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后海大鲨鱼 跌进生活黑洞

后海大鲨鱼 跌进生活黑洞

摘要: 在后海大鲨鱼成立的第十六年,乐队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新歌《奔跑吧,年轻的巨人啊,反正会跌倒》。沉寂两年之后的再次发声更像代表了乐队的心声。。这首歌延续了《超能力》里鲨鱼对于超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着迷于中国古代传说的付菡,脑海中常浮现出巨人奔跑在平原上,追逐着巨大太阳的画面。

在后海大鲨鱼成立的第十六年,乐队在网上发布了自己的新歌《奔跑吧,年轻的巨人啊,反正会跌倒》。沉寂两年之后的再次发声更像代表了乐队的心声。。这首歌延续了《超能力》里鲨鱼对于超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着迷于中国古代传说的付菡,脑海中常浮现出巨人奔跑在平原上,追逐着巨大太阳的画面。故而借“巨人夸父”这一神话原形,用每一个音符和声音构建这个魔幻世界的同时,又做了立足于现实的表达:每个人都有跌倒的权利,也要有一往无前奔跑的勇气。即使已经遍历过跌宕人生可能遭遇的种种情况,但仍有未知和期待牵引自己向前翩飞—从《猛犸》的“浪费了太阳也不感到悲伤”到“追着太阳跑”,也是处在生命不同阶段的鲨鱼世界观的逐步进化—这群悲观的乐观主义者从漂泊在放浪时光的勇敢不羁,到开始坚定目标去追逐那巨大的存在。


付菡: 紫色廓形花纹上衣、黄色丝绒裤子均为Acne Studios,Loewe 灰色毛毛头饰、靴子为私物
王梓:Marchen 黑色拼接外套,Loewe黑色徽章帽,Gucci白色运动鞋,白色T恤为私物
伍晓东:条纹衬衫、红色夹克 均为 Gucci,Cheese4e墨镜
王静涵: Vivienne Westwood 格纹外套,Jimmy Choo 白色球鞋


2004年,在livehouse看完演出的付菡激动地给大学同学曹璞打电话说“我们一起组乐队吧”。曹璞是付菡当时认识的唯一一个与“搞音乐”这件事沾边的人,曹璞弹琴,付菡唱歌,两个人搭起台子,又缘分地招揽到贝斯手王静涵和鼓手小武,就这样,初代后海大鲨鱼登场了。


从最开始到现在,后海大鲨鱼在付菡的眼中已经经历了三个不同的阶段。组建之初,年轻的后海大鲨鱼和Carsick Cars 、Snapline、哪吒三支乐队一起搅动了彼时北京摇滚乐环境日趋单调和乏味的气氛。与之前的中国摇滚联系稀薄,他们直接从令年轻人振奋的欧美摇滚乐中寻找启发自己的元素,使得当时的乐迷和观众耳目一新,他们给自己的联合巡演取名字,叫“No Beijing”。


“那个时候凭借直觉做了很多很直接的音乐,在形式上也进行了比较大胆和前卫的探索。”那是后海大鲨鱼经历的第一个阶段。当年轻的荷尔蒙和热情在某一次时髦、炽烈的party后消耗殆尽,宿醉的不适感延续到第二天的生活,乐队的成员们开始感觉到迷茫,出走、旅行,回归生活,乐队被暂时放在一旁。这是付菡所说的第二个阶段,四个人各自修行,纾解内心的矛盾和执着,“满天的星光啊,哪里是我的家”,最终,一起度过十年青春的乐队成为彼此的心之所依,豁然开朗的后海大鲨鱼最终制作出包含《猛犸》、《Bling Bling Bling》等乐队金曲的第三张专辑《心要野》。


“这张专辑中,我们从那种形式上更新、更时髦的音乐回归到了对更加本质的音乐的尝试,它的创作过程就是追索乐队每个人跟自己以及这个世界如何相处的过程。”付菡介绍《心要野》中的歌曲,很多来自于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以及想象力的发散。她用《88奥林匹克》举例,有一天自己在街上看到拥堵的车流,当红绿灯转换,所有的汽车就冲出斑马线,“就像在奥林匹克,发令枪响,所有人都冲出起跑线。”那种被生活簇拥的憋仄让付菡的幻想如同升起的气泡—一个边赶车边吃方便面的女孩,最终摔倒在地铁里,跌进生活的黑洞。


2018年到2019年,乐队成员们更多回归到各自的生活。“我们就像七龙珠一样,愿望实现就又分散到了世界各地。”付菡笑着用比喻结束对过去的追忆。现在是乐队的第三个阶段,有一起经历过风雨的成员离开,也有新的成员加入,因为每个人对音乐的理解和追求并不相同,人事变动也带来音乐风格上新的碰撞。


参加《乐队的夏天》第二季,对新生的后海大鲨鱼是一次磨炼。后海大鲨鱼的表现并不理想,有人问付菡后悔参加节目吗,付菡否认。对乐队的每一个成员来说,参加节目让大家进行了一段时间高密度的排练,人员更替的陌生在逐渐被打磨褪去,默契在新的后海大鲨鱼里被滋养发芽。


当提到这次参加节目还有哪些感触的时候,付菡思忖片刻,回答道:“这个过程虽然确实有很多波折,但也是人生中的一个体验;当然也留下了许多遗憾,没能多演几首歌,把这些音乐在舞台上展示出来是我留下最大的遗憾。”


2018到2019年,后海大鲨鱼好像消失了一样,这段时间你们在干什么?

付菡:我们现在一是在写新的东西;二是我们在新的环境下在对之前的音乐重新编曲,加入新的元素,让原来的歌不断升级。比如说现在我们加进了小号,以前可能更多的是萨克斯风,但是在《乐队的夏天》我们跟其他的乐手有更多的合作之后,我们希望可以把此前没有试过的乐器放进来,可能会让这些歌有更丰富的色彩。


《奔跑吧,年轻的巨人啊,反正会跌倒》这首歌在传递什么样的情感?

付菡:可能在这几年里经历的生活,在这个过程当中体会了一些以前可能没有那么强烈的感情,包括生活上的一些挫折,我觉得可能在表达一些挫败感和激励自己的情绪。但也不是完全说出来,经历人生的挣扎之后的那个过程,其实在我们以前音乐会没有那么多。


参加《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王梓:其实就是新的阵容得到了磨合和锻炼,之前因为疫情我们有半年多都没怎么排练,通过这个节目我们加强了排练,每个人的默契都会比以前多很多,自己对每首歌的把握都会好一些。


经历过最别致的舞台是什么样的?

付菡:我们在公交车上演过,当时参加一个节目叫 《Stage》,冬天天还没亮,我们乘坐从左家庄开往育新小区的379路公交车,就在车上演出。我们把小号从车窗里伸出去,在清晨的在马路上吹着小号,吹《超能力》那首的主旋律时瞬间感觉特别美妙。而且我唱的时候其实就是车上挤满了上班的人,特别好。


如果你们可以自由选择在任何一个空间去搭建舞台,完成一场表演的话,你们会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去办这场演出,会搭建一个什么样的舞台呢?

付菡:动物园,在狮虎山上演。

王梓:在水里,一边浮潜一边演出,或者在那种可以漂浮在海面上的大气球里。


在过往有哪些觉得特别幸福的时刻?

王梓:以前每次在机场集合去外边旅游—不,去演出的时候特别开心,觉得跟旅游一样。我和曹璞,我们俩老爱胡说,一路上就会聊得特别开心。

王静涵:办完专场的时候。

付菡:录音的时候我很开心。我是一个幸福感比较低的人,录音的时候定下一个小目标,然后实现目标的那一瞬间我觉得很幸福。但是闲下来就觉得得赶紧找一个新的事,我需要不断找新的事情来完成。



 

监制—高迟 统筹、编辑—刘思岑 摄影—Julian Song RevivalStudio 造型—梨花 采访、撰文—黃尧
发型—刘涛Taoliu 妆容—Rui 时装助理—Maymay、昕、阿福 发型助理—郭跃华、肖维泽 化妆助理—六六、颂颂 制片—薯片 RevivalStudio 制片助理—江山 摄影助理—小勐、子豪 灯光助理— 新元 RevivalStudio 后期—Gantz

RevivalStudio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