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植系之城,治愈心灵

植系之城,治愈心灵

评论
摘要: 如果把城市比作一个小型的生态体系,那么其中的建筑可算是最浓郁的部分,而散落其间的植物则无疑是最浅淡的部分。前者往往与忙碌的生活相关联,而后者常常代表心灵的治愈。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巴西有一片著名的雨林,亚马孙雨林。它被称作“世界之肺”,因为它的存在直接影响了全球的气候。世界通过亚马逊雨林呼吸。


城市也是如此。


很长一段时间内,在城市化的发展过程中,高楼大厦往往是城市发达指数的标杆,追逐着利润与高效。但是,一座没有绿色的城市会让人觉得窒息,这也是为什么世界著名的宜居城市们都有着不低的绿化覆盖率。这些安静、低调、在忙碌的生活节奏中甚至被人遗忘的植物,却给疲惫的心灵提供了最佳的栖息地,给予舒缓而温柔的疗愈。


175年的传奇“后花园”


经过了长年累月的生发积累,钢筋水泥之间的自然风景往往会成为城市名片—比如中央公园之于纽约,比如史丹利公园之于温哥华,比如皇家植物园之于墨尔本。


比起“公园”这个概念,墨尔本皇家植物园更像是一个巨大的花园。38公顷的占地面积使得想要步行完成几乎是不可能的。维多利亚州素来被称为“花园之州”,而坐拥皇家植物园的墨尔本则是不折不扣的“植系之城”:在植物园建立之初,世界各地的人们纷纷往这里寄东西。只不过,这些“邮件”既不是信件,也不是包裹,而是各种不同门类的植物。这也使得今天的植物园拥有超过12000类世界各地的植物。



植系之城,治愈心灵

位于墨尔本近郊的墨尔本皇家植物园,给整座城市带去一抹绿色。


绿色大概天然就有着让人放松的功能。踏入植物园地界,身体立刻松弛下来。各种植物被精心搭配种植,加之墨尔本冬季没有霜冻的气候特点,几乎热带、亚热带、温带的所有种类的树木都可以生长,无论何时来到植物园,目光所及,皆铺满绿色。这种奇特的排布也时常会有错觉:刚才还穿过恍若身在南美洲的热带雨林,只是走了一小段路,又遇上了巨大无比的多肉植物,如此这般,仿佛一脚踏入沙漠,场景变换得措手不及。


错觉,是在这座大花园里常会邂逅的一种感觉。


供行人散步的小道错落有致,最初并非想要寻找什么目的地这样的漫步—走在步道上,青草的微微的清香弥漫在空气里,糅合了身边刚刚经过的花香,在呼吸中到达美妙的嗅觉感受;走着走着,香气渐渐发生变化,从香甜转为清新,这才注意到,噢,原来随着步子经过的地方被逐渐抛在身后,身边已然是另一种花朵的芬芳……时间在嗅觉的转换中变慢了一拍,显现出一种时态语法才能够表达的完全区别于具象视觉的抽象美感……普鲁斯特曾经在《追忆似水年华》中描摹过的这种行走的19世纪乡间小道上的细致入微的感受,在一切都恨不得更为快速的今时今日,仿佛梦境一般悄然出现在墨尔本皇家植物园里漫不经心的一场散步中,让人禁不住产生一种时空的错觉:是啊,在此地界上,流淌的是属于植物的时间节奏,春去冬来,植物有着自己独属的循环,有些只盛放一季,有些花期短暂,有些来年再现,还有些,则在漫漫长河中静静地凝视着人类:比如在175年前开园时就被种下的桉树—1845年,墨尔本人为了纪念一个历史性事件,维多利亚州的总督在墨尔本皇家植物园里种下了这棵桉树,这株红色的桉树一直保存至今,目睹了这个城市发展的历史。


时间的积累带来传奇。许多历史名人在这里亲手种下纪念树:英国女王维多利亚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澳大利亚著名女歌剧演员奈丽·梅尔巴、波兰钢琴家帕岱莱夫斯基、英国海军将领杰利科、英国前首相麦克米伦、加拿大前总理迪芬贝克……以及,鼎鼎大名的柯南道尔,虽然旅游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无法肯定那棵树究竟在哪里。


重回蒸汽时代慢生活


在春光明媚的时节,乘坐古老的蒸汽小火车,沿着曲折的铁轨,穿过茂密的森林,时光就像回到了几百年前。


普芬比利铁路(Pufing Billy Railway)修建于1900年,当年为了开发维多利亚州偏远地区,总共修建了四条窄轨铁路,Pufing Billy Railway 是其中保存最完好的一条。拥有百年历史的蒸汽火车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活”博物馆,穿梭于植被茂密的丹顿农山脉之中。


植系之城,治愈心灵

与通常意义的博物馆不同,以植物、生物、自然为展示方向的墨尔本博物馆直接将一片树林“搬”进了展馆,给参观者更为直观的感受。


从贝尔格雷(Belgrave)出发,到丹顿农山脉(Dandenong Ranges)一路经过美丽的森林和长满蕨类溪谷,沿途可以欣赏到湖区和森林交错的优美的风景,开车半小时左右就能到达,而这一趟蒸汽火车之旅,经停若干站,全程24公里。


若以效率论,蒸汽火车早已被时代抛在脑后;但真要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它的身影,每个人都搭上时速250公里的高铁火车,那未免也太没有意思了。大约基于这等类似的原因,于是在维多利亚州的这个小小角落,蒸汽火车被完整保留下来,不仅是它的外貌,而且它的内在、构造、动力装置等等,全部都以最传统的方式继续运行。


在产能巨大的今天,量产带来成本的削减,其对应面则是,非量产则成本高昂。这么一辆独一无二的蒸汽火车,可想而知其维护和运营成本的居高不下。整个小镇的人们,绞尽脑汁保住它的存在:所有来自乘客车票的收入都被重新投入回到火车本身,而参与火车运营的工作人员,比如司机、助手、售票员、列车员等等,也都是由退休或放假的小镇居民义务“客串”。


火车在丛林里穿梭,两边是不断变换的风景,一会儿是山坡,一会儿是湖泊。每到转弯时,车厢都会涌起一阵小小的兴奋的探究声:利用转弯向内的弧度,可以清晰看到神气活现的火车头,每一次蒸汽从结构复杂的火车头一团团冒出来,在上方炸出一朵云,都会引发人们的欢呼。


植系之城,治愈心灵

穿梭在森林中的普芬小火车,是世界上目前现存的极少的蒸汽火车。从外观到动力系统都仍然保持着百年之前最纯正的蒸汽火车样式。


在这趟列车上迎来送往无数乘客的列车员,是一位满头白发的小镇老爷爷,他熟悉每一个弯道,对于在什么角度能看到什么风景了然于心,不用看窗外就能推算大约还需要多久就能到达下一个弯。


蒸汽火车挂靠的车厢并不多,通常在三节左右。座位并非日常火车的横向,而是呈纵向排列。将两腿伸在宽阔的座席上,“况且”一声,开动了。一边在慢悠悠的车厢里晃悠着身子,一边目送着窗外变换的景致,森林、湖泊、草地、山丘,宛如武陵桃花源,不知不觉把时间全忘了。现在停在哪站、下一站是何方,对这类事情毫不关心,只听到有节奏的“况且”的声音,时间都变慢了。


城市里的骑行漫游


骑行是了解这座城市的最佳方式,在雅拉河畔可以租到装备精良的自行车。


骑行可算是植系城市的最佳漫旅方式了。比步行更省力,比开车更环保。墨尔本的好几个地标处都有提供骑行导览服务的租车点。在墨尔本,骑行道路与人行道并用,路面平缓而宽阔,雅拉河畔是不错的起点:河面上隔三差五荡漾着皮划艇,大多都是来自于当地高中大学的学生赛艇队在进行常规训练;开放式的公园和体育场馆周围也是骑行的常规路线,常有长跑者同行,刚刚还轻松领先的骑行者,前方转弯突然遇到了陡坡,很快又被跑步者反超,一来一去竟有了些比赛趣味。


运动是这片植物系城市的最爱,最著名的当然就是每年定时举办的澳洲网球公开赛。每逢赛季,整座城市顷刻间变身巨大的嘉年华,世界顶级球员在内场比赛,而几个场馆外则聚集了各类商铺、小吃、集市、露天音乐会、儿童游乐园。即使并不是网球的铁杆粉丝,从日场到夜场,源源不绝的市民和游客都争相涌入墨尔本公园中心球场,澳元的门票就可以看外场比赛、球员训练、参与几乎所有的嘉年华项目。


植系之城,治愈心灵

从开园第一天起,世界各地都将稀有的植物寄往墨尔本皇家植物园,使得这里拥有热带雨林与沙漠植物毗邻而居的奇观。


相距不远的维多利亚州国立美术馆和墨尔本博物馆也是不错的骑行歇脚地。前者的外形神似中国古建筑,常有全球著名的当代艺术展览展出;后者则以生物、植物、自然为展示主题。


如果说,墨尔本皇家展览馆(Royal Exhibition Building)代表了典型的维多利亚时代古典风格,那么,墨尔本博物馆几乎在各个方面都是它的补充。在这座造型极富现代感,长相如同巨大金属块的建筑中,展示了澳大利亚社会历史、原住民文化、科学发展及环境。


植系之城,治愈心灵

每年年初,随着澳网的开赛,整个城市随之进入欢乐的“嘉年华模式”。


最为特别的,当属其中以环境为主题的森林展区,以木、火、水、土等元素为分界,区隔出不同领域,这里种植着维多利亚州的82种100株植物,还有25种动物在里面生活。这是一片小小的、被安排在博物馆建筑内的“森林”,并不回避明显的人工打造的痕迹,而是将对于人类与自然相处的思考融入其中,很多当地小学生穿梭在这里,通过设计者煞费苦心的意图,一点一点理解自然这个广袤的命题。


编辑: 杨扬 撰文: SZ 设计: 木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