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费城教堂险遇

费城教堂险遇

阅读数 18832

评论
摘要: “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什么时候恋爱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的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2016年夏天,厌烦了无穷无尽RPG游戏的我,决定踏出家门找点新鲜感。没想到的是,这次出门变成了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


如往常一样,我背着相机骑车在费城东闲逛。行至德拉瓦河岸的费城公约公园,停下来准备拍照时,旁边一座沉默的建筑吸引了我— 一个房顶布满了涂鸦、仓库门大敞着如怪兽的大嘴在鲸吞着河风、周围长满植物的工厂。


步入工厂,周遭无比安静,是那种许多个世纪无人光顾、寂静到令人耳鸣的无声,似乎提醒着闯入者:这里是一个人类不该踏足的异空间。一番探索后,我攀上房顶,坐在几个巨大烟囱之间凝视德拉瓦河日落,这个静谧的时刻成为了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众多瞬间之一。为此,我之后多次回到这座工厂,同时也迷上了这个独特的探险活动。


费城教堂险遇

费城一座废弃教堂通往二楼办公区的幽暗走廊,建于1870 年,废弃于2017年,曾是费城西区最大的基督教会。


“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什么时候恋爱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的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在2018年夏天,我和几个朋友相约了一次克利夫兰(Cleveland,Ohio)之行,目的之一是攀上一座高架桥—内部连接着一个废弃的轻轨隧道。这座高架桥的最低点离地面也超过米,问题随之而来:如何克服巨大的落差而顺利爬上去?准备“充足”的我们带了抛绳,经过数次尝试,抛绳的另一端终于落在了一个看上去摇摇欲坠的金属夹片之间。没人知道那个金属夹片会不会在我们爬到一半的时候断掉,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趁它断掉之前爬上去。而这样未知的冒险在之后的经历中我体验了无数次,也许这就是探险的迷人之处,它像我们的人生,尽管无法预测未来但依然要努力向前。


费城教堂险遇

波士顿施泰纳特剧院入门。一个世纪前建于地下,随着40多年前的停用,这座剧院和历史一起彻底被尘封在了波士顿的市中心。


回到2017年5月的一天,我和另外一个摄影师去费城一个废弃教堂拍照。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我在找角度的时候一脚踏空从一个平台上摔了下去,跌到了更低的一层,两层的落差大概有米半。我的左手腕和左脚腕骨折,右手虎口被地下平台的边缘划了一条厘米的伤口。 而更糟糕的是因为下落的时候触发了警报,我的同伴抛下我跑了,留我一个人在废弃的教堂里等待警察的出现。我只能一步一步蹭回地面,应付完面色不善的警察之后,叫了Uber 回家。


费城教堂险遇

摄影师:废弃度假村游泳池自拍


dfog

摄影师,城市探险者。自2016年起开始探索遍布美国的废弃建筑及地底世界,

同时作为街头摄影师,常利用光影来捕捉城市街头之景。


虽然在城市探险这一领域内,受伤是家常便饭,但那次的情况实在是太严重了。我无法继续正常的日常生活,只能卧床休息直到彻底康复。而那段空白时光,一方面给了我深入思考摄影和人生的关系,另一方面却使得我在康复之后不得不打两份零工来维持生活。再之后我搬离了之前的公寓,租下了另一个公寓,开暖房趴的时候认识了现在的拍照搭档,一起开始做一个摄影频道,开始尝试除了拍废弃建筑之外更多的摄影种类。如果那天我没有去那个教堂呢?我可能还住在之前的公寓,每个周末出去探险拍照,日复一日地继续我差不多的生活工作。然而到底是哪种生活更好?我猜要过上十年甚至更久,我才能得出答案。


编辑— Daisy 图、 文— dfog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