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摄影”相关文章

夏季享乐水下摄影

炎炎夏日,是否已经开始或谋划亲水之旅了?今年让我们玩点不一样的,来水下摄影吧!拜数码技术发展所赐,这项乐趣将变得人人可得。带上防水的那些出行必备电子装备,记录、享受你的水之夏吧。

荣荣&映里:十年摄影之缘

10年来,荣荣和映里的名字交叠在一起,从富士山到长城,从摄影作品到生活……他们用摄影作为彼此最基础的沟通方式,一起创作,一起创办草场地的三影堂艺术中心。

北京小村看世态众生相—草场地摄影季

从某种程度上讲,在三影堂展出的2009 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发现奖获奖作品芮玛塔斯•维克迪斯的《乏味小村众生相》,就是这次“草场地摄影季:阿尔勒在北京”的微缩景观:关于乡村和城市的关系,关于摄影作为社会纪录或“摆拍摄影”,关于不平衡世界的平行,关于摄影的执著。

在Hyères预览时尚新意

比起流着贵族血液,浩荡而华丽的巴黎时装周,每年4月底至5月初的Hyères时尚与摄影节更像是一道清新宜人的餐后小点。在主场馆Villa Noailles——这座由法国著名园林建筑师Gabriel Guevrekian设计的别墅庭院里,身着法式chic风格的时髦男女看罢展览便三三两两躺在草坪上喝酒聊天。摄影师、设计师、各国编辑、纯时尚爱好者⋯⋯此时热热闹闹不分彼此,在这样有如草原音乐会的气氛中,Hyères时尚与摄影节已有了25年历史,而Viktor &Rolf, Sandra Backlund等一批设计师也是从这里开始受到关注。

Marc Riboud为了告别的纪念

Marc Riboud把一生都交给了摄影,因为那意味着一种激情、一种偏执。 他享誉世界也游历过世界,却始终对中国,对上海情有独钟。2004年巴黎欧洲摄影博物馆举办了他的个人回顾展,参观人数多达10万。2010年上海美术馆再次举办他的回顾展,策展人李凝说,“在email里,他反复强调这是最后一次展览。”Marc的中国好友肖全也说,“告别时我说欢迎你们再回来,但大家都知道,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到访中国,都有些伤感。”聚散总有时。有影像和记忆为证,一切都无憾了。

“秘制”城市瞬间

也许,这是87岁高龄的马克•吕布最后一次造访中国。自1957年第一次的中国行后,他每每都以潜伏姿态,秘密地用胶片制造眼里的中国。此次在上海美术馆举办的《直觉的瞬间:马克•吕布摄影回顾展》,是这位老人在50年摄影生涯里,亲自从35万张底片中挑选出的118幅作品,包括近期创作的少量彩色照片。就摄影成就而言,马克•吕布并未有前瞻性的突破与开创。但他对中国的情有独钟,让他镜头底下的每个瞬间,都染上了亲切的味道。

张元:有种的“杂种”

拍摄了《达达》之后,导演张元并没有急于完成根据张小波中篇小说改编的下一部电影《刽子手的花园》,而是筹划了一个摄影展。

摄影大师镜头下的名人肖像

“欧文•佩恩(Irving Penn,1917~2009)从来不是端上甜点的那类摄影师,他具有天生的优雅,就像他最爱的那台禄来单反相机一样,冷静地关注世界却不会在其中同化,这点也正是他作为一名摄影师的伟大之处。”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