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生活在别处

生活在别处

阅读数 3829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想去林间赏花,吹一吹自然流动的风; 想要偷得浮生,听一听海浪的温柔。 生活不只眼前,择别处而居,或远或近,或山或海。 就在畅快惬意的场景切换之中,五感全开, 吸收生活的每一个灵感,如获新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转眼又是蝉鸣荔熟的盛夏,炎炎高温里,一切事物仿佛都在加速运行。张爱玲在写《诗与胡说》时曾经引用过周作人翻译的一首日本俳句:“夏日之夜,有如苦竹,竹细节密,顷刻之间,随即天明。”短短20个字,说尽了夏夜的短促与生动,又隐隐然流动一种生活细节的诗意美学。



这首俳句的作者西行法师,从22岁开始游历在外,对后人影响最大的诗集《山家集》便是在本州北国完成创作的。诗集名字里所谓的山家,也就是山中草舍,和同样是青年出道、在别处生活中觅到源源灵感的唐代诗人王维的终南山别业一样,为他们带来了平和冲淡的宁静时光,是他们成为一代文宗的道路上汩汩流淌的灵感源泉。



挥一挥衣袖,离开日常生活常轨,到别处去住上一阵子的潇洒转身,在我国自古以来便被视作一种风雅的生活方式。比如古代帝王、富裕人家的避暑山庄,在暑气未至时便施施然动身前往居住,吟诗作画,赏花观鸟,是每个盛夏时节让旁人无比艳羡的保留节目。欧洲也不例外,从维多利亚时代开始,同样向往闲适与风雅的贵族们争相在风光如画又气候宜人的地方建起行宫和城堡,夏避暑冬避寒,或者在春秋二季呼朋唤友围猎打野,在找乐子的热情上丝毫不甘示弱。


到了现代,在技术极度发达,全球频密交往的地球村背景下,生活在别处,拥有了更丰富和自由的选择。交通网络日渐发达,运输方式从人力轿子、马车这些运力和效率极低的原始方式飞跃到车轮上、飞机上,人们向外寻求别样生活的交通门槛一下子降到了接近零的状态,可选择的“别处”,在地理层面上拓展到一个史无前例的广度。城市间频繁的交往,互联网丰富的资讯,也让我们更容易寻找到想象中、或者超越想象的诗意世界。


启程往别处生活,不再像从前,是一个那么大阵仗的事,一旦动身,好似要跟日常的事业、生活断了联系一般。在现代通讯和办公工具的支持下,说走就走、周末度假,一年离开一段时间,都成为触手可及的选项。



而这其中的“别处”,也就是目的地,是这种生活形态的最重要载体。理想的目的地,其中必不可少的是出色的宜居环境,还需要加上适宜休闲度假的成熟配套设施和服务,以及亲和而有趣的当地社会融入体验。更难能可贵的,是能邀上亲朋好友、三五知己,共同分享觅得一方乐土的喜悦,共度不重复的精彩人生。纵观近年来热门之选的“东北第四省”海南、“候鸟人圣地”云南,“山湖海海”的广东,无不以丰富的自然禀赋,或独特的城市气质生活节奏,造就了人们心目中各具魅力的别处家园。


近年国民经济水平大幅跃升,人们的消费力和消费观也在节节升级,许多国民已经拥有充足的底气,把目光从日常的生活惯性里抽离出来,投向这些更为新鲜的远方。信息分享的爆炸性流传速度和效率,也让我们从身边朋友们分享的生活中意识到,“生活在别处”的方式和情怀是如此诗意又有趣,它能跳脱于我们日渐感觉麻木的生活惯性,复苏对生活的感受力,甚至在不知不觉间,为我们源源地注入全新的灵感。有人喜欢静观花开节奏,有人专门寻觅异乡菜市场的人间烟火,有人只想安静闲居,全身心感受季节的微妙更替。这是人们纷纷向外花式探寻新鲜生活感的时代。



而这一切不只是享受而已。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视网膜效应”:当拥有一件东西或一项特征时,会更容易在生活中注意到与这种特征相似的事物。不难发现这里面隐藏着另一个逻辑:当你见识过的事物越多,拥有的世界观越广阔,你的正能量视网膜效应便越强大,两者是线性相关的正比关系。见多则识广,多元的世界观从来都是人所能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


这次我们请来三位诗意生活家分享在别处生活的故事。他们擅长挑选层次丰富的优质目的地,总有办法找到饱满的细节来升级生活体验;他们懂得如何柔软地消解人在旅途的疏离感,在身心安稳惬意的环境里,找回自己最喜欢的生活节奏。这些生活家在别处创作带有自己特色烙印的生活,既享受岁月静好,又发现无限新鲜。希望他们的故事可以告诉你,在此间与别处、在旅行与生活之间,可以如何找到独特的角度与漂亮的平衡,为自己本原的生活打气。


也许,属于你的那份生活灵感,也正在某个别处等你徐徐开启。


策划、统筹— 嘉琦、郭怡越、Phoebe 采访、撰文— CGN 编辑—MM 摄影— 吴俊杰、许斌

修图—Tang-Ho 部分图片来源— 碧桂园、摄图网 妆发造型— December 设计— 沈毅青

男士服装提供— 金利来 封面图— 碧桂园森林城市实景拍摄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