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芝加哥工厂惊魂

芝加哥工厂惊魂

评论
摘要: “Do not ever get back here, or you’ll die.” 说完这句话,那管乌黑冰冷的枪口终于离开了我的额头。我长舒一口气,飞也似的逃出了这个地方。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Do not ever get back here, or you’ll die.” 说完这句话,那管乌黑冰冷的枪口终于离开了我的额头。我长舒一口气,飞也似的逃出了这个地方。7年前第一次涉足城市探险纯属偶然。在我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路上有一间废弃的小学,外墙上画满了涂鸦,玻璃窗也基本都消失不见了。每次经过时我都忍不住猜测里面是什么样,是不是有更多的涂鸦,是不是有人住。好奇了很久,终于鼓足勇气进去是在我入手了一台佳能550D之后。现在回头想想,其实那是个再安全不过的废弃学校, 尽管四处破到漏风,涂鸦到处都是,以那间小学当时的状态来说,顶多有一些小动物寄居在里面。不过当时作为一个新手的我,一有风吹草动便如惊弓之鸟,还没站定,刚听到一点点声音就立刻撤了出去……


芝加哥工厂惊魂

亚利桑那两枪鬼城(Two Guns)。

作为美国母亲之路66号公路上通往加州必经之地,两枪鬼城自上世纪初开始有人定居,到后来逐渐繁荣,修建了游客中心和服务站。随着更多的人选择飞机和火车等出行方式,这座小镇于1988年彻底废弃,大部分设施留在原地,被画满涂鸦


后来去的废墟越来越多,认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也越来越多,迄今为止最难忘的废墟是新奥尔良的慈善医院(Charity Hospital)。这座医院非常庞大,自2005年被飓风毁掉以后便一直废弃至今。由于坐落在市中心,所以进入方式极其困难,也恰好保证了它尚未遭受青少年或纵火犯的毒手,里面的所有设备还全部停放在原处,没有人为破坏痕迹,针头、床铺、甚至人体标本都没被挪走。我有幸探索了这间医院两次且没陷入太大的麻烦,但是离看完所有的病楼还差很远。


在北美探索废弃建筑最大的危险永远来自于人类:在里面碰上以此为家的流浪汉,被邻居看到,被保安抓到等等,都是麻烦事。还有些废弃建筑早已被黑帮征用来种植大麻或者从事其它不法活动— 这种信息在网上查不到,万一遇上,只能算自己倒霉。


芝加哥工厂惊魂

望向窗外,似乎还能看到巨大体育场上当年的人声鼎沸

Jeff Hagerman

摄影师,城市探险者。自2012年探险至今,

著有《Abandoned Atlanta(废弃的亚特兰大)》一书。


2016年夏天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去了芝加哥一个废弃工厂,里面放着数百个集装箱,以及无数个过时的游行用气球。来之前有朋友提醒我们,这个工厂的进入方式是爬过一个充斥着黑色机油的隧道,非常恶心,所以当我们看到集装箱之间有条“整洁”的小路时,立刻决定从这里走进去。刚一进去天上就打起了闪,眼看着一场暴雨即将落下,我和朋友商量后决定先撤出去,第二天再来。岂料还没走到一半,一阵轮胎疾驰在砾石路上的咯吱声就立刻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没来得及停下来想怎么办,没来得及和朋友商量,甚至没来得及回头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我们身后,双腿已经大步迈了出去— 这是我有生以来跑得最快的一次,甚至有一瞬间腾空的错觉。


为躲避汽车,我跑上了一个小山丘,而朋友在几次拐弯后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当周围的紧张气氛有所平息时我开始下山,并给朋友发送消息,然而,还没走到山底,就有人从另外一侧贴了上来。我还没反应过来,一管乌黑的枪就抵到了我的额头上……


芝加哥工厂惊魂

Jef f 在废墟里留下的影像


后来和其他去过这个地方的探险者交流,他们纷纷表示从没在此处遇上过任何麻烦。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那天我们究竟是不小心惊动了保安,还是不幸踏进了我们“不应该涉足”的地方。不管怎样,被枪管指着倒退到墙角的时候我无比希望是前者,而这一次也成为了我探险历程中的惊魂一刻。


编辑— Daisy 图/ 文— Jeff Hagerman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