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新闻 > 热点 > 诺物理学奖打破55年“唯男”史,女得主难在哪

诺物理学奖打破55年“唯男”史,女得主难在哪

阅读数 3336

评论
摘要: 当地时间10月8日,随着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公布,2018年诺贝尔奖的各大领域奖项尘埃落定。尽管诺贝尔文学奖因瑞典文学院性丑闻事件被推迟一事留下了不光彩的印记,但今年足足有3名女性得主也算是一丝安慰。她们不仅打破了诺贝尔奖3年无女性获得者的历史,更打破了物理学奖55年的“唯男”时代。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当地时间10月8日,随着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公布,2018年诺贝尔奖的各大领域奖项尘埃落定。尽管诺贝尔文学奖因瑞典文学院性丑闻事件被推迟一事留下了不光彩的印记,但今年足足有3名女性得主也算是一丝安慰。她们不仅打破了诺贝尔奖3年无女性获得者的历史,更打破了物理学奖55年的“唯男”时代。但我们仍然提出一个心中疑惑:女性进入诺贝尔奖这座圣殿为何那么难?


诺贝尔

▲今年的诺贝尔获得者都是谁?点击查看完整名单


97%的得主都是男性,女性就像SSR“难得一遇”

自1901年以来,诺贝尔奖已经过了118个年头。在世界范围内,诺贝尔奖通常被认为是所颁奖领域内最重要的奖项,分为物理学、化学、生理学或医学、文学、和平和经济学奖(1968年由瑞典国家银行出款增设) 六个奖项。 


截至最新数据,共有 844位男性, 49位女性(居里夫人两次获得殊荣)以及27个组织获得过诺贝尔奖。男女在数量上的差异可见一斑,尤其在生理学或医学、化学和物理学这三大自然科学奖项中,女性获奖者如同凤毛麟角。在整个诺贝尔奖历史中,以上三项奖项的女性获得者数量分别为12人、5人和3人。今年化学奖得主之一弗朗西斯·阿诺德(Frances H. Arnold)则成为了这一奖项第5位女性获奖者。而物理学奖的第3位女性获奖人就是今年的得主之一唐娜·斯特里克兰(Donna Strickland)——在她之前,只有1903年的玛丽·居里(Marie Curie)和1963年的玛丽亚·戈培尔-梅耶(Maria Goeppert-Mayer)两位女性得主。


加拿大的学者唐娜·斯特里克兰与导师杰拉德·莫罗

▲来自加拿大的学者唐娜·斯特里克兰与导师杰拉德·莫罗(Gérard Mourou)共同提出了啁啾脉冲放大技术(CPA)——一种高强度、超短脉冲激光。她向媒体展示实验室。(来源:东方IC)


美国女科学家、兼任加州理工大学教授弗朗西斯·阿诺德

▲美国女科学家、兼任加州理工大学教授弗朗西斯·阿诺德的主要成就在于首次实现了酶的定向进化。她在新闻发布会上手持香槟庆祝。(来源:东方IC)


纳迪娅·穆拉德(Nadia Murad)

▲今年诺贝尔奖还有一位女性得主——纳迪娅·穆拉德(Nadia Murad)她是伊拉克人权活动者,她在21岁时被伊斯兰国掳走囚禁,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幸运逃脱后她勇敢地揭露伊斯兰国的暴行,并成为首位联合国人口贩卖幸存者尊严亲善大使,她的举动造福人类,和科学界的两位女学者一样伟大。(来源:东方IC)


在STEM领域,女学者们正在崛起

两位女性科学家分别摘得物理奖和化学奖的局面在诺贝尔奖历史上实属罕见。女性“不喜欢数学”和“不擅长科学”成为了很多人心中的刻板印象,但研究人员在实证过后对此提出了质疑: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女性研究人员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越来越多的女性表示对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的职业感兴趣,并在大学里攻读STEM相关专业。


STEM领域


如今,女性在心理学和社会科学领域的从业人数达到半数之多,科学领域也是如此,尽管计算机和数学是个例外。根据美国物理研究所(American Institute of Physics)的数据,女性在2018年获得了约20%的物理学学士学位和18%的物理学博士学位,这一比例高于1975年的10%和5%。一些获得STEM博士学位的女性在毕业后决定留任执教,但在学术生涯中,她们碰到了天花板——女性面临着一些结构性和制度性的困难,面临着显性和隐性的晋升障碍。


不想再等半个世纪,这些障碍仍需突破

在STEM领域,女性的占比仍然偏低。在以男性为主的STEM领域中,女性缺乏关键的代表,常常被视为象征或局外人。女性常常被排除在社交活动之外,无法融入男同事的圈子,于是产生被孤立感。 


当人们谈论STEM领域的学者时,他们更习惯称呼男性学者的姓,女性学者的名。实验表明,名人们经常以姓氏示人,以显示权威和尊敬。事实上,那些以姓氏闻名的学者更有资格获得国家科学基金会职业奖。而且,许多科研机构和大学设置了男性学者奖学金,男性学者的平均工资高于女性。当女性申请某项STEM研究时,依然有人会以她的个人信息和外貌作为评判依据。


STEM领域


除了性别和薪酬差距的问题外,学术研究往往使女性难以平衡工作和生活。STEM领域学者需要在实验室里投入数年的时间,女性的家庭角色会减弱,在处理家庭事务、怀孕产假等方面变得异常困难。


STEM领域


面对STEM领域的不公,英国电视台BBC这样评论斯特里克兰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在我看来,作为一个肯定比男性同行面临更多障碍的女性,她的获奖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当下需要做的,是解决STEM领域的结构性和隐性偏见,这种做法能够使下一位女性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不再需要半个世纪的等待。我期待着有一天,一个获得最具声望的科学奖的女性,只是因为她的科学成就,而不是她的性别。”


iWeekly周末画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