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摄影”相关文章

iPhone摄影达人秀

iPhone拍照你我皆日日在实行,不过看到Macworld推举的iPhone摄影达人们的作品,一定会惊叹iPhone摄影可以如此之好。且向他们偷师一二,态度、配件、APP,让我们的社交照片更具冲击力。

glimpse of New Zealand 摄录新西兰

向南向南,到达遥远的南半球,“长白云之乡”新西兰以“绿色”著称,森林广袤,天然牧场和农场占国土面积的一半,地表景观丰富多样富于变化。是带着专业单反、诸多镜头还是仅有拍照手机的旅行?这次我们带着一只“大底”卡片机来发现它的美!有1英寸大型Exmor COMS影像传感器的索尼“黑卡”RX100开启了卡片式数码相机的新思路。

宋涛 &季炜煜 行进于“鸟头”的名义下

2004年,宋涛和季炜煜组建“鸟头”,至今十年。因工作关系,两人几乎同进同出。私底下,拍照、蹭饭、喝茶、看展、白相,无一不厮混一处。旁人眼里,他们等同连体。相像之处不仅限于自小同饮浦江水,相仿的年龄亦让其在叛逆时期收获对方的“青睐”,还包括讲上海话的语调,走路时东倒西歪吊儿郎当的腔势,也拷贝得丝毫不走样。十年来,重复拍照的行为,让“鸟头”的作品承载更多档案式的纪实意义。从刚落幕的纽约MoMA展厅里的“新摄影New photography”,到正在上海 K11购物艺术中心举展的“上海惊奇”,重复的世界,并不重复的叙事,才是“鸟头”玩耍的精要。

我爱它,我恨它,我显然需要它

现居伦敦的德国摄影师Juergen Teller,以一种与时尚作品相似的强烈情感来记录他的个人生活,将自己的自恋和自我展示暴露无遗。有时候他的作品表达了玩世不恭、自嘲和傲慢,而有时候则是坦诚和温柔。在伦敦当代艺术学会举办的个展“Woo”中,他别具风格的作品仿佛是一场社交集会,云集了时尚、艺术和电影界中他欣赏的人物。

荷赛,我们有点疲了

今年的荷赛奖结果公布后,摄影业界内外都一反往常的热烈讨论,而显得懒于回应。或许在“自媒体”时代、在苦难摄影主宰奖项的时代,我们更愿意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中找到更多惊喜与思考。

翻开Wolfgang Tillmans的摄影“新世界”

策展人、艺评人许宇,LEO XU PROJECTS创始人,在2012年被艺术杂志《artinfo》选为全球艺术界最有影响力的30名青年人物之一。

摄影与战争的交集

他们都是美国有名的摄影师,而且都不约而同地与战争扯上了关系。当荷裔美国人彼得•凡•阿格迈尔凭着他在美阿、美伊战争的拍摄作品,获得了W .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之际,我们特别邀请了曾因拍摄科索沃战争而两度获得普利策奖提名的华裔美籍摄影师陈本儒采访了他。对于战争摄影,这两位交往多时的老友,究竟又会碰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古佐瓦蒂:“超越身体”的捕捉者

古佐瓦蒂,这位曾经八度获得世界新闻摄影大奖的摄影师,永远坚持使用光学照相机,且全部使用黑白胶卷。而他在商业化和明星化主流之外展开的“超越身体”项目,更是另辟蹊径却又力求真实地记录了流逝时间中一些被忽略了的关于“体育”的零碎片段。

iPhone 摄影,离摄影到底有多远?

“几年前,诞生了一部机器,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荣耀,这个机器天天令我们思想震惊,使我们的眼睛讶异。不到一个世纪的光景,这个机器将会变成画笔、画板、颜料,以及灵巧、习惯、耐心、眼光,还有笔触、颜料色块、透明光泽、素描线条、起伏雕塑、完成度、逼真感。”如果说这部“机器”指iPhone,相信很多果粉都会赞同。而实际上,这部“机器”指的是照相机,这是1855年比利时画家AntoineWiertz谈论诞生不久的达尔盖银版照相术时说的话。如今,在广州TIT创意园举行的中国首个iPhone摄影展“城市闪影”,不仅是对“乔布斯希望重新发明摄影”(《史蒂夫•乔布斯传》作者Walter Isaacson语)的响应,更提出极具争议的话题:“iPhoneography,又一个摄影时代的开始?”

摄影师格瓦拉

切• 格瓦拉大概能算得上是世上最偶像派的政治人物了,除了英雄革命者形象,他亦是反主流文化的象征,甚至全球流行文化的标志。

肖全:记录是一种修行

几年前在上海遇见肖全,同样一身素色棉麻,那时说话谦和,却也上下端庄。这次再见,踩着拖鞋就蹦到你面前,然后一句“你好”,眼神直愣愣地过来,好像认识很久,却又很久不见。这是肖全给予的不设防,让对面陌生的脸孔没有戒心。对于肖像摄影师而言,这算是一种天赋。而这些年四处奔波,周游列国式地闯荡,也让他对“生命•旅行”的意义有更深重的凝望。

穿越欧亚大陆的东方快车

为向传统致敬,路易威登快车于今年3月5日缓缓驶入,停靠在巴黎罗浮宫方庭,搭乘着身着2012~2013秋冬女装系列的优雅乘客,惊艳全场。然而,巴黎却并非这段旅程的终点。现在,路易威登快车再次踏上跨越过往与今昔的精彩冒险旅程,跨越两个幅员辽阔的大陆,向东方进发。7月夏日,路易威登快车抵达东方巴黎—上海的繁华外滩,车门缓缓打开,身着盛装的模特们再次从车厢中鱼贯而出,以颀长优雅、层次分明的 A 字裙与携带众多精美的旅行箱包的行李员们一道,对品牌历史、时尚设计与旅行艺术作出完美诠释。美国著名摄影师The Selby是乘坐这个东方快车的幸运儿,他和我们独家分享了他的奇妙旅程。

Rankin 为了忘却的纪念

被喻为“名人影像君主”的兰金,作为应邀记录英女王60年登基庆典的10位顶级摄影师之一,在其20余年的从业时间内,曾经拍摄过无数世界顶尖巨星、政坛名流、文化翘楚。他的摄影展在6月光顾上海新天地,《周末画报》直接连线了还在英国的他,带来最新鲜报道。

贝尔纳弗孔:真实“谎言”的缔造者

法国摄影大师弗孔早在1995年就停止了摄影,可他要在中国举办首次个展的消息刚刚公布,竟引得国内诸多摄影师四处奔走相告,有的甚至不远千里飞来北京元•空间观看作品原作。由此可见这位摄影师在中国当代的非凡影响力。可很少有人知道,在弗孔内心他是一位羞涩的诗人和作家,摄影只是他另一种虚构式的写作。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