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商业 > 财富 > 瑞典:数字医疗变革启示录

瑞典:数字医疗变革启示录

摘要: 当远程医疗产业加速扩张,人工智能“医生”日益风行之时,瑞典正以消费者为中心改造医疗科技创新生态系统……

说起最著名的瑞典女人,你可能会想起冷艳孤独的影星葛丽泰·嘉宝,她在1990年因肾衰竭逝世时已是84岁高龄,刚好是现今瑞典女性的平均寿命,也称得上长寿了,但在生命最后几年却是深受疾病之苦。


至于说谁是最著名的瑞典男人,那么首选可能是科学与商业头脑兼备的阿尔弗莱德·诺贝尔了。1896年这位发明家和实业家因中风逝世时年方63岁。据悉长年事务过于繁忙的他健康状况并不佳,常遭受消化不良、头痛、心绞痛及抑郁情绪的折磨。


自1901年开始,每年12月10日诺贝尔离世纪念日,诺贝尔奖颁奖典礼都会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120年来这一智识界盛会仅在1907年、1924年和1956年曾被取消,而2020年之所以第四次被取消,原因可想而知——新冠肆虐。


瑞典的疫情控制成效并不理想。截至今年11月22日,其确诊病例已超过20万,死亡人数突破6400人。


身为北欧最大国家,瑞典人口有1000多万,而丹麦、芬兰、挪威人口均不到600万,但就新冠每百万人口死亡人数而言,这三国远低于瑞典——丹麦约为135人、芬兰约为68人、挪威约为57人,而瑞典却接近623人,在全球100多个国家中高居第21位。


疫情暴发后,瑞典公共卫生机构反应之缓慢松懈,在检测、追踪、隔离及封停等措施执行上的不到位,在其国内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批评。批评者认为瑞典错失及时防控疫情扩散的良机,与其凡事追求共识,避忌公开表达分歧的文化根深蒂固有关。虽然瑞典公共卫生系统素来以全民医保而被称道,但在应对疫情时暴露出的不足之处真的值得深思。


人口100多万的首都斯德哥尔摩是瑞典医疗科技创新重地

人口100多万的首都斯德哥尔摩是瑞典医疗科技创新重地。


远程医疗,最入时的选择

如果说在新冠疫情阴影之下,有哪个行业反而呈现出良好增长势头的话,那么肯定非远程医疗产业莫属了。据《财富》 旗下调研机构 Fortune Business Insights 预计,2020~2027年,全球远程医疗市场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25.2%,到2027年市场规模将达5595.2亿美元,是2019年614亿美元的九倍以上。


瑞典政府颇有先见之明,早在2016年就确立了“数字医疗愿景2025年战略”,提出到2025年要成为全球医疗科技行业领袖。


瑞典每年的健康及医药服务支出占其5500多亿美元的GDP的11%以上,但由于其人口老龄化非常严重,两成以上的瑞典人年纪超过65岁,要照顾这么庞大的老年人群体,对政府的金钱及资源极限均是一大考验,而尽早发展好数字医疗产业,对未来解决相关难题肯定大有裨益。


比起诺贝尔和嘉宝来,生活在21世纪的老人幸运的是足不出户就可享受数字医疗服务。不妨先看看以下几个选择吧——首先是Kry。这款在线视频问诊服务应用自2015年推出以来,已累计提供了180多万次问诊服务。用户可通过手机视频连线Kry签约医生来场线上面对面问诊,医生会随后开出药方或推荐合适的专科医生,若你想购买相应药品亦可直接下单等待药店送货到家。


另外还有Coala Life。Coala心脏监测器2017年面世,它看起来像是一个小方块,但其实整合了无线听诊器及高保真心电图技术,把它放至你的心脏位置或后背肺部位置,检查结果就会自动传递至智能手机上的Coala应用,而只需要短短60秒,系统算法就可远程实时对你的心肺状况进行分析、评估和诊断,并提供后续整合医疗服务。


Aifloo推出的SmartCare则采用人工智能进行远程健康监测。只需佩戴一条腕带,预先安装在你家中的感应器,就能感知或“侦察”你的动作或体温的变化,并进行相应的行为分析,若觉察到有问题时就会立即通过手机应用提醒你的家人多加注意。


再有就是Actiste——Brighter公司推出的糖尿病护理服务了。Actiste 向订户提供一个长方形小黑盒,盒子左右两侧的圆筒,一个是胰岛素注射笔,一个是采血笔,而中间的液晶屏幕会显示血糖值的变化及胰岛素用量。它其实是一个联网设备,所采集的数据会实时通过手机上的Actiste 应用反馈给服务系统作分析。若你用的是物联网卡(eSIM)新款手机,那么当你的胰岛素、试纸或采血针用完时,Actiste 也能即时知晓并为你自动补给。可以说,Actiste 服务体现的,正是当下热门的大数据意识和物联网思维。


Flow,则是抑郁症患者的福音。这款手机应用教导情绪健康管理技巧,用户亦可搭配购买一个整合了经颅直流电刺激技术(tDCS)的简易头盔。该头盔的微电流能帮助平衡抑郁症患者左右前额叶皮质的活跃程度,从而有效缓解抑郁情绪。


接下来要提及的这两种服务则与普通人生活方式相关——


Lifesum,这款主打营养及减肥指南的应用在全球已有4500万用户,而且深受千禧一代欢迎;

Grace Health,一个专注女性经期及孕期护理的智能聊天机器人,你可通过Messenger 或What’s App向它进行咨询,无须智能手机,也不必下载应用……


说起来,瑞典的健康科技创新真的不乏可圈可点之处,但问题在于瑞典国内市场太小,就算把北欧五国都算进来,人口也不过3000多万,若想把市场蛋糕做大,势必得向海外市场进军。


目前来看,Kry已进入挪威、德国、英国、法国和美国市场(在英、法它以别名Livi 提供服务,在北美目前主推简易版应用Livi Connect) ;Coala Life则通过与当地伙伴合作的方式,先后进入德国、荷兰及美国市场;Actiste另辟蹊径,先到阿联酋等海合会国家,以及泰国、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开拓市场,去年在欧洲也已获得CE认证;Flow在英国市场成功登陆;Lifesum主攻北美和欧洲;Grace 很受非洲妇女欢迎……


可想而知,要开拓海外市场,得有充裕资金做后盾。据Dealroom数据,截至9月,今年瑞典健康科技产业已累计获得4.09亿欧元的投资,为近几年来的最高纪录。


其中,收获最丰的是Kry。今年1月,它在C轮融资中斩获1.55亿美元,领投者是加拿大安大略省教师退休金计划(OTPP),其他投资商还包括知名风投如美国Accel、英国Index和瑞典Creandum等。


瑞典人口老龄化显著,两成以上的人年纪超过65岁

瑞典人口老龄化显著,两成以上的人年纪超过65岁。


以消费者为中心打造新生态

充沛的资金池的确有助科技创新发展,但是瑞典整个生命科学生态系统的良好运作,才是其医疗科技企业真正得天独厚的地方。


说起瑞典生命科学之发达,首先要从充裕的人才谈起。据悉,瑞典共有3万多名科研人员,而当中每5人就有1人从事生命科学研究。GE健康、阿斯利康和辉瑞等跨国巨企都在瑞典设立研发中心,正因看中这里是6000多名生命科学人才汇聚的宝地。


就生物科技而言,瑞典在分子蛋白研究和生物制剂生产科技上领先全球;医疗技术方面,不但起博器、伽玛刀、肾透析仪等重大医学发明均诞生于瑞典,而且其放射性治疗及医学影像水平也属全球最顶尖;药物开发方面,除了影响源远流长的百年药企法玛西亚和阿斯特拉(已分别与美国辉瑞和英国捷利康合并),瑞典尚有数百家药企,在肿瘤药物的开发上尤为着重。


至于研发基础设施,瑞典国家生命科学实验室当然是最大亮点。该实验室共拥有1200多名科研人员及10个科技平台,其基因、蛋白质组学、生物影像科技及生物信息服务技术面向全瑞典的科研人员提供支持。


瑞典如此深厚的生命科学积淀,大可在远程医疗时代发挥作用,因为它正好是一个数字化程度极其发达的国家。


2020年,瑞典在“数字经济与社会指数”(DESI)排行榜中仅次于芬兰,该排行榜反映的是欧盟20多个成员国的数字化竞争力;而在覆盖全球134个国家的网络就绪指数(NRI)排行榜上,瑞典近两年来均居全球首位。另外,在个人电子健康纪录(EHR)系统方面,瑞典也似乎早有预见地做好了灵活调适和准备。


瑞典EHR体系一大值得借鉴之处就是——所有公民均拥有其个人电子健康纪录的全面准入权。瑞典人均有一个被称为“Swedish PIN”的个人身份认证号,用于汇集个人所有健康信息。只要登陆瑞典国家医疗门户网站“1177”,就可查阅自己的个人电子健康纪录了。


瑞典并没有采用全国统一的电子健康纪录系统,为补救这一短板,它打造了一个国家健康信息交换平台(HIE),以便协调不同健康信息系统和服务之间的沟通,让每个患者的不同电子健康纪录呈现为一份单一EHR。所有需接入个人电子健康纪录的客户或应用开发者,均必须通过HIE平台的唯一联接点和唯一API 实现。


更重要的是,瑞典让个人控制其电子健康纪录的使用授权。只有个人可以决定是否同意让第三方应用通过“患者指令联接平台”进入其电子健康纪录,也只有个人可以决定将哪些数据向第三方应用开放。也就是说,“1177”平台通过提供由个人控制的API,在个人健康信息隐私权的保护方面让个人兼有权责。


远程医疗产业加速扩张已是大势所趋,越来越多的人将采用在线问诊,家用联网医疗设备或通过传感器实现的远程健康监测等新式服务,而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算法在诊断、护理、药物开发或治疗方面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是意料中事。


或许,比起采用全国统一EHR系统的国家来说,瑞典现行EHR体系称不上是最好的,而且随着远程医疗应用和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其局限性可能也会日益突显,但至少这一体系对个人EHR与日俱增的重要性不乏充足的认识和准备。


2020年全球与医疗相关的大数据,不知是否真如估计所言,已是一个多达几十万亿G的“深海”?


不过,大数据再怎么大,普通人或许并不太关心,他们更关心的或许是如何周到防病并精准治病,而若没法获准了解个人全面且实时的健康纪录,远程医疗应用或人工智能医生再怎么高明也不能提供真正让人满意的服务。


以消费者为中心——这是时代对未来医疗产业创新生态系统的要求,或许也是数字医疗变革先行国瑞典带给我们的最重要启示。


欧美医疗科技历年风投总额比较


撰文—布浩 编辑—LIN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