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作家”相关文章

作家跨界,是热爱还是玩票?

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人们不再满足于一生只做一件事,而是尝试发掘自己人生的更多种可能。主持人去演戏,演员去唱歌,歌星去写作,作家当导演……这种跨界风吹得比比皆是。我们本期封面人物杰西·艾森伯格(Jesse Eisenberg)在是一名优秀演员的同时,还是一名畅销书作家。当这股跨界风吹遍寂静的文艺界,我们不禁思考,作家跨界究竟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还是更浮躁了?

PASSING TIME以文学之名的救赎

纯文学作家喜欢借助侦探小说的形式来吸引读者关注,但在法国新小说派代表作家米歇尔•布托的《时情化忆》中,侦探小说并非形式,而是融入主人公生活的日常,支撑其在一个陌生城市生存下来,并且有了自我救赎的意味。

作者才是他生命中的重要人物

菲茨杰拉德、海明威、沃尔夫 …… 缔造这些 20世纪美国文学传奇的“伯乐”,是一个 低调却又不可在文学史上抹去的名字 — 麦克斯 • 珀金斯。作为这些名作家的编辑和 出版人,珀金斯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向别人提供自己温暖的肩膀和同情的耳朵,帮助那些才华横溢的作家们发掘出隐藏在他们身上的小说。

也来赶赴一场纸上生日聚会

村上春树,生于1949年1月12日,在被剧烈轰炸后的焦土上,经历了东西方冷战、经济急速发展,接受了反文化洗礼,也目睹了人类登月、柏林墙倒塌等戏剧性事件。今已年过半百的他过了66个生日,于他而言,这些关键事件并没有使他的人生发生多值得一提的变化,反而是宏大背景下的个人生日故事让个体产生了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连结。

被还原的卡佛

戈登让卡佛成了极简主义小说代言人, 但这本 “一字不减重新出版” 的 《新手》 才是作家本人的夙愿。

用优雅“挑衅”疾病与灾难

很多时候,书写亲情实际是对自我生命体的一种追溯和挖掘。老年痴呆症对于家人而言,更多意味着灾难,但日本作家井上靖将逆境当作了观察之地在静默中发声是他对母亲最好的回馈和对造化弄人的优雅“挑衅”。

藏匿与寻觅的悖谬

人们披上保护色,以便把自己隐藏起来,但同时人们又在寻觅自身归宿—爱情或是其它,否则人生空虚而不真实。藏匿和寻觅,这种古怪的关系构成了人类内心情感的悖谬,但却无法被解释和勘定,因为人们更大的渴望最终指向了自由。生于二战后,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迪亚诺用“莫迪亚诺式的”写作方式,和“遗忘”进行着悲壮的斗争。

纳博科夫巨大阴影下的平庸之作

读者都想了解纳博科夫,不仅因为他丰富精彩的文学作品,还因为他丰富精彩又带着神秘感的人生。但给纳博科夫作传,却压力甚大,因为他不信任传记作者,因为此前已有两部极难超越的纳博科夫传记,因为他的人生太庞杂,还因为要透彻了解纳博科夫的文学并不容易。

SHIONO YONEMATSU向手学习

盐野米松花了30多年的时间,去日本全国各地走访当地的手工艺人。那时候,人们不用看日历,便可以从这些工匠手里的活计中感受到季节的变迁。这个系列前后出版了共5本书,日文版的名称叫《学手业》,于1998年首次出版了中文版《留住手艺》,这几乎是日本手艺人与中国读者的第一次对话。

彼得•奥图的大戏人生

初登舞台,年轻的彼得•奥图是个俊帅得让人过目难忘又有着比年龄更深沉的高超演技的天才演员。尽管疯狂矛盾的生活、酒精和病痛磨掉了他俊帅的容貌和健美的身材,却磨不掉他的才华,磨不掉他留给时代的经典。

真的需要无人机送货吗?

前段时间,亚马逊总裁贝佐斯公布了一款送货无人机,视频中,一架微型无人直升机从仓库里抓起了一个包裹,把包裹空运到了一座房屋的门口。然后,这架无人机重新起飞。但是对于顾客来说,订购的东西有必要半小时送到吗?

动荡了一生,看淡了诺奖

多丽丝•莱辛说,不幸福的童年,造就了不少小说家。而她,除了不快的童年外,人生的不圆满一直在持续着。当记忆里积聚的经历多了,当内心的感受加深了,当对事物看得透彻了,她能说的故事便多了,而对生命中的起伏,也练就得波澜不惊了。

杨克:透明的侠骨

我会把那个干净得透明的杨克老师与侠骨般的杨克老师重合起来,这才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杨克。—郑小琼

梦幻里的灵感迸发

灵感是随时迸发的激情,不一定有序,不一定合理,但这恰恰是灵感之所以迷人、之所以让人兴奋的原因。米兰达•裘丽用跳跃的文字,让读者最真切地感受她最原始的灵感迸发。

她为什么没写长篇小说

爱丽丝•门罗是第13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女作家、第一个获该奖的加拿大作家,也是首位凭短篇小说折桂的作家。她获此殊荣也许会让不少人疑惑,但即便疑惑也伴随着一种痛快:终于,没有写过长篇小说不再是作家的缺憾。最好的作家也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叙事长度和题材范围,不受固有文学理念的束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