来,对于生活在那里的3000位居民来说,做一个文明的好公民变得十分容易。


人们在阳台上种植蔬菜,修建兔子宠物店供孩子们娱乐,甚至捐出了13个不同的垃圾桶以分选垃圾。”这位主任如此打趣道。他在市政大楼的屋顶上开辟了9500平方米的花园,那是世界上最大的绿色屋顶,也是城市的“绿肺”和研究中心。这里每年要接待2000名研究员和科学家。此外,在这座从不缺少绿意的城市里还有一处氧吧:3个占地面积极大的公园并立在城中区域,几座漂亮的老屋点缀其间。


马尔默所有旅店登记的订房数已有15万间房之多,其中既有想要在这座绿色之城一探究竟的游客,也有被这座充满活力、政策良好的城市所吸引的企业家。在这里开办企业的成本比柏林低20%,所以很多初创公司、天使投资人和企业孵化器都选择来这里安家。瑞典南部近年来就吸引了50家电子游戏公司,按比例来看比伦敦多出4倍。Massive Entertainment 是当地的明星企业,发行过包括Assassins Creed和The Division在内的数款经典游戏,2016年一个星期的销售额就达到了3.3亿美元。


“建筑师能参与到政府决策当中,这点很有意思。”瑞典大型建筑事务所White Arkitekter位于西部港口的分公司经理Alexandra Hagen对此倍感欣慰。她的团队目前正在进行一个大学医院的项目,市政府想要对其进行扩建并将其保留在市中心。她向我们表示:“做出这项决策需要勇气。对于一个想要转型发展和提升移民人口归属感的城市来讲,该项目能够增进社会融合,帮助实现城市发展的目标。”


马尔默大学

1998年,马尔默建成了一所综合性的大学马尔默大学,

校内特别开设了跟“绿色技术”有关的课程,如城市环境学等。


马尔默市市长伊尔马. 瑞派鲁

马尔默市市长伊尔马. 瑞派鲁说:“我们一直强调‘环保’,对于市民来说,身体力行的环保教育是非常重 要的。”


环保无了时

“Bo01”的成功引发了城市重建的热潮,但回顾最初,这绝非一个轻易做出的决定。瑞派鲁就曾袒露心声:“1994年底,正是在马尔默迫切需要转型的情况下,我成为这座城市的市长。为了推动马尔默向前发展,我面临抉择:发展旅游,振兴工业,还是开发新产业?1994年3月21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正式生效,这让我明确了未来的发展思路,那就是要把马尔默建成一座生态环保城市。”


向工业化时代告别,压力是巨大的,挑战有很多,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西部港口翻新项目。马尔默的西港区本由工业废渣填海而成,土壤中存在重度工业污染。为净化土壤,市政府组织了专门的团队首先对1万吨土壤进行处理,同时与开发商定下质量契约,要求每座建筑物必须贯彻节能环保要求,同时亲近自然。“改造处理过程中,我们曾面临很多质疑和指责,但是,当建成后的新城区亮相后,很多人开始明白,这是马尔默将长期受益的成功投资。”瑞派鲁不无欣慰地说道。正是在这番示范作用的启发下,清洁能源、高新科技、传媒、服务等企业纷纷加入这一热潮中,加速了马尔默的脱胎换骨。


转眼间20余年过去了,如今马尔默的城市街道主要为步行道,自行车道也已非常完善。电动汽车供居民们免费使用5年!生活区的有机垃圾由一个气动系统回收之后转化成生物气体,为城中的200辆巴士提供能源。瑞派鲁贵为市长,也大力支持环保,天天骑自行车上下班。


“在马尔默,5公里以内出行不骑车是可耻的。”他笑说。“我们一直强调‘环保’,对于市民来说,身体力行的环保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在考虑住宅新区建设的时候,我们会特别考虑在附近设立配套的公交设施、地铁线路。每年使用公共交通的马尔默市民都在成倍的增长。现在,马尔默市的自行车道超过425公里,城市人口中40%以上选择自行车上学或工作。”


不仅仅是从思想上提高市民的意识,马尔默之所以能成为一座环保之城,还在于其特别注重培养拥有这方面专业知识的人才。1998年,马尔默建成了一所综合性的大学马尔默大学。学校特别开设了跟“绿色技术”有关的课程,如城市环境学等。如今,当初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每年大约有七八千名高素质的学生带着对于清洁能源技术、清洁技术以及环保技术的专业背景走入社会,服务城市发展。


撇开沉重的话题不说,徜徉在保留着几分乡村气息而又非常祥和的市中心,看着天上飞翔的海鸥,马尔默无处不洋溢着活力与创新精神,这点任谁都无法否认,哪怕你只是一位行迹匆忙的过客。(本文部分内容选自总第21期《优仕生活》)


撰文— Geneviève Brunet、KOZUE 编辑— KOZUE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