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诺贝尔”相关文章

周轶君:钱只去它去的地方

本届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三个人,其中两人是夫妇,表彰他们对贫困本质的揭示与对抗。艾丝特·杜芙若、阿巴希·巴纳吉和迈克尔•克雷默的研究,改变了人们对穷人的固有印象:他们穷,因为他们懒。

2019诺贝尔物理学奖揭晓

当地时间10月8日,北京时间10月8日17时45分许,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吉姆·皮布尔斯(James Peebles)、米歇尔·麦耶(Michel Mayor)和迪迪埃·奎洛兹(Didier Queloz),以表彰他们在天体物理学方面的发现。诺贝尔官方新闻稿中写道:“他们的发现,永远改变了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2019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揭晓

瑞典当地时间10月7日11时30分(北京时间17时30分),201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正式揭晓,授予威廉·凯林(William G. Kaelin Jr)、彼得·拉特克利夫(Sir Peter J. Ratcliffe) 以及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三名生物学家该殊荣,为表彰他们发现细胞感知并适应可用氧的成就。

诺物理学奖打破55年“唯男”史,女得主难在哪

当地时间10月8日,随着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公布,2018年诺贝尔奖的各大领域奖项尘埃落定。尽管诺贝尔文学奖因瑞典文学院性丑闻事件被推迟一事留下了不光彩的印记,但今年足足有3名女性得主也算是一丝安慰。她们不仅打破了诺贝尔奖3年无女性获得者的历史,更打破了物理学奖55年的“唯男”时代。

特朗普又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这次因为文在寅

朝鲜半岛的局势大升温无疑是近期最吸引世界眼球的事件,而特朗普也趁势蹭了诸多热度。4月27日,朝韩两国领导人在板门店举行峰会,这是战后朝鲜最高领导人首次踏上韩国土地,而在2000年,韩国前总统金大中就曾因举行了首次朝韩领导人峰会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中微子振荡: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研究

中微子是一种质量非常小的基本粒子,几乎不和其他物质相互作用。但它却是除光子外,宇宙中含量最多的粒子。 2015 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日本科学家 田隆章和加拿大科学家阿瑟 • 麦克唐纳,以表彰他们发现中微子振荡,证明中微子有质量。然而你可能还不知道,中微子振荡是什么,以及这两位科学家为什么获奖?

INDIVIDUALIZEDDOCUMENTATION 他们笔下的时代与真实

1919年,苏俄女诗人玛琳娜•茨维塔耶娃(Marina Tsvetaeva)在《致一百年后的你》中写下:“我看到你风尘仆仆,寻觅我诞生的寓所—或许我逝世的府邸。”将近100年过去了,曾经的栖身之处纵已湮灭无痕,但她和同时代东欧女性作家们留下的作品及人生故事,不仅已化作当代各类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也和东欧人文性与纪实性兼具的文学风格一脉相承。

乔丹与诺贝尔经济学奖

近日乔丹来中国,远在挪威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则颁给了普林斯顿大学教授迪顿 (Angus Deaton)。这两件事有什么关系呢?

怀念小说家多克特罗,先读完他这些书

7月21日,美国著名后现代派小说家E.L.多克特罗(E.L.Doctorow)因肺癌并发症在纽约逝世,享年84岁,多克特罗多年来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推特上向他致敬,称“多克特罗是美国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他的书教会了我很多,世人将永远怀念他”。

全球泡沫时代来临?

欧债危机已暂告一段落,美国股市在过去一年高奏凯歌,全球多个国家房市继续飙涨……这一切让人们对全球经济复苏拥有更大的信心。不过,几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与投资大师近日不约而同发出警告:在全球央行宽松货币政策下,资金变得廉价且泛滥,包括房市、股市、债市等全球资产正酝酿着泡沫。

汉纳·郭贝尔音乐戏剧界的“魔法师”

曾经,来自挪威的剧作大师易卜生以激进的现代化手段对他的时代做出了回应。而2012年国际易卜生戏剧大奖得主汉纳·郭贝尔则如是说:“150年后的我,有着同样的创作动机:我也在尝试着为陷入危机的戏剧表演寻找一种新的美学。”

西格丽德•康佩臣:对焦瑞典当代文学

公布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文学院,每逢评奖前后都会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但在瑞典文学院所在地的瑞典,除却今年因获得文学奖再度进入公众视野的特朗斯特罗姆外,提及瑞典当代作家,人们很难报上几个耳熟能详的名字,甚至问及专业从事出版行业的编辑们,能想到的也是在美国引起轰动转而在瑞典赢得关注的斯蒂格•拉森。虽然他的“千禧年”系列已经在全世界卖到两千多万册的疯狂纪录,但在中文世界,仅凭这些依然无法改变我们对当代瑞典文学的隔膜。

从尤努斯“丑闻”看微型信贷

荣获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孟加拉国经济学家尤努斯,因在农村推行微型信贷(microcredit)的成就而为世人称颂,但最近被揭露过去曾暗中将其建立的乡村银行(Grame e n B a n k)合共约1亿美元捐款,非法转移至另一间与微贷无关的扶贫公司,他解释此做法只是为了避免苛税,而有份捐助尤努斯的挪威政府经过调查后,亦已表示不予追究。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