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大波浪 困局与自由

大波浪 困局与自由

摘要: 我在人前社交生活中表现得与他人无异,但内心却无时无刻不承受着抑郁的折磨,我时常感到孤独,无力,绝望,像是顶着一张蓝色的脸行走在宇宙的边缘。”这是李剑在专辑中的自白。

组建大波浪乐队之前的李剑经历了一段很困难和迷茫的时期。


2012年,李剑离开逃跑计划乐队。他身上的标签—“逃跑计划键盘手”,给他重组乐队带来了许多不便,他人对逃跑计划音乐风格的刻板印象并不契合李剑对新乐队发展的想法。“换了很多人,直到邢星进来后,乐队才终于走起来了。”


邢星是大波浪第一个固定的成员。为什么相中邢星,李剑回答是因为相似的成长经历和接近的审美趣味。Joy Division是对两个人影响都特别深的乐队,邢星说,第一次和李剑吃饭的时候,感觉像是Joy Division传记电影《控制》里的场景还原。


 


《乐队的夏天》积分赛的第三场,要求是给自己最在意的人唱一首歌,大波浪选择了《他的方式》,李剑把这首歌献给邢星。2018年,邢星因为个人原因短暂离队。“我从那时开始意识到,人这一生并不能遇到很多跟你投契的人。”那段时期让李剑非常痛苦。在歌词里,李剑用“天各一方”来表达对这种离散的负面感受—幸运的是,邢星又回来了。


《蓝色的脸》是大波浪的第二张专辑。专辑文案中提到,这张专辑所观照的是隐形抑郁症患者。通过专辑,李剑希望人们能对这类人群给予更多的关爱和理解。“我在人前社交生活中表现得与他人无异,但内心却无时无刻不承受着抑郁的折磨,我时常感到孤独、无力、绝望,像是顶着一张蓝色的脸行走在宇宙的边缘。”这是李剑在专辑中的自白。


Vintage Jean Paul Gaultier from TERMINAL69墨镜,
浅驼色针织衫 枣红色丝绒长裤

均为Fendi


后来聊到大波浪最理想的演出舞台是哪里时,李剑说是希望小学,是乡镇和村庄。他想和乐队一起开着货箱可以展开成为舞台的卡车去这些地方演出,“因为他们需要关注,也需要关爱,不能被社会所遗忘”。敏感、忧郁的性格,和他对于弱势群体的观照与共情似乎互为因果。


当我们聊起在《乐队的夏天》的舞台上表演,和别的舞台演出有什么区别时,李剑回答:“舞台其实只是《乐队的夏天》的一个部分,通过对话和对生活场景的拍摄,节目可以把整个乐队,以及个人挖得特别深,最后的呈现就会很立体。”这是李剑参加《乐队的夏天》的初衷,他希望通过这个节目,让更多人了解自己,了解这支乐队。


除此之外,《乐队的夏天》留给乐队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信任” —调音台和舞台之间的信任。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乐队演出从来不戴耳返,因为佩戴耳返意味着对调音师水平的完全信任,在此之前,大波浪只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声音,所以在《乐队的夏天》里戴上耳返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0”的突破,“以前我只相信自己的耳朵,现在会相信调音师传给我的那个声音。”


李剑:Vintage Jean Paul Gaultier from TERMINAL69 墨镜,
印花衬衫、灰色长裤、黑色拼接针织夹克衫、黑色低筒厚底靴 均为Fendi
邢星:棕色羊毛针织衫、亮黄色西装套装、棕色墨镜 均为Fendi,项链为私物
李赫:黑色大衣、灰色裤子、黑色皮革针织拼接马丁靴、字母墨镜 均为Fendi
张一航:真丝印花衬衫、灰色长裤、驼色羊毛大衣、棕色麂皮网面拼接运动鞋、黄色墨镜
均为Fendi


在参加《乐队的夏天》之前,大波浪就已经做好了两张新的专辑,《新逻辑》和《不止一面》,《新逻辑》是在他们电子风格技术的升级版,另一张专辑《不止一面》则会有一个反差感很强烈的表现。“要是参加完节目再去做专辑,可能就做不出来了。”李剑开玩笑,但这也是大波浪在节目之后所面临的困局。一方面,乐队收获了关注;但另一方面,李剑忽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因为你想做的一些事情,这个时代并不想让你做,那么原本做乐队的逻辑不适用了。”


李剑在节目中说自己喜欢姜文,他觉得姜文总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也有能力去实现想做的事—但大波浪做不到。“每天有各种人跟你说你要干什么,其实很多事情对于我来讲,我都不想做。”向往“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工作状态,在收获了关注度以后,大波浪在寻找一种自洽的自由。


李剑: Dunhill 红色皮质长裤,Bottega Veneta 尖头靴子,Vintage Comme Des Garcons 黑色西装,Vintage Martin Margiela 三角形状项链,Vintage Jean Paul Gaultier 墨镜
均为TERMINAL69
邢星:Simon Gao花色短袖外套,Givenchy黑色靴子,Fendi棕色墨镜,项链为私物
张一航:紫色橡胶背心、格纹外套 均为Givenchy Fendi黄色墨镜
李赫:红色橡胶背心、黑色长外套、黑色长裤、黑色皮靴、银色挂饰 均为Givenchy,
Fendi字母墨镜


在《乐队的夏天》节目中看到其他成员对李剑的评价几乎都是非常严谨、严苛、严肃,李剑怎么评价其他人?

李剑:他们三个人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亮点。比如像邢星,他的闪光点就是他在舞台上的那股摇滚的劲儿,包括喊那两嗓子的劲;李贺和一航都非常有自己的特点,业务能力特别棒。另外我觉得我们几个人可以相互包容,能发现身边人的闪光点。


在《乐队的夏天》节目中,大波浪选择改编的音乐,往往都是非常通俗的国民流行金曲,以独立音乐审美相对小众的视角看起来并不“高级”,为什么会偏好对这种歌曲的改编?

李剑:如果只是选一个自己喜欢的歌曲去改编,我觉得可能不是特别好,本身原歌就没多少人听过,你再费半天劲给它改了,就失去了改编的意义,我是这么认为的。当然我们还有一个选择的前提,就是这首歌真的会有打动我的地方。


随着《乐队的夏天》的推进,刚开始心态可能比较放松和随意,但有没有从某一刻开始觉得自己好像可以留下,可以去争名次,有机会接近Hot 5,开始有类似心态的转变?

李剑:我们一直以来都是只在音乐上较劲,从来没有想过我们这场要拿什么分数。因为自己又不知道现场观众,还是评委怎么给自己打分,越想拿什么分数,就会越分心。我们会针对每一场演出,无论改编或者原创,仔细想怎么去好好地把这个舞台完善,想要不给这场演出留下遗憾。


如果你们可以自由选择在任何一个空间去搭建舞台,完成一场表演的话,你们会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去办这场演出,会搭建一个什么样的舞台呢?

李剑:我其实最想的是去希望小学、山村演出。开着一辆卡车,那种车厢展开就是舞台的卡车,去村头之类的地方演出,虽然可能大部分人听不懂我们的音乐,但是没关系,我们可以用语言来告诉他们。因为我觉得这部分人也需要关注,也需要关爱,不能被社会所遗弃。


有没有比较喜欢的乐队或者音乐?

李剑:我们共同最喜欢的是Joy Division,Joy Division是影响大波浪最最深的乐队,就没有之一,他是大波浪的根源。当然New Order对我们的影响也很深,比如说我们因为他们的风格变化而加入了更多电子的元素,我们的新专辑《新逻辑》,很多灵感就是受到New Order新的风格和方向的影响。此外,我比较喜欢Depeche Mode,尤其是新浪潮时期的第一张专辑《New Life》,那张专辑与Depeche Mode后来的一部分作品就不一样。我觉得一支乐队只有不断地进步,不断地变化,才能维持住自己艺术的生命力。



监制—高迟 统筹、编辑—刘思岑 摄影—Julian Song RevivalStudio 造型—梨花 采访、撰文—黃尧
发型—刘涛Taoliu 妆容—Rui 时装助理—Maymay、昕、阿福 发型助理—郭跃华、肖维泽 化妆助理—六六、颂颂 制片—薯片 RevivalStudio 制片助理—江山 摄影助理—小勐、子豪 灯光助理— 新元 RevivalStudio 后期—Gantz

RevivalStudio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