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音乐人”相关文章

重返诗意时代

记忆中,上海的定位似乎一直是一个倚重金融与商业的城市。浓厚的重商氛围,速度至上的理念驱动着整个城市的运行。在20世纪80-90年代持续为中国艺术领域输出著名当代艺术家、电影人和音乐人的北京,曾是当之无愧的亚洲艺术重镇。这个文化艺术重镇的位置,随着千禧年的开启,交棒于上海,渐渐东南飞。

刘星:编者言

“是鲁宾斯坦让我了解了肖邦。他开场常弹的一首曲子是肖邦的《f小调幻想曲》,他高贵、宏大的演奏风格与当时流行的像患了结核病似的病态、感伤的肖邦演奏风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鲁宾斯坦的处理非常有阳刚之气,他弹出了音乐的高贵与宏大,我找不出更好的词来形容。”

永远年轻的夏梦交响

音乐人们的夏日新专辑中,有大海、微风、暮光作为度假旅行时的随身BGM,更在我们耳边重现着年轻时的每个夏天,那似幻似真的奇特色彩。

先声夺人

岁末年初总不乏新动作、新秩序,一些出色的新唱片亦带来流媒体、自媒体时代不同流俗的音乐人为我们的听觉创发的新鲜感,是时候更新一轮耐听的歌单,整理好播放列表再出发。

嬉笑怒骂 VMA

日前,MTV主办的“电视音乐大奖”(Video Music Awards)一如既往地在各种情绪都能激烈表达的洛杉矶完美落幕。又一年好莱坞的各个音乐人有喜有忧,又笑又哭。一阵嬉笑怒骂之后,不知道今年谁最抢眼,又有谁的音乐进步让人期待……

夜蒲青年的十年2004¬2014 BEIJING

我们无法回避,北京乃至整个中国的城市夜晚文化,都是受到音乐潮流的巨大影响,让我们拼命生吞活剥着各种音乐潮流和生活方式,1960年代的嬉皮文化、1970年代的朋克风潮、1980年代的金属之声、1990年到2000年的电音节拍,它们都曾引导着一批人,引领过一个时代,特别是在北京,短短的10年内,它们都被更迅速地吞噬又反射而出,年轻人们享受着这样的变化,一代弄潮儿退下,总有新人崛起,正是他们的不断衍变,才让北京的夜晚一直躁动、跳跃。

亚当•莱文:音乐圈的新老板

继Jay-Z和贾老板之后,魔力红主唱亚当•莱文抓住了一个他的摇滚弟兄们可能不会得到的唱歌节目的机会,顺势成为音乐人开发新商业模式的又一个成功的例子。如果音乐人现在还在稳稳当当地唱歌,那实在有点不符合潮流了。

朱哲琴 王璜生 “准业余”音乐人与“准业余”画家

两位认识了十几年的朋友,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且身处不同领域,但几乎每次见面都有聊不完的话题,这些谈话也总绕不开艺术。

舞曲之王的城堡

纽约音乐人莫比(Moby)不久前还是最时髦的市中心潮人,在下东区自家草地上经营一家茶馆兼素食馆,有时也会亲自担任侍者,在鲍威利舞厅(BoweryBallroom)担任要角,并开始谈论豆奶,但如今,他搬到HollywoodHills一座占地三英亩的城堡,开始修行者生活。

愿救护车与大篷车同在

“民谣在路上”最早在2010年由国内民谣厂牌十三月发起,两年的时间,已经发展成国内最成熟的全国巡演品牌之一。参与过巡演的名单上几乎囊括了中国民谣这二十多年来最好的音乐人,其中像老狼、高晓松、沈庆、叶蓓、张行、朴树等更是一代人的青春回忆,而万晓利、周云蓬、马条、张玮玮、冬子这批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音乐人,代表的则是中国民谣新的面貌,或风格怪异(如小河),或更流行化(如杨嘉松),或者直面社会(如周云蓬),用十三月总经理,也是“民谣在路上”的创办者之一卢中强的话来概括便是,“民谣在路上”选择的音乐人更“接地气”。

以音乐的名义长留人间

他曾担任东京爱乐乐团的指挥,但被人们铭记,却不是作为一个音乐家,而是作为带领索尼公司开创先河的开拓者,能将一个以电子产品起家的小型企业,发展成为如今横跨数码、生活用品、娱乐领域的世界巨擘。

加拿大的流行版图

从超级流行明星席琳•迪翁,到另类得没边的莱昂纳多•科翰,从孤傲知性的乔妮•米歇尔,到红透2010年的贾斯汀•比伯。加拿大音乐人早已渗透入美国娱乐业市场,获得越来越大的成就,并开始为自己描绘出极具侵略性的音乐版图……

JAY-Z 嘻哈企业家

毒品交易、街头嘻哈、品牌营销……这些词都与Jay-Z有何渊源?从纽约布鲁克林街头的小混混,到企业家与音乐人身份兼具的明星,历经众多转型期的Jay-Z,正以另一种更成熟的方式诠释着他的商业梦想。关于嘻哈音乐人的一天,最让你无法想象的画面是什么?别着急,不论你的想象力如何丰富,以下场景想必不是你所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