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摄影”相关文章

马良:这个鸟人

我要在你平庸无奇的回忆里,做一个闪闪发光的神经病。”创作的10年历程中,他一直都是一个褒贬不一、颇具争议性的艺术家。一直没有变的,就是这句“名言”。马良称自己是个“鸟人”,在直面各种质疑之余,也以此自嘲,笑傲江湖。在马良看来,美好就如同空气一般,是一个人活着就必须拥有的信仰。

池中乐

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拍摄一群喜欢四出游荡的滑板仔,他们经常去不同的地方找那些空置了很长时间的房子,然后把那些荒废了很久的游泳池清理一下,变成滑板场,非常有意思。Craig Fineman是1970年代非常重要的专门拍摄极限运动的摄影师,这一本《Pools by Craig Fineman》主要拍摄在空置游泳池的滑板仔,黑与白的影像把动态的一刻变成了寂静的时光。

伸向世界的摄影机

很少人真正有机会踏上非洲,然而通过一部名为《非洲》的纪录片,每个人都可以深入观察那片富饶土地上的野生动物和自然风光。这样依靠摄像机传递奇妙世界的工作,Neil Nightingale已经做了几十年,他踏遍了地球上所有角落,在他看来精彩的不仅是镜头拍下来的美丽画面,从想法变为影像的过程和拍摄中蕴含的情感,都是故事。

AJ x费斌 源于摄影的分享与表达

AJ和费斌的关系建立在一起“吐槽”另一位朋友的摄影作品之上,如今他俩的初次合作正巧也和摄影有关:AJ创立的摄影作品网站即将在三里屯太古里橙色大厅举办“留光悦影The color of light”展览,费斌的团队承担了展览的空间设计工作。

别了,卡片机

卡片机末日来临,这将威胁到相机商的生存,并改变竞争格局吗?

摄影师

不知道你有没有检查过摄影师朋友们的包包,他们的包包可是一个大大的宝藏,里面藏匿着太多科技感又十足时尚化的科技产品。如果你也是一个摄影师,你又没有那么多新奇好玩的items,那一定要记下我们今天推荐的它们,让你的包包和你的摄影生活丰满起来。

在荒野之街

森山大道捕捉出的,是藏匿于喧嚣世相里的黑暗咒语。

年轻艺术家的“港台证”

“加油站”是Vanguard画廊专为年轻艺术家设置的展览项目,今年已经第六年。来自台湾的许哲瑜和来自香港的林博彦成为这次“加油站”的主角。因为地域的不同,分别出生于1985年和1988年的两位新人,在选择媒介和主题诠释上亦呈现出各自的成长氛围。许哲瑜的录像装置,偏重历史与新闻,实则是对媒体消费的思考;主修建筑的林博彦,摄影作品中人与建筑与环境的关系,也是香港创作空间日益萎缩的侧面。借助港台两地艺术家的阐述,反观的是内地年轻人在全球语境里的异同。

An Alternative View 高定新看法

每一次到了高级定制时装周时,大家感觉上都变得特别严肃,好像什么都要以特别的物料、花了多少时间的人工手艺来作价值衡量,有点没劲。其实即使是高级定制服,也是要穿在身上才显得有意思。

型格绅士 卓越典藏——奥林巴斯PEN E-P5

梦想,来自年少时不经意埋下的种子:偷偷拿出父亲的PEN相机,学着大师的样子,从取景器里观察方寸世界中的美妙景象。ALEX从小就喜欢摄影,崇拜那些记录经典时刻的摄影大师们,当男孩变成了男人,ALEX对摄影的偏爱和对大师的崇拜却始终没有变。只是按下快门向经典致敬的时候,手中的相机变成了拥有无与伦比精致设计和前所未有操控快感的新一代灵魂旗舰PEN E-P5。

东瀛“豆腐匠”

“面对摄影机时,我想的最根本的东西是通过它深入思考事物,找回人类本来丰富的爱……说那东西是人性可能过于抽象,算是人的温暖吧。我念兹在兹的,就是如何将这种温暖完美地表现在画面上。”

iPhone摄影达人秀

iPhone拍照你我皆日日在实行,不过看到Macworld推举的iPhone摄影达人们的作品,一定会惊叹iPhone摄影可以如此之好。且向他们偷师一二,态度、配件、APP,让我们的社交照片更具冲击力。

glimpse of New Zealand 摄录新西兰

向南向南,到达遥远的南半球,“长白云之乡”新西兰以“绿色”著称,森林广袤,天然牧场和农场占国土面积的一半,地表景观丰富多样富于变化。是带着专业单反、诸多镜头还是仅有拍照手机的旅行?这次我们带着一只“大底”卡片机来发现它的美!有1英寸大型Exmor COMS影像传感器的索尼“黑卡”RX100开启了卡片式数码相机的新思路。

宋涛 &季炜煜 行进于“鸟头”的名义下

2004年,宋涛和季炜煜组建“鸟头”,至今十年。因工作关系,两人几乎同进同出。私底下,拍照、蹭饭、喝茶、看展、白相,无一不厮混一处。旁人眼里,他们等同连体。相像之处不仅限于自小同饮浦江水,相仿的年龄亦让其在叛逆时期收获对方的“青睐”,还包括讲上海话的语调,走路时东倒西歪吊儿郎当的腔势,也拷贝得丝毫不走样。十年来,重复拍照的行为,让“鸟头”的作品承载更多档案式的纪实意义。从刚落幕的纽约MoMA展厅里的“新摄影New photography”,到正在上海 K11购物艺术中心举展的“上海惊奇”,重复的世界,并不重复的叙事,才是“鸟头”玩耍的精要。

我爱它,我恨它,我显然需要它

现居伦敦的德国摄影师Juergen Teller,以一种与时尚作品相似的强烈情感来记录他的个人生活,将自己的自恋和自我展示暴露无遗。有时候他的作品表达了玩世不恭、自嘲和傲慢,而有时候则是坦诚和温柔。在伦敦当代艺术学会举办的个展“Woo”中,他别具风格的作品仿佛是一场社交集会,云集了时尚、艺术和电影界中他欣赏的人物。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