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工作室”相关文章

Angelababy x 张恩利,蕴藏在画室的意趣

艺术家张恩利工作室里,我们搭建了一间虚拟画室——地板和三面墙,构成元素是红白菱格图案的绘画作品——这组作品的灵感来源于1920 - 1930年代上海老洋房的地面装饰。我们邀请Angelababy来这里做客,并与张恩利在画室完成一组照片。创作的意图,并非刻意复现传统画室里画家与模特的关系,而是艺术家协同我们造境,明星不仅仅是被观察和被描绘的模特。我们的聊天从绘画开始,聊到《新桥恋人》、梦、流浪艺人,演员和艺术家的精神游牧,艺术在生活中的角色……

刘星:编者言

诗人里尔克写信水平一流。他曾经给渴望成为诗人的奥地利青年弗兰斯·克萨危尔·卡卜斯写过一封信,卡卜斯在军校毕业后成为一名军官,内心对这份职业毫无热情。

My Workshop 极客工坊

艺术家工作室的革命,即是艺术革命的先声。

The BLESSHOME BERLIN 非典型祝福工作室

三层小楼里摆满了Bless 的设计品,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不大的空间就像一个家那样逐渐成形、丰富,成为富有生活气息的完美所在。自然而然地,“祝福小铺”(Bless Shop)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发展出来。这个地方的环境与充满理解力的好奇心、探索发现,以及精彩的瞬间相切合,构成私密的空间,任何人都能在这里感到真诚和温暖,自在地体验Bless 的设计品和服务。

How to make the city funnIER ?城市真好玩!

“PAN”意味着许多不同的事物,也就意味着“每一件事物”。这是一群对跨领域活动感兴趣的设计师、开发者和工程师共同组建的体验设计工作室。他们说:“如果我们能够真正理解在新技术的催化效果下,人类情感、感觉和智力所需要改变的方式,那么我们就能够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对当今的社会产生影响,继而影响不久的将来。”

草间弥生的“爱”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我的一个梦”亚洲巡展,从韩国大邱移师中国上海。上一站33万人次的造访量,落到上海当代艺术馆馆长龚明光的眼里,三个半月的展期,希望能放大10倍。因为这里的人口密度更大,视野也更趋国际化。开幕当天,现场逾3000位观众,欣赏了101(组)件草间弥生的绘画、雕塑、装置和影像作品。其中,“无限镜屋”更是直接将公众带进艺术家标志性的“致幻”世界。而展品的体量之大,近乎周全地涵盖了这位日本艺术家60余年来的创作主题。可以说,这是MoCA于2013年度举办最具分量的一次展览。

是工作室也是理发室

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发型师,如同找一位难忘的“多夜情”恋人那么难,跌跌撞撞去不同的理发店,并且积了要用几个钱包才能装的下的VIP卡。运气不错找到一点新鲜感了,可久而久之又开始厌烦自恋的发型“老师”已经技穷,这又想换换口味。理发店品味的高低差异,如同地摊货和高级定制之悬殊,地摊式的理发店将你的头流水线低标准化处理,想方设法花最少的时间把人头单“做掉”,而少数把理发当成是一种“创作”方式的工作室,那里有真正热爱这个行当的理发师,长久一些“恋人”理发师或许在小型理发工作室才能遇到。

FIANL TALK 吃到底

北京友人S在他偌大的挑高四米的有如画廊的工作室里,拉开银灰色档案图柜给我探头看个究竟……这其实也是他的藏宝阁,里面齐整排列有如自然历史博物馆陈列展品似的,是红山文化时期先民打制磨制的一些石器。不识宝者拎起面前这些五颜六色的小石片,搞不好一手扔出去随便处理,薄薄却又沉沉的又真的很漂很爽,因为祖先已经把这些有坚硬质地的燧石和黑曜石的边缘磨得扁窄尖锐,用以刮、刺、切、割种种日常饮食中的鱼肉菜蔬,不用考古专家提点,我们也可以推断这就是我们现在用的刀子的起源。

在同一个屋檐下创作

常会听到一些其他城市的创意人说,上海本土“圈子”那一拨人都很不热络,各玩各的,小打小闹不成气候,一些小有名气的年轻创意人都藏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接着商业活,偶尔见到他们出现在微博互捧互吹。在这些所谓的创意圈体制外,以共同的兴趣为出发点的自由集体工作室,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工作室是他们业余时间用来创作的空间,用他们的话来说是“纯好玩”,以不同的方式探讨生活美学,大伙儿常常在谈笑间就迸发出捡不完的灵感。

创意孵化平台:每一个念头都是一个小宇宙

在“觉Jue.so”工作室的一楼陈列着这些设计师作品,每一件都能叫人玩上好一阵子。“一个念头就是一个小宇宙”,每一个作品背后都凝聚着制作者的巧思与心力。但正如我们在生活中看到的一样,很多有才气的创作人,由于不善于创作之外的种种经营,而只能灵光一闪消失无踪,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觉”这样的团体出现正是基于这个问题,他们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帮助独立设计师,让这些充满灵性与努力的正得以生存,使我们的生活变得美那么一点点。

浮游新社区

Sectie C 是埃因霍温东部一个由四个旧厂房组成的创意街区,这里聚集有荷兰最具创造力的新人工作室。它的创造者Rob van der Ploeg曾是一间餐厅与酒吧的老板,他梦想建立一处自由呼吸思想的年轻社区。

DESIGN NOW

今年恰逢伦敦设计节十周年,活动之丰富令人目不暇接。设计节相关活动各具特色,差异极大;从富裕的西区到前卫的东区,遍布伦敦各个角落。设计节集中了300个左右项目,在机构、画廊、商店、陈列室和工作室展出,让观众有机会了解各知名与新晋品牌。各设计博览会,如DesignJunction、100 % Design、Tent、Superbrand和Decorex Internat ional,展示了行业领导品牌和新兴品牌的新产品。为了让参观者可更好地观看这遍布全城的设计节,Shoreditch、CoventGarden、Fitzrovia和Brompton等四个设计区均开放到深夜。

入侵工作室

你对创作者的工作室有兴趣吗?如果可能,你最想窥探谁的工作室?

arbiter 2012-02-18

借用手头现有的工具来美化自己的体形,而不 是变成自己外表的一个奴隶—这是女性的 一种职责。

2011城市再发现第三篇(下)

Letterpress其实就是凸版活字印刷的英文名。随着时代的变迁,letterpress逐渐被淘汰。就在人们已经快完全忘记letterpress的时候,一些人却开始尝试把用电脑设计出来的图片,通过树脂板制作,再使用letterpress的机器将图案或文字印制出来。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