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冰天雪地的生命力

冰天雪地的生命力

摘要: 在寒风凛冽的冬季,被大雪装点的建筑却散发着热烈的生命力。建筑师们不断探寻着自然冰雪与结构美学的平衡点,为冬日旅行带来了只此一季的美好。或许,冰雪教会人类的正是坚韧、勇敢和希望,无论何时,都不该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在寒风凛冽的冬季,被大雪装点的建筑却散发着热烈的生命力。建筑师们不断探寻着自然冰雪与结构美学的平衡点,为冬日旅行带来了只此一季的美好。或许,冰雪教会人类的正是坚韧、勇敢和希望,无论何时,都不该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冰天雪地的生命力


拉普兰的漂浮小岛


冰天雪地的生命力


你去过极地世界吗?你亲眼看到过极光吗?在冰天雪地的远方,奇迹总是在瞬间降临身边,苍茫的冰冻世界里,光芒夹杂着希望被无限放大,关于自我的渺小、自然的伟大,在某一瞬间即能幡然领悟,在浑然天成的天地之间,建筑师要做的是不去打破已有的平衡,在已知的存在之间,恰如其分地放入形状、结构,让建筑本身成为自然环境的一部分。在鸟巢树屋成就了全新的自然建筑后,建筑师Bertil Harström和Johan Kauppi将灵感转移至更遥远的北极圈附近,在瑞典拉普兰的海上,以自然元素打造了一座“漂浮的”海上小岛—Arctic Bath。


从高空俯瞰,皑皑冰雪中的Arctic Bath拥有独特的建筑设计感,就像是人类第一次在地球之外的星球上发现生命体,带着好奇心、惊喜感,迫切想要降落在Arctic Bath,开启一场前所未有的探险。如果说Arctic Bath是一个星体,那么组成星体的元素就是一个个或漂浮、或着陆的小屋,随着季节的变化,小屋所处的环境和景观也会发生更迭。为了最大限度让建筑与自然对话,Bertil Harström和Johan Kauppi选用木材、石头、皮革和融入斯堪的那维亚设计风格的纺织品建造小屋,在自然可持续和当地历史文化的“双磁场效应”下,Arctic Bath为这片远离世事的冰原带来了新生命。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Arctic Bath只开放夏冬两季,目前冬季开放时间截至2021年4月10日。


Arctic Bath共有12间客房,以当地历史悠久的伐木方式为设计灵感:树木在砍下后会被推入河流中,顺流漂浮至下游的加工厂,建筑奇妙的外观设计展现了原木在河面堆积时的场景。玻璃墙、浮动走道和观天台将室内与室外连接起来,水面上的小屋容纳了24平方米的漂浮双人房间,坐在小屋外575平方米的甲板上,等待一场期盼已久的冬季极光。由Annkathrin Lundqvist设计的62平方米陆上小屋高高地耸立在岸边植物丛中,通过步道连接。从温暖的小屋走出,可以看到森林浴场,沿着卢勒河划皮划艇,或者探索更荒芜的斯托弗森自然保护区。冬天还可以用雪橇或摩托雪橇穿越冰冻的大地,呼啸而过的寒风里,不知道你的耳边会响起谁的名字?


在拉普兰漫长的黑夜里,北极光就像是夏日里灿烂绽放的烟花,相隔的夏冬两季,竟在奇妙的想象力里打破隔阂,在看似冰冻的世界里,因为有一束光、一团火、一片星空,寒冷便不再可怕。明明是极夜冰冷的环境,却依然可以优雅地在午夜阳光下来一场露天冷水浴,在主厨David Staf的北欧灵感食谱中寻得自然法则。


Arctic Bath

建筑师:Bertil Harström & Johan Kauppi

地址:Ramdalsvägen 10, 960 24 Harads, Sverige


雪白青森,结构艺术


北国的漫天飞雪,是带了一些悲怆的浪漫与文艺,许多作家、导演把故事的发生地设定为青森。青森,初听地名就很有电影感,它位于日本本州东北地区,与北海道隔海相望。每年入冬,青森变成为川端康成笔下的雪国,跟随着一辆穿越雪国大地的列车,到达冬日里的终点站。青森的雪,给人以遐想,加之日本文化中本就有的敏感情绪,这里便成了许多艺术灵感的发生地。日本新生代建筑师青木淳(Aoki Jun)的代表作之一,是与山内丸山遗迹相邻的青森县立美术馆(Aomori Museum of Art),美术馆的建造,再次表达了青木淳“结构与完成”的建筑哲学观:沉稳、简约、外部装潢少到没有,空白也是一种美。


“我有一年去了企鹅动物园,雪白的建筑里镶嶔着湛蓝的泳池,一旁还依附着一道螺旋滑梯。然后就在与其中一只企鹅对望的瞬间,我与企鹅似乎交换了灵魂,想象自己就是它,自由自在地悠游在透明的泳池之间。建筑的确能带给人这样的体验,我感受到动物园里和外面有着截然不同的氛围,那时我就觉得要做像云一样的建筑。”雪白如云,偶然的经历彻底开发了青木淳的建筑语言,在建造青森县立美术馆的过程中,他用白漆砖砌表面,在纯白之中创作了强烈的表面肌理,砌筑方式很特别,自然产生了锯齿状的竖向裂缝。


白色的美术馆,白色的雪国,青木淳好像就地建造了一座自然之地,等待着每年冬季的来临,一场大雪后,内与外的世界以“白”对话,建筑物勾勒的线条让原本漫无边界的雪原更显灵气。走入美术馆,在雪白世界里带来惊喜的是由生于青森县的艺术家奈良美智创作的作品—大约有三层楼高的青森犬,或许是和外面冰雪颜色的世界形成反差,艺术世界的五彩缤纷才更能显出艺术的美妙之处。馆内收藏了许多奈良美智的艺术品,游离于印象派、立体派、抽象派之间的画家马克·夏加尔的巨幅作品也在此展出。艺术品在雪国的展出,好似在纯白的雪地里用各种颜色创作了一幅画,看似无序而繁复,却更能凸显空白之美。这同样也是青木淳的过人之处。


Aomori Museum of Art

建筑师:Aoki Jun

地址:Chikano-185 Yasuta, Aomori, 0380021 Japan


格陵兰岛,文化聚集



被冰雪覆盖的岛屿,偌大而孤独,在漫无边际的雪地中行走,迎着刺痛如刀的海风,那份压抑在内心的孤独感随即爆发。作为世界上面积最大、人口密度最低的岛屿,格陵兰岛与北极圈朝夕共处,四季仿佛在此消失,只留下过也过不完的冬日。然而,大自然就是如此神奇,在你以为几乎快被孤独与寒冷吞噬的时候,它拿出了气势磅礴的峡湾、冰川,还有珍贵绚烂的极光,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向往着这片冰雪世界,施米特·哈默·拉森建筑事务所(Schmidt Hammer Lassen)也不例外。在建筑师的眼里,格陵兰岛首府努克不同于绝大多数城市,放眼于全球,它几乎无法与时尚、科技沾边,但却背靠着绝无仅有的格陵兰岛自然灵气,Nuuk是格陵兰语“海岬”的意思,丹麦语和挪威语中则称作戈特霍布(Godthåb),意为“美好的希望”。


北极圈里的城市文化,在努克得以聚集。Schmidt Hammer Lassen以格陵兰岛壮美的冰封雪原山脉风光为灵感,用波浪状起伏的木质外结构,架起了卡图亚克文化中心(Katuaq Culture Centre)。建筑师的设计灵感来源于格陵兰岛壮美的冰封雪原山脉风光,建筑主体被包裹在一片漂浮的波浪型金色落叶松木立面中,轻盈的外立面是北极光的隐喻。格陵兰岛艺术家Buuti Pedersen 根据太阳和月亮(Malina & Aningaaq)的古老神话,为文化中心前厅的墙面创造了独特的浮雕艺术作品。


Katuaq Culture Centre

建筑师:Schmidt Hammer Lassen

地址:Imaneq 21, Nuuk 3900, Greenland


编辑—YAO 撰文—Calbee 设计—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