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时间构成建筑文化根基

时间构成建筑文化根基

评论
摘要: 灵感将建筑化为不朽,记忆,乃至真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多米尼克·佩罗

多米尼克·佩罗

出生:1953年出生于法国克莱蒙费朗

奖项:法国国家建筑大奖、欧洲工业建筑大奖、美国建筑师协会设计奖等

荣誉:法国荣誉爵士、法兰西艺术院院士等


纵观古今中外,但凡举世闻名的学府必定人才辈出、名师云集,孜孜不倦地为各行各业培养、输送人才,而校园除了是传授知识的地方,其本身也是一道亮丽风景线,点亮了一座城市,吸引着无数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到访。韩国第一所女子大学——韩国首尔梨花女子大学就是其中一所拥有如此魅力的学校。


该校建筑面积约6.6万平方米,下沉地面6层,集地下停车场、教室、咖啡馆和展览空间为一体,其中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是在这个大型建筑综合体里,人们既可以从建筑上方行走,也可以从建筑中间穿过——下沉的“峡谷”犹如香榭丽舍大街,引导学生、教师、访客等步入学术殿堂;上方的“运动带”则是一条新路,同学们会在这里做运动,每逢节日还会在这里举办活动和庆典。放眼远眺,目之所及尽是树木、鲜花、草地,同学们或休息,或聊天。


在这里,不同的校园元素紧密编织在一起,模糊了新与旧、建筑和景观、现在与过去之间的界限,极其耐人寻味。难怪2008年建成后便获得了韩国首尔都市建筑金奖,主持该项目的多米尼克·佩罗(Dominique Perrault)还凭此斩获了法国建筑师境外设计大奖。


这位现年66岁的法国建筑师、城市规划师是名副其实的“常胜将军”,迄今为止获奖无数,密斯·凡·德罗欧洲当代建筑奖、法国建筑学院建筑金奖、高松宫殿下纪念世界文化奖等世界级奖项早被他收归囊中。法国国家图书馆、德国柏林奥林匹克自行车馆和游泳馆、卢森堡欧洲共同体法院、西班牙马德里奥林匹克网球中心、日本大阪富国生命大厦等出自他手的建筑作品亦毫无悬念地成为当地浓墨重彩的一笔,陆续跻身各地地标之列。他更被授予为法国荣誉爵士、法兰西艺术院院士,同时是法国建筑学会成员、德国建筑师协会荣誉会员和英国皇家建筑学会成员,还是“大巴黎”项目的国际学术委员会建筑顾问、巴塞罗那市的建筑顾问……


加之在佩罗身上的光环数之不尽,而就在不久前,同样是在韩国这块福地上,他成功接过了Lim Jaeyong和Francisco Sanin的衣钵,当选2021年首尔建筑与规划双年展的总策展人。他将延续2017年“Imminent Commons”和2019年“Collective City”的传统,进一步探索能够丰富专业领域实践和对当下及未来城市的愿景的主体和研究。佩罗此次将带来哪些惊喜我们目前不得而知,更多细节将在明年春季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公布,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绝不会失望,因为他是佩罗。


法国国家图书馆

法国国家图书馆


实验造就伟大

佩罗是建筑学界典型的学术派天才,先后取得了法国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建筑学文凭、巴黎国立桥路学校城市规划高等文凭和巴黎高等商业研究学院社会科系学历史学硕士文凭,28岁在巴黎开设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


1989年,他在法国国家图书馆的国际竞赛中胜出,1992年的柏林奥林匹克自行车馆和游泳馆国际设计竞赛中,他又成功中标,这两项国际竞赛成就了他的国际声望,此后他的事业便驶入了快车道,如同猎人般快狠准地在多个重要竞赛中中标,前述的诸多奖项便是如此收获的,当然,那只是冰山一角。与此同时,他参与并领导了一系列重要城市遗产的改造与修复工程,例如巴黎珑骧跑马场改造工程、凡尔赛宫杜福尔馆改造项目以及巴黎卢浮宫邮政局项目。


如今,他的建筑作品经常于全世界许多知名博物馆展出,如2008年于巴黎蓬皮杜国家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个人建筑回顾展。他被邀请至世界各地做讲演,并在多个研究会和评审会中担任委员。他亦在多所国外大学任教,如自2012年起受聘于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


对于佩罗作品的风格,学界讨论已久。总体看来,他的作品布局上自由开放,强调形象的重要、外壳的独立性和建筑空间的结构,常常可以看见重复、透明、光线这些用得相当精当的建筑语汇。在某些建筑评论家眼里,他的极少主义似乎是一种法国建筑师的通病——没有风格的表现,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佩罗建筑的宏大和震撼,不得不承认其几何结构、轴向处理以及他对外壳和构造细部的重视实际是对古典主义和现代主义的一种巧妙的运用。


以金属编织网的运用为例。当大多数人还在模仿勒·柯布西耶不朽的混凝土建筑时,他将法国国家图书馆构想为四个极简主义的玻璃塔置于开敞的花园四角,并用轻钢包围每个立面。这是金属编织网在建筑中的首次大规模应用。“有了这些大块的金属织物,我们获得了从墙到墙、墙到天花板、统一且无缝的建筑外表皮,这恰恰能突显建筑隐晦的、空洞的、连续的、分散的空间。”他说。


德国柏林赛车场是佩罗第一次将金属编织网用作屋顶覆盖物的项目。为了保证建筑周围果园的开阔视野,他将大部分建筑沉入地下,赛车场的屋顶成了建筑最重要的立面,屋顶板由不锈钢网制成,并用弹簧紧紧相连。“它们看起来不像屋顶,更像是水在空间的延伸”,建筑立面也被覆盖在无框架的网格板中,通过螺栓和圆形金属垫圈固定在结构上。


佩罗参与并领导的重要城市遗产改造与修复工程则更为强调与环境的融合。2012年落成的法国鲁昂体育馆位于塞纳河右岸,邻近鲁昂历史中心,与散步道、h2o科学探索中心、106当代音乐舞台、未来的Luciline区、第六大桥、Flaubert生态社区和新码头等周边新设施共同组成了鲁昂城市群重点再开发项目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从上方看,不难发现运动中心矩形屋顶的后方有一个梯形形态,它从建筑东南角扩展开来,由此充当城市和运动中心的过渡区和结合点,吸引人们在此驻足、闲谈,或引导人们进入体育场内部。佩罗利用自然地形设计了一系列阶梯直通抬升的公共广场,从而创造了新的地形,站在观景楼上可以看到鲁昂地区的重大转变。基础设施东南角则类似金字塔,其顶部放置两个倒金字塔。


值得一提的是,矿物性的台阶和环绕肯达瑞纳的透明玻璃幕墙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建筑的核心,两个运动场由看台划分开来,从而形成了两个竞技场。运动中心中所有的技术功能都围绕区域边缘展开组织,上方广场的屋顶重复了基底的建筑语言;台阶的金属色泽赋予了建筑下面和上层部分以一种非物质性的外观,光线经其反射无限闪耀,为城市增添了一抹明亮、活跃的气质;西北侧光滑深邃的立面由金属和玻璃带组成,与东南角动态的矿物外观形成对比。


曾有人向佩罗提问:你如何定义你自己的设计风格?“这问题可难倒我了。我虽然把作品做了出来,但我自己也不好明确说出来为什么会这么做……我只想说明一点—调查。那不只是一个过程,或是一个主意。我不断地尝试、尝试、尝试,再尝试,这就是实验。在尝试的过程中,我们吸收、学习,或许能获得某些灵感。而在复杂研究与想法诞生的背后,时间无疑是建筑师关注的要点,他把全副精力都奉献出来,孜孜不倦地让自己的想法落地、实现。诚然,恰恰是‘时间’构成了建筑文化的根基—灵感将建筑化为不朽,记忆,乃至真理。”他如是回答。


韩国首尔梨花女子大学

韩国首尔梨花女子大学


米兰国际会展中心NH酒店

米兰国际会展中心NH酒店


指尖下的严谨

再来看看他的设计理念。佩罗认为,极少主义是“包豪斯的真正内涵”,而后现代主义和解构主义则仅仅是建筑发展的死胡同。他推崇美国极少主义艺术家唐纳德·乍德的作品,并且欣赏罗伯特·史密森的大地艺术。从他的作品中,可以觉察出明显的极少主义设计倾向,强调严谨、简洁。


我们不妨从他的素描切入,一窥他的思考过程。之所以选择分析他的素描,是因为他的素描写满了无数灵感,却称不上标准的建筑图纸。不论是概念项目,还是大胆的建筑形式,他都坚持把重点放在项目最重要、最核心的质量上,所以他不会按部就班、统筹规划地去画图,而是一有想法立马画下来,直至建筑落成前每个步骤都记得清清楚楚,记录下头脑风暴的演变轨迹。


他的素描在建筑学界具有代表性意义,与法国美术学院传统的Parti戚戚相关。Parti几乎都是梗概,专注表达项目的基本理念。为了实现这一目的,佩罗有时还会用上箭头等符号,说明项目的动态和张力,或写上一个大标题、一个关键词。落笔间黑色水笔斐然灵动,弹指间一气呵成,必要时还会用上其他色彩标注不同材料呈现的不同效果。


他说:“根据定义,素描是即时的、粗糙的、不严谨的,某种程度上来看它甚至是反建筑学的。它是某个阶段灵感的成型、定性。不同素描的清晰度、指向性也不一样。我常常会补充上文字,不是短语,只有单词,旨在让别人更明了我的想法。围绕着素描的沉默和神秘感构筑了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思维是自由的。”


形状各异的几何体相互融合、对比、错位,甚至解构,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空间感,让概念与诗意得以完美结合。他对具体某些形状的选择反映了一个项目的功能性,因为它们必须与周边环境或城市结构相辅相成、交相辉映。


佩罗认为,不同领地被持续改造,会带来这些领地复杂性、差异性及密度上的增加。关于领地的新的概念是,领地已经不再被简单定义为一座建筑,更不再局限于“墙”“门”“立面”和“屋顶”这些术语;建筑应该被理解成为整体环境的一部分,换言之,玻璃、混凝土和金属不再是建造建筑的元素,而是与现状领地相关联的一部分。因此,洛桑Teaching Bridge和马德里Arganzuela步行大桥的素描都强调了建筑与风景水平状态的关系。


在操作层面,佩罗会通过各种形式来进行描绘,包括手绘速写、数码绘画、建模与绘制、拼贴画、缩比模型和摄影作品。然而,他的素描就像他的建筑作品—无比精细,拥有一种具象存在的整体感觉。


他说:“绘图时,我会思考、讨论、擦除,从平面图到剖面图不断尝试,在线条上补充上文字,记录思绪的舞动。这是一个过程、一段旅程,而不只是一个结果。我的素描是概念指向的表述,它与周边环境相融合、与本土文化相呼应、与当地发展想促进。它们并不抽象。”


每逢接到新项目,佩罗都会争取每周在巴黎的工作室待上天,好方便跟团队沟通。出行期间他大多在思考,但最终方案一定会在办公室,跟团队成员详尽商量过后才会拍板决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保持着这一习惯,也许正是这份一丝不苟的态度成就了他今时今日的成就。有意思的是,他却说“建筑师”这个说法于他过于狭隘,因为“我是一个‘项目人’。我喜欢开发不同的项目,创造新项目。今天,它被纳入建筑的范畴,明天我就不知道了”。


采访、撰文—Kasia 编辑—CHIHO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