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城市探险

城市探险

评论
摘要: 如果说拔起的高楼和穿行的人流是现代文明的展现,那么站在废墟里,看到的大概是一个人类消失后的未来。有这么一群热衷于追随这些遗落文明的人— URBEX,他们是城市探险者,他们不仅有和普通人重叠的生活,他们也是城市另一面的记录者。在万物复生的季节里,跟着三位URBEX的脚步,到众人早已忘记的过去里,发现颓败之美。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探秘北美废弃银行


城市探险


仰望银行天顶时,

这惊人的巧合使人为之撼动

在我众多的探险经历里,银行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银行有钱,有钱就不可能废弃。" 回看当年的想法确实有些可笑, 但仔细想想,宣布破产的银行并不在少数。尤其是非公有银行,在各个时期的经济危机和行业竞争与倾轧之间,不仅是破产,甚至连商号彻底消失的例子也屡见不鲜。


但如果换成今天的我来回答,我可能仍然会保持当年的意见。从选址上来讲,银行的所在地往往是人口相对稠密的地区,或者是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从建筑上讲,银行的结构非常整齐划一,除了地下金库以外,多半是大小不一的办公房间—所以,即便一间银行破产或者搬迁,也可以轻易地卖掉,既而改做办公楼、商店、会所、饭店、旅馆等等。所以,不同于种族迁徙导致的教堂及学校废弃、社会或科技发展导致的剧院或工厂废弃、规划错误导致的游乐园或度假村废弃,一间银行的废弃背后的原因往往比较复杂。


城市探险

当看到建筑被损坏了的却又有明显雕刻痕迹的细节时,对银行最初的样貌再度产生好奇。


城市探险

在银行的鼎盛时期,金库大门总是紧闭且森严,而如今却被涂上了凌乱的涂鸦。


坐落于费城东北区的第九国家银行,废弃原因是城市轻轨的铺设。建于19世纪末,这座充斥着罗马风格浮雕的银行在服务大众了将近一百年后,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底废弃。和它一同被废弃的,是与之一墙相隔的工业信托银行。


在我探秘此处之前,做了一些功课— 两座银行在废弃后,被诺里斯广场公民协会(Norris Square Civic Association)收购,自生自灭了二十几年,直到费城要申请世界遗产前,两座银行被社区重整计划委员会(Women’s Community Revitalization Project)重新接手,并计划在接下来的五年内拆除完毕,在原址建造25套廉租房。值得庆幸的是,拆除工作在费城申遗成功之后进度减慢,直到2018年我进入时,整个工程仍在拖拖拉拉地进行着。我也有幸亲眼目睹了这两座由白色大理石浮雕镶嵌而成、宛如教堂一般美轮美奂的建筑物。保罗. 维瑞里奥(Paul Virilio)曾说过这样一句话:“你可以说,建筑只不过是制造废墟的艺术。”这句话用在这两座毗邻的银行上也许非常合适。生长在一个效率至上的社会,当我面对这两座建造精美的建筑时,很难想象处在实用主义尖端的银行为什么会浪费资金修建和安全措施不相关的细节上。或许是百年前的犯罪率较低,或许是投资方对审美颇有要求,两座银行虽然风格不尽相同,但在门柱、天顶、门廊,及各种拐角连接处,都花费功夫,在白色大理石上雕刻了仿希腊帕特农神庙古罗马风格的装饰。其中个人认为最为费时费力的设计,莫过于两家银行都采用了镂空天顶设计。或许是出于采光的考虑,工业信托银行采用了长方形镂空天顶,第九银行采用了圆形镂空天顶。这两处设计在当时虽然算得上新颖别致,却鲜少有更多的讨论见报。即便是在后来费城申遗文件和新闻报道之中有提及,却也只是一笔带过。


然而,当我站在其下仰头欣赏天顶时却意外地发现,第九银行天顶上的五个圆形镂空结构和中国古代的铜钱如出一辙— 很难相信这只是单纯的巧合,但我也很难想象,会有什么理由会促使这座银行的设计师在19世纪末漂洋过海,拜访在战乱中挣扎的中国。或许他只是单纯地热爱东方文化,明了铜钱结构的意义,把它嵌在了自己的设计思路之中。


而在一百多年后,当他设计的银行经历了兴盛、衰败、被收购、任其腐烂之后,在即将被拆除的命运的终点时,另一个认识这个结构的东方人站在这巨大的五枚铜钱之下,被这惊人的巧合震撼到久久无法挪动。


美国州立银行,迄今印象最深刻的探险经历

在我去过的废弃银行中,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2018年夏在印第安纳州加里市(Gary,Indiana)探访废弃的美国州立银行。


城市探险

探险的过程中,总会在不经意之间捕捉到废墟中的美好。


2018年夏天,我和同伴开着车从加拿大多伦多出发,途径宾州、纽约州、俄亥俄州,抵达印第安纳州、伊利诺伊州、威斯康辛州,在美国中西部划了一个为期十天的圈,最终绕道密歇根州并重回加拿大。在这十天中,我们不仅看到了各色的地形地貌、城市景观,每个州废弃建筑物的类型、风格、甚至难易程度也不尽相同。


在抵达加里前,我的探险长达十五年多的同伴感叹道:“我探险这么久,却从来没来过加里,前几年机缘巧合去芝加哥开会,和同事途径加里的时候只是停下来加了个油,同事就紧张地催我赶紧走。加里啊,废墟虽然多,但也太不安全了。”


城市探险

纽约银行的金库门大敞着,天顶也有所破坏,很难想象过去在这里都发生了什么。


城市探险

被画满涂鸦的费城银行大门早已看不到了往昔的辉煌。


这里的人口一再下降,市内几乎没有工作机会,大部分居民通勤至芝加哥上班,经济濒临崩溃边缘,之所以还没破产,大概是因为邻市芝加哥罩着。2016年政府数据显示超过千座民宅被废弃,而如宾馆、剧院、邮局、工厂等等大型废弃设施更是在街上摩肩接踵,比比皆是。我和同伴做了个粗略的统计,在百老汇街市中心部分,每五座建筑中便有两座是已然废弃或关门大吉的状态。在其它城市进行废墟探险,还要在卫星地图上苦苦搜寻废弃建筑,但在加里,闭着眼睛就能撞进去一座。


然而,大部分废弃建筑的损毁程度也相当惊人。在同样属于第三类城市的克利夫兰,大部分废弃建筑物内部保存相对完好,教堂内的圣经、学校内的桌椅板凳、剧院内的戏服、仓库内的金属脚手架等等,基本都原封未动。但在加里,废弃建筑物室内早已被洗劫一空,可供变卖的金属消失是情有可原,但不值钱的书本衣物也无一存留,就连剧院内的椅子,也被一个一个拆下来,什么都不剩了。


经过两天可以算得上愉悦的探险之后,我们心满意足地将银行留在了临走前的最后一个上午。从宾馆Check out,把行李搬上车,我们重新开回市中心,正要开始最后的狂欢,身后突然响起一连串的“Hello、Hello”。我回头,一个手里拿着一个破旧的麦当劳大杯饮料(但我非常确定里面装的是酒)的黑人大哥,摇摇晃晃地朝着我们使劲儿打招呼。


在加里的两天多,我们常常被当地人拦下来,一方面是好奇想和我们聊聊天,一方面是要钱,或者通过卖矿泉水要钱。我对这些人要钱的态度非常放松,一则是之前独行的时候习惯了,二则是宁可给点钱买个清净安全。而我的同伴愿意从他们手里买矿泉水,因为“有劳才有得,凭什么他要钱我就给呢,我的钱也是通过工作挣来的。”


所以看到他的时候我们两个并没有大惊小怪,即便这是个身高两米多、体重似乎有两百二三十斤、醉醺醺的黑人大哥。他看我们站定,赶紧端着酒杯过来,问我们是从哪里来、在这儿干嘛。我懒得接话,同伴随口应付了两句,果然对方立刻切入正题:“你知道,我没工作,我家里还有三个孩子,你们有零钱吗?十刀就行。”在婉拒失败后,我们发现身上已经没有剩余的可以打发他的美金了。


他看我们没说话,提出要去取钱,本想以进废墟拍照为由再次拒绝,而大哥却表示要和我们一同前往。于是,在这个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入口附近有光线的银行内,我和我的同伴,以及一个身高好几尺的醉汉一边聊天,一边探险。


过程非常不愉快,尽管我们对他不停催我们出去取钱的态度很生气,但更怕他突然在这个黑洞洞的屋子里掏枪。退一步说,即便他不掏枪,赤手空拳地扑上来,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当然了,他醉成那个样子,我几乎能肯定即便他挥拳,百分之九十可能打不中我们中的任何一个。但我也不愿意想象,如果恰好是剩下的百分之十的话该怎么办。


拍了大概半小时之后我趁对方不注意, 偷偷问同伴:“你到底有没有钱?”


“全都放车里了。”他答,“咱们还是赶紧撤吧。”


从车里拿了钱把对方打发走以后— 而对方并不满足于开始索要的十刀,似乎觉得陪着我们多耗了半小时,就有理由拿更多的钱一样。


后来朋友问我:“中文里‘Let’s go(走)’怎么说?”反复确定了发音后,他说:“下次再有同样的事,你听到我说中文的‘走’的时候,立刻拿好你的相机准备跑。We don’t talk and we’re running。”


令人感到唏嘘的,是那些在失去利用价值后趋于败落的建筑

几年前国外曾有个上过热点的新闻,一个网友搬进刚买的两层独立洋房,却发现地下室后面还有一层,拿工具敲通以后发现竟是个银行的金库。查了资料,这位房主才发现自己的房子是一间破产并被变卖的银行改造而成的。当然了,金库早已空空如也,然而不锈钢的金库大门,和金库内私人的保险隔层,仍维持着旧貌。


城市探险

自富商买下多伦多银行后,将它闲置在多伦多市中心寸土寸金的热门地段,从未使用。


废弃银行改建的例子数不胜数。上面新闻中改成民宅的例子其实是少数,更多的银行在废弃之后更多的是因地制宜:市中心人流密集区域的改做商场、饭店;金融区或商业区的改做办公楼; 也有被政府征用修建成社区中心的;甚至还有被改建之后因为城市整体经济滑坡或个人经营不善仍逃不过废弃命运的。


同样身处于北美铁锈地带的加拿大多伦多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中心,也立着一栋废弃的银行。建于1905年,由多伦多建筑师E. J. Lennox设计,这个由科林斯石柱和拱顶组成的大理石建筑物曾是加拿大道明信托银行的前身。入住此处的银行原名为多伦多银行,迁出时间不详。可以肯定的是,2003年以前此处一直被多伦多历史委员会占据。


城市探险

保护网上挂着禁止涂鸦的多伦多银行。


城市探险

当我抬头仰望银行的天顶时,在这五枚铜钱之下,被这惊人的巧合震撼到久久无法挪动。


随着经济的发展,多伦多市中心地价飞涨,尤其是与多伦多最大的购物中心— 伊顿商场一街之隔的此处,租金更是一路飙升至多伦多历史委员会无法承受。当他们于2003年迁出此处时,这座建筑物在废弃已久之后才算是正式闲置下来。如今,此处于几年前被一位爱尔兰商人购买下来,却从未使用,一直任其闲置在多伦多市中心寸土寸金的热门地段。


众多银行—尤其是地方银行或者私人银行— 的大量废弃,不知是否是对北美整个金融体系发展状况的一种暗示:以金本位为主的金融体系也许逐渐走向了自己的末日,而电子交易却在日益兴盛。同时,宏观上国家对金融放松管制,大银行对金融的垄断,也加剧了这个由废弃到重建、由分散到统一的过程。


在曼哈顿主城的Jarmulosky 银行大楼,废弃于上世纪中叶,自九十年代起便被电子游戏厅和外卖餐厅所占据,然而这里的前身却是美国首家由犹太人开设的银行,可以说历史意义非凡。但在这个金钱主导的社会,一栋建筑物是否有意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否仍有利用价值。


编辑— Daisy 图、文— 然潘 封面插画— littlehotel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