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文化 > 开放之物

开放之物

评论
摘要: 走进mattersofseeing 位于西岸的工作室,一个纯白的空间内,白色的工作台上挂着意大利Flos 摩登的吊灯,右侧的陈列架上,设计师方静峰和董谧的陶瓷设计整齐地陈列着,均是清晰的几何性结构以及黑白灰冷静简单的颜色。在这里瓷器的功能性和形态被重新定义。包容开放,有想象空间,故设计师为他们的陶瓷品牌取名:OPEN OBJECT。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走进mattersofseeing 位于西岸的工作室,一个纯白的空间内,白色的工作台上挂着意大利Flos 摩登的吊灯,右侧的陈列架上,设计师方静峰和董谧的陶瓷设计整齐地陈列着,均是清晰的几何性结构以及黑白灰冷静简单的颜色。在这里瓷器的功能性和形态被重新定义。包容开放,有想象空间,故设计师为他们的陶瓷品牌取名:OPEN OBJECT。


“半 Ban”系列(摄影:Pietro Cocco)

“半 Ban”系列(摄影:Pietro Cocco)


 “集 Ji”系列( 摄影:关里)

“集 Ji”系列( 摄影:关里)


2015年设计师方静峰与董谧联合创立 mattersofseeing,工作室主要承接商业空间设计项目。mattersofseeing这个颇有些难记的名字,取自英国艺术史家John Berger(约翰·伯格)的代表作《Ways of Seeing(观看之道)》,之所以把ways 改成matters,是因为两位创始人“希望将关于观看的方法论扩展至视觉、感受,及其它更为广泛的媒介。”


mattersofseeing联合创始人方静峰是瑞典哥德堡大学艺术设计硕士,2012年获瑞典青年设计师奖,作品展览于纽约 Maria Larsson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被授予哥德堡手工艺协会Lyckholms fond 奖,并收藏于 HDK ; 合伙人董谧获得了米兰理工大学设计硕士后,也在米兰、阿姆斯特丹的设计事务所工作,并与意大利、荷兰多位艺术家进行跨领域合作。两人在读书的时候学的都是产品设计,在工作中,他们发现很难找到合适的空间配饰,讨论之后便选择了陶瓷。“陶瓷是一个单纯的媒介并能让我们有所玩味,创造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来。它的性质温和,相对也容易操作一点。另外,工作室还有很多设计项目,若单纯地只和一种材料打交道,也会比较纯粹。”董谧说。


“集”是他们的第一个正式的作品系列,这组管状容器组合于2017年诞生。它的外观非常简单,基本上去掉了强烈的设计痕迹,颜色仅仅黑白二色。这是他们的态度,从此奠定下品牌的基调。“我们希望一开始还是着重于体现物体本身的属性,对于光、空间,材质的反应以及于物体上的体现。我们用了黑白两种最简单的颜色,原因就是不想让其他的颜色产生干扰或视觉上的诱惑,或有些情绪化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希望自己的作品有一种安静之美。”方静峰说。至此开始,不论是呈倒锥形的“笠”系列,还是由传统朝鲜月亮罐简化而来的“满”系列,容器在造型和线条表现上体现出基于建筑空间的体量感,不断地打破人们对瓷的固有观念。“线”系列的设计灵感源于建筑细节,由于烧制的温度比常规的瓷器来得低,这系列的花瓶并不能用于插花。设计师并未为功能性在设计上有所妥协,如果顾客一定要用来当花器,他们会配上一个玻璃内胆,然而,谁又说这种竖直形态的瓷器,一定要被用做花瓶呢?


“我们一开始没有特别地介意市场方面的因素,可能更多的是出于一个比较实验性、比较纯粹的想法。慢慢做到现在,想把它做成一个品牌,也更多是出于我们的兴趣爱好。因为在我们学习的阶段都接触过陶瓷,自然而然就会有这样的想法并去尝试。我们觉得瓷的乐趣在于对材料的运用始终保持一种开放性,保持一种探索和‘玩’的心态。”方静峰说。


 “合 He”系列( 摄影:Pietro Cocco)

“合 He”系列( 摄影:Pietro Cocco)


左:“ 半 Ban”系列,右:“线 Xian”系列( 摄影:Pietro Cocco)

左:“ 半 Ban”系列,右:“线 Xian”系列( 摄影:Pietro Cocco)


Q&A

Q=《周末画报》 A=方静峰&董谧


Q: 在做第一个系列“集”的时候,有怎样的挑战?

A :陶瓷一般来说是以曲线为形态,然后以球体为一个基本式样,这样的话它的收缩度会比较均匀,烧制成功率也会比较高。但我们第一个系列就挑战了直线的形态,这对自己和合作的技术方面支持者来说都十分困难。不同的温度,材料和釉之间的配合,烧制方法(电窑或是气烧)等等都经过了很多次的实验,烧制的成型率会比较低。


Q :这样的工艺难题一直持续到现在吗?

A :在中国,对于我们这类产品来说生产上可允许度比较低。大部分的烧制作坊都是大批量式的,很难出来比较不一样的东西。陶瓷的开发,被各种生产条件和价格所限制,而它所用的材料等几乎都是固定的。由于我们作品有清晰的几何性,所以一旦出现一些比例上的问题或者烧的有点变形,就会非常明显。另外我们的瓷器在景德镇烧制,由于它在传统上的突破,在材料和烧制温度上,并不是景德镇适应的技术条件,你需要强迫工人改变长期以来的工作模式,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很难接受的。目前像我们这样的形态,在国内其实找不到特别完美的窑和釉,反而在国外相对比较容易。我们一直都在探索和开发,希望作品的制造还是根植于国内,但必须有其全新的理念并保留它的独特性。


Q :面对不解或质疑,如何应对?

A :“这是什么?用来干嘛?怎么用?”这都是我们常被问到的问题。许多人还是希望你给一个明确的定义和标签。市场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所以这些疑惑也都符合我们的预期。相对来说产业内的人会比较明白这些作品的价值。对于投放市场我们不急,还是把重点放在产品的稳定度和生产上。通过做陶瓷来实现我们的设计理想,也去尝试一些实验性的理念。坚持我们真正想要的,追寻我们自己想要的效果。因为有一个工作室是在做商业类型的空间设计,陶瓷可能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是表达性的。因为没有太多的商业压力,就希望它尽可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不要受市场的过多引导。OPEN OBJECT更纯粹,因为我们不需要通过它来生存。品牌不是你有产品就可以了,它需要你有完整的价值观体系才得以成立。我们的陶瓷品牌不希望被地域所限制,我们希望它是被世界所认可的。中国在陶瓷这一块有很好的资源,但欠缺更摩登的和对于个性的理解。我们不会去追求共有的价值观,只是从自己出发,去实现我们对于设计的追求。


mattersofseeing 工作室(摄影:欧启宁)

mattersofseeing 工作室(摄影:欧启宁)


Q :你们有受过系统的瓷艺训练吗?

A :没有,都是在实践中学习的。我们不是做陶瓷出生的,等于是圈外人只是在利用这个媒介而已。或许正因如此我们和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一样,可以给这个行业带来新的气息和多重的面相。我们对一个东西的取舍和一个做陶艺出生的人是不一样的。一个陶艺师,兼顾制作者的身份,对于某些细节或工艺是有感情的。有些很复杂的工艺,师傅很不容易做出来了,就不愿意放弃。但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类似的牵绊,如果不符合我们的设计想法,会迅速地把一些工艺或细节放弃。我们和陶瓷的距离让我们的作品呈现出更为理性和客观的形态。我们想要保证物的开放性。当人们看到我们作品,更类似一种“一期一会”式的体验。你看到一个物件,喜欢上了,就这样简单。而不是被灌输过某些类似工艺性多精良,材料多贵重等信息后的感受。


Q :最满意的作品?

A :喜欢的都没有百分之百实现出来。(笑)因为设想和最终的成果总会有些许差距,理想状态总是比较好。当你投入制作,总会碰到一些技术难题和现实的局限让它没有发挥到最好的状况。因此,我们把设计系列分两类,一类是批量生产的,另一类则更多的是以实验为目的。因为陶瓷的生产非常影响环境,所以在实验阶段我们可以快速地打样来实现自己的设计,然后再在其中筛选最后的成品 。这样一来也给了我们一个缓冲区,能有更全面和深入的思考。


编辑— Echo 撰文— 横竖横 图片提供— Open Object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