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乌托邦”相关文章

创造科技“乌托邦”

这是一家独特的公司,特别热衷于解决最严苛环境下最艰巨的技术挑战;产品包罗万象,从宇宙飞船装置、血管支架到运动鞋、吉他琴弦,跨度之大超乎想象;还是世界上颇为鲜见的多元化网状组织(Lattice)成功范例,崇尚自由、民主、公平,连续多年被各权威机构评为最佳职场,“乌托邦”公司一路盈利了60个春秋!它是谁?美国戈尔。

大胆猜测,未来家居生活的雏形会是什么样的

从古希腊开始,一直到19世纪末,人们对乌托邦便拥有无数寄想,无论是柏拉图的《理想国》,还是托马斯的《乌托邦》,人们总是在建构现实世界的同时一直在平行地虚构着另一个想象的世界,包括亚里士多德在内,都描述过对于一种完美时空的追求。到了近代,科技的飞速发展再一次激发了人们对“城市”这一巨大人造物的想象,甚至有不少电视剧或电影大开脑洞,描绘未来科技背景下的都市生活会变成什么样。

《疯狂动物城》:拟人卡通新高峰

动物角色拟人化,是从“米老鼠”开始传承至今,屡试不爽的动画艺术处理手法。完全淡化“天敌”等自然规律的“反达尔文主义”虽然在动画语境下大行其道,却始终难以自圆其说。通过即将于今年3月上旬全国公映的《疯狂动物城》,迪士尼打造了一座出乎意料之外,倒也尽在情理之中的动物大都会,更加娴熟地讨论了乌托邦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柏林乌托邦: 年轻、贫穷而性感

伊柏林Torstrasse 大街101号,一栋粉红色老式公寓楼的四层,住着三个年轻人:时装模特亚历山德拉和她的建筑师男友,以及自行车头盔设计师、画家拉塞。秀丽的亚历山德拉是我的二房东,曾经在上海外滩走秀,书架上摆着Jeff Wall 和日本腓句集……

卡巴科夫夫妇艺术“乌托邦”来到上海

原俄籍艺术家伊利亚和艾米莉亚·卡巴科夫夫妇(Ilya and Emilia Kabakov),8月8日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展出了他们的“理想之城”。这也是之前他们在法国大皇宫展出的大型装置“奇异之城(The Strange City)”的中国版。

美学的大同世界是一个乌托邦

在形式语言层面上,我有意将中国传统空间美学中的一些概念和元素介入到装置艺术创作中;另外在思想领域,实际上这些年我一直关注中国知识分子的遭遇和现状。这些都可能转化成作品的形态,加以深化表述。

用一生建一个乌托邦

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沙漠地里有一个奇特的城市,入口处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如果你真的关心环境污染、资源浪费、能源枯竭、土地、水、空气和物种保护,还有贫困、种族隔离、信仰矛盾、人口增长、恐惧和理想破灭—加入我们吧!”标语牌后,是一座看似玛雅遗址或《星球大战》里城堡的城市。这是建筑师保罗·索拉里的毕生事业与梦想。他用40年时间,在沙漠里打造出一个乌托邦生态城市。

你也这么觉得真是太好了

《乌托邦》(Utopia)是英国第四频道的2013年新剧,讲述一帮通过匿名在线社区沟通的社会边缘人物因为他们共同感兴趣的一套叫作《乌托邦》的绘本小说而陷入奇妙逃亡生活的故事。和《黑镜子》一样,结合现实和虚构,处处体现英国人的诡秘幽默感,《乌托邦》一面世就受到互联网一代的热烈欢迎。

OCAT:怎么拷贝乌托邦?

OCAT似乎好久都没有这样放松过了。喜庆的海报上,一个硕大的回车符号被周围璀璨的灯珠环绕、映 衬,来自香港多空间的两位舞者借用现场的实物,在书桌、沙发、飞行棋盘、从户外移植的老榕树之间自由地穿 梭、舞蹈,以此作为开幕式前的热场节目。这是深圳何香凝美术馆OCT当代艺术中心(简称OCAT)五周年庆 典上的情景,当天的现场,被营造得像是一个年底的欢庆PARTY,充满节日气息。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