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音乐”相关文章

赵珂:让热爱变成职业,它也还是我的热爱

我现在的野心是让气运联盟乐团更上一个台阶,作为一个乐队来说,它能更像一个乐队,有自己的风格。在节目里,我们还没有摸索到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不如趁现在有时间去摸索什么是适合我们的,玩点我们擅长的,这是我目前能想到的最大的、最好的野心。

田鸿杰:该跨过的,我跨过了

在气运联盟乐团里,我给自己的角色是文化输出,是说有些事情有我自己的看法。如果说主唱的身份,我们队有四个主唱,这个位置没有什么可讲。马哲可以弹吉他、弹贝斯,老胡会打鼓,小李弹键盘,赵珂可以Rap,大家都有一个不同的点,但我确确实实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主唱。

胡宇桐:稳住,我们又要出发了

我理想中的红,是我们的音乐作品流传出去,让大家都知道了气运联盟乐团。知道了气运联盟乐团之后,知道它那个还没卸任成功,还没退休成功的F MAN鼓手,这样就足够了。

大波浪 困局与自由

我在人前社交生活中表现得与他人无异,但内心却无时无刻不承受着抑郁的折磨,我时常感到孤独,无力,绝望,像是顶着一张蓝色的脸行走在宇宙的边缘。”这是李剑在专辑中的自白。

遗忘俱乐部 直面真实

于遗忘俱乐部主唱刘忻而言,儿时的记忆就像是一部无声展开的默片。长大一些,音乐开始弥补了她生活中因为一些东西缺位造成的空洞。“天天听Michael的歌,直到后来在Michael的演唱会视频里,我看到一个披着卷发,戴着礼帽,裸着上身的男子在台上弹吉他,他太酷了。”那个风头盖过Michael的吉他手颠覆了刘忻此前对于音乐的认知,也就是他,为刘忻打开了感受摇滚乐的大门。

探索着自我与女性之美

2012年Rui Ho来到巴黎求学,最初想要成为唱作人的她,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制作人,便开始自己学习制作,这期间,在适应巴黎非常“Bobo”的生活方式的同时,她也接触到了巴黎夜生活的另一面,Ballroom,走秀、Voguing比舞……也是在这时,她加入了传奇的Ballroom家族House of Ninja,成为这个国际大家庭的一员。

后海大鲨鱼 跌进生活黑洞

在后海大鲨鱼成立的第十六年,乐队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新歌《奔跑吧,年轻的巨人啊,反正会跌倒》。沉寂两年之后的再次发声更像代表了乐队的心声。。这首歌延续了《超能力》里鲨鱼对于超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着迷于中国古代传说的付菡,脑海中常浮现出巨人奔跑在平原上,追逐着巨大太阳的画面。

傻子与白痴 当下即是永恒

“我们的梦想是找到自己内心想要听到的声音并把它呈现出来。”蔡维泽欣赏披头士,他认为披头士正是找到了自己内心想要听到的声音,最终开创了一个时代。

音乐世界之外,坂本龙一的生活美学

前不久,电影《第一炉香》放出了预告片,而其中尤其惊喜的一点是,电影音乐监制是“新音乐教父”日本音乐家坂本龙一。 从2018年末造访北京开始,最近两年时间,坂本龙一开始越来越多地向中国投入精力,去年年初首次在国内直播,不久又开通了中文微博。他和中国的日益亲近,也让我们越发希望了解在音乐之外,坂本龙一有着怎样的面貌和生活。

范丞丞:暗涌

刚刚20岁,他就是一个喜欢写歌的 rapper,一个初试荧幕的青年演员,一个完全没有偶像包袱的综艺新秀,既“酷”,也有“趣”。乙世代的独树一帜和不拘一格,在他身上有着强烈的显性表达方式。破与立之间,步履不停,带着持续稳定的优质音乐作品而备受瞩目,范丞丞正在打破很多人对爱豆的偏见。破圈进行时,他的个性可能比风格更加熠熠生辉。

DJ村上春树:哪有人会喜欢孤独,不过是音乐给人力量

村上春树最开始的职业不是小说家,而是一家爵士乐小酒馆的老板。

新冠听起来什么样?科学家将蛋白结构谱成音乐

新冠病毒来势汹汹,麻省理工学院的马库斯·布勒(Marcus Bueller)用人工智能将新冠病毒结构转化成音乐,协助科学家发觉显微镜下遗漏掉的病毒细节。布勒不仅仅是麻省理工学院的一名教授,他还是一名音乐家。他擅长开发人工智能模型,声音化结构细节,并以此设计新的蛋白质。目前,布勒的实验室已经应用该方法来模拟导致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高传染率的突刺蛋白的振动特性。他们的研究成果有望帮助科学家找出阻止病毒传播的最佳方法,从而开发出潜在的治疗方法,预防未来可能出现的病毒爆发。布勒认为,透过音乐,研究人员能寻找与病毒结构有着相似旋律和节奏的蛋白质,并让其成为有效的抗体。而在美学的层面上,“这种音乐艺术教会了我们,作为对立的两极,生与死之美之间存在的微妙的界限”。(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华晨宇 伊甸园里的自由者

五年过去,火星弟弟到火星大魔王,华晨宇的身上还是带着浓浓的少年心性。和他沟通拍摄细节,他就像个小朋友一样认真盯着你看。说起让他拿着吉他唱几句,他立马就朝你笑开了。拿着吉他倚靠在桌子边,即使只是浅浅哼唱,却很有力量。弹完吉他,他才像酣畅淋漓跑了一场过完瘾的小孩,喝着夏天离不开的冰汽水轻叹一声:“有点累累的。”火星的标签没有让他圈住自己,反而让他在自己的音乐伊甸园里成了王,自由歌唱。

张有待 用音乐认识世界

北京玩音乐的人里,很少有不知道张有待的。他做了近三十年的DJ,名字后面通常跟着一连串“第一个”的头衔:中国第一个在电台播放摇滚乐的,第一个做爵士乐的,第一个放布鲁斯的,第一个放电子乐的DJ……顶着如此多第一的头衔,张有待说自己最想做“音乐的耳朵”,用音乐认识世界,再将自己热爱的音乐传播给更多人。

RICH BRIAN 音浪入侵

夏天属于音乐。五十年前的夏天,Woodstock定格为流行音乐史上最难忘的盛会之一,这场属于年轻人的抗议伴随着性解放运动,造就了影响力持续至今的时装文化,嬉皮、波希米亚、扎染……今夏七月,睽违近一年半之久,印尼歌手Rich Brian发行了第二张专辑《The Sailor》。他化身远赴重洋的水手,以音乐细述美国梦。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