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THE CITY OF INSPIRATION 杭州,灵感之城

THE CITY OF INSPIRATION 杭州,灵感之城

阅读数 5137

今日热度 2

评论
摘要: 杭州是一座四季分明的城市,一树柳枝、一池荷叶、一片枫叶、一场白雪, 它们提示着四季的变幻,也让这座城市有了与生俱来的文艺灵感。如今 的杭州更添了几分灵气,懂得生活美学的年轻人们把杭州作为梦想聚集 地—花费心思认真设计而成的民宿,装满自己生活态度的工作室,与 自然对话的城中花园……他们在杭州获得启发,也为杭州付出灵感。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择一别院,居止而歇

择一别院,居止而歇

Besides bed and coffee

在杭州的玉皇山脚下,一片郁郁葱葱的道路旁,有条不引人注目的小径通向绿荫深处。走过亭亭如盖的芭蕉,跟着指示牌指引,我们才发现通往一幢白色小楼的宽敞庭院在眼前铺展开来。这个有些隐蔽的所在,就是集民宿与咖啡于一体的别止。别止的主人是文子和浩森,一对在社交网络上颇具人气和影响力的后摄影师拍档,他们有自己的摄影工作室和摄影教室,参与拍摄过众多知名品牌、艺人相关的或商业或文艺的项目,也出版原创书籍,在粉丝中有着强大的号召力。而在工作之外,完全出于梦想和喜好,他们选择在这里开了一家有咖啡馆的民宿,并取名为“别止”。

“择一别院,居止而歇,我们希望它是一个独立别致的小院子,让人愿意停留下来。”几年前,文子和浩森结束北漂生活,来到杭州定居。杭州有着浩森高中和大学的记忆,是气候、环境、人文都很亲切熟悉, 适合他自己的地方。而对文子来说,“选择杭州,是当时北漂让我觉得太没有归属感了,所以想来这个有我想要的生活化气息的南方城市”。

择一别院,居止而歇

作为自由摄影师, 平日里的工作很忙碌,但杭州总给人更多想要好好体味生活的憧憬和可能。 浩森从小就有着开一间自己的店、在店里舒服地待着的念头,文子也有文艺青年对咖啡馆的小小梦想,想法不谋而合,于是就开始为店铺寻址。机缘巧合找到这里,两人立即看中了玉皇山脚下这个曲径通幽的所在,大大的院子在小路拐角后惊喜出现,就像来到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交通算是方便,周围绿色环抱空气清新,在喧闹城市中占据一个安静角落,让人觉得可以放松和停留。

择一别院,居止而歇

文子和浩森请来设计师,共同实现出理想中干净简洁的店面风格,白色为主的色调,与院子周遭的绿色完美相衬。小楼的一层和露天空间做咖啡馆,其他楼层和别院一间独立房间则做民宿,从客房内通透的大落地玻璃窗面对整片绿色的景观设计,到家具木材、床品、洗护用品的用心挑选,甚至到咖啡店播放的两三百首歌单一首一首手动添加,两个当初完全没有开店经验的人,就这样靠着冲动与热爱行动起来,令别止慢慢呈现出如今舒服惬意的样子。

“别止开业两年了,到现在想起来还是件很冒险的事情。我们发现,真正去实施运营一家店,非常艰辛烦琐。作为主人会面临的很多细节问题,是跟美好搭不上边的,但当自己像个客人一样约上朋友、在店里聊天喝咖啡,感受花费心血打造出来的美好时,又觉得承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在民宿发达的杭州,别止因为咖啡而显得有些特别,开业时就是第一家结合了民宿和咖啡馆的综合体,浩森在不同国度旅行居住的经历和对咖啡文化的钟情给了他灵感,令他想把喜爱的东西都融入这个空间。“我希望住客从客房走下来就可以到咖啡馆,或者在自己的房间,就能享用到一杯有品质的咖啡,这很重要。”每次去一个地方旅行,浩森都一定会去探咖啡店,也很喜欢与咖啡相关的手工杯子和器具。别止咖啡所用的杯子,就是浩森从不同国家带回的收藏,店里用的咖啡豆则按照他喜爱的口感请人特别调配。而同样重要的甜点部分,别止的甜品师每一季都会开发当季食材为灵感的新品,浩森再经过视觉经验和食物造型学习来设计摆盘。

择一别院,居止而歇

刚开始咖啡馆是为民宿服务的,想不到开业后成了杭州较早一批所谓“网红店”,尤其在周末会吸引到大批客人来打卡,这是两位主人没有预料到的。对于“网红店”的定位,他们一开始都有些抗拒,但后来逐渐也淡然了,“之前很惧怕这个词,但慢慢觉得这只是外部赋予的标签和符号而已,如果大家愿意来这里,就说明我们的店能影响到别人,大家都能喜欢和欣赏这里的美的东西,那样就足够了。”

作为老板,文子说他其实心态很矛盾,“也希望店里人多生意好,但有时周末真的很多客人拥挤打卡又会觉得喧闹。我最喜欢工作日上午的时候,可能只有三五桌客人,每一桌都在静静地看书、聊天,或是恋爱中的小情侣相对而坐,那就是我理想中咖啡馆的样子。”

平日里人少又有空闲时,文子和浩森都很爱待在别止,而分别询问两人最爱的角落,也有着不约而同的答案。浩森:“最喜欢的就是靠近吧台窗口的走廊,这里有私人空间,咖啡师磨豆子时我还能闻到咖啡的香气,有空时就爱坐在这里喝杯咖啡,晒晒太阳。”文子:“我喜欢吧台外面走廊的位置,可以看到吧台员工的工作,哈哈,是不是感觉这个老板很可怕!同时这里座位也独立,不太影响到别人。其实现在来的很多人并不知道我们是老板,以为我们也是顾客会过来聊聊天。当他们说,啊,你也很喜欢这里吗?那时候我心里感觉就特别棒。”年轻的文子和浩森觉得杭州给人感觉是慢的,同样年轻的一辈也有很多创业者,他们拼搏务实,为自我创造各种机会与可能,但总体来说,这个城市的人非常关注生活本身,无论城市在以怎样的速度剧烈变化。文子和浩森也是如此,简单舒服,就是他们对当下生活的理想。

浩森在田园间度过童年,“本来就喜欢安静隐居般的生活,在有山有水的地方,拥有一个很大的院子。现在我的生活也非常简单,摄影,健身,或者是在店里。但发现爱好都变成了工作,闲下来的时候想发展一项新的爱好,所以最近在学弹钢琴。”文子则喜欢周末可以去茶园、寺院,或者山里农家种菜,享受这座城市自然环境优势提供的乐趣,“我已经推荐很多朋友来杭州了,在这里发展的可能性也很大,没有北京上海那么的快,但恰到好处。”也许这座不疾不徐、懂得生活的城市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处能够自在舒展的“别止”。

编辑、撰文— Sandra 摄影— Leiiiz、大热、Alessandro Wang 设计— 庞森森


香本无心,人有心

香本无心,人有心

WARM FLORA, LOVELY MUSE

不久前看到了一篇文章:《一个男人,二十只猫,和他们的梦幻之家》,故事中的男主人公叫尘有心,在杭州创立了自己的设计师品牌FLORA &MUSE,影像中的尘有心穿着棉麻的浅色衣服,拿着逗猫棒和身边的加菲猫们玩得很开心,听说他花了年时间改造房屋成为了自己的调香工作室,并且留足了空间专门给到这二十多只加菲猫,为自己, 也为它们打造了一个灵感之家。

香本无心,人有心

在前往尘有心工作室的途中,我们一路上期待着和加菲们见面,不知道现实中的场景和想象中的会有何区别。果然是有意外之喜,等在院子门口迎接我们的不是一群乖巧的加菲,而是一只热情四溢、拥有高级灰毛色的威玛猎犬。朝南的玻璃大阳光房,朝北的loft 松木小楼,南北两个大院子,都种有大量观叶植物。完全打通的南北空间中庭有一个水景观,天气晴朗的时候,阳光照进来很舒服。

香本无心,人有心

说到尘有心和猫的故事,是从一只叫“福气”,一只叫“福来”的加菲开始的,因为朋友家里的一些原因,没有办法继续养猫了,尘有心就把它们接来自己身边。养过加菲的人都知道,加菲的肠胃天生不太好,生病感染是常常会发生的事,但从小就喜欢小动物的尘有心并不觉得这是累赘,“因为我小时候是寄养在别人家里的,以前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等到有了这个空间,那种想法就会爆发式地膨胀,或许这就是你们能看到那么多只加菲的原因吧。”

三层楼的空间集合了工作和生活两种状态,一楼是一个南北向的工作室,种植植物,研发香薰;二楼是寝室和茶室,还有部分的香氛产品放在这里;三楼是被改建成木结构的loft 阁楼,打开门就能看到一个加菲猫的乐园,顶上还有一张木床,冬天尘有心喜欢在这里休憩,屋顶专门做成了通透的玻璃,为的就是暖暖自然而下的阳光。

“很多人反对把家和工作室合二为一,但如果把自己喜欢的工作和生活放在一起会很有意思,我每天大概点起床就会开始工作,有时候要到半夜才能休息,但我并不觉得累,整个过程更像是在玩,可以说我的工作内容是取决于我内心的想法,用自己的心去领导工作节奏”。当年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尘有心并没有找到内心所向,于是去到英国继续深造,他念了一门当代艺术与哲学课程,老师教会了他什么是源于内心的艺术表达,真正好的设计师应该用产品来引导大家对生活本身的思考。年重新回到杭州的尘有心,终于找到了自己内心所向,他不喜欢冷冰冰的大楼大厦,独爱有个小院子的房子;他不喜欢拥挤街道上的人来人往,独爱和自己的设计团队认真调香。谈起自己卖出的第一个香氛产品,尘有心清晰地记得那是无花果味的蜡烛。无花果,在西方神话中是守护神的意思,从西方采购回来后尘有心会做一些本土化的调整,“国内人更偏爱花香果香和木制香气,我也会结合当地特有的植物和我自己对植物的感受来调香”。之所以有无花果的调香,原因在于尘有心从岁到岁的记忆,当时住家的院子里有一棵无花果树,夏天的时候无花果结果,而杭州夏天常常有暴雨,一夜的暴雨把果实打落到泥土上,无花果的香气混合着清晨的泥土气息,这是尘有心记忆中的味道。“人的每个阶段都有一种气味存在着,当你闻到这种味道时,就会联想起当时的日子、当时的人、当时发生的事情,我们可以通过香气来帮忙人们唤起美好的记忆。”

香本无心,人有心

在工作台上调香时的尘有心不苟言笑,认真地观察着蜡烛温度的变化,曼妙的香气从优雅的火焰中心散播开来,回归内心并且保护内心的味道,这或许就是尘有心想要调制出的香气。在伦敦读书期间,尘有心有时间就会去旅行,欧洲不同的城市文化会给他不同的灵感启发,他在不同的艺术空间中游走,也在此过程中寻找着自我导向。旅行中尘有心对酒店的床品很在意,或许是因为太过整洁拘束,让陌生的房间失去了温度,他习惯性地会在行李箱里准备好一些蜡烛,无花果味的蜡烛自然是必需品,在陌生的环境中闻到熟悉的味道,能增加不少安全感和温暖氛围。如果说无花果是尘有心对自我嗅觉记忆的重塑,那么取名为“晚安”的蜡烛则是他为大家的祈祷。和尘有心不熟的人会觉得他有股冷冰冰、不与世俗的仙气,但和他真正成为朋友后,你会发现他是一个很有趣的生活家,他会在不同节日为朋友们准备特定的小惊喜,你能从他的身上获取很多和生活美学相关的启发。

尘有心在一开始设计小蜡烛时,用了八音盒的灵感,打开装蜡烛的小盒子有一个二维码,扫描后就可以播放音乐,音乐的选择来自于蜡烛所用植物的品性,有一款叫做晚安的小蜡烛,用薰衣草和杜松果来调制,杜松果的果味可以平衡薰衣草的花香,有净化空气和宁神的作用,和它相关的音乐,是薰衣草田中水流的声音, 加上草地和植被摩擦的声音、风的声音结合而成的,听觉和嗅觉在某个时刻达到了近乎完美的融合状态。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的世界很小,实际上杭州的生活圈子并不大,平时经常来往的好友相互之间就那么些人;但有时候又觉得自己的世界很大,很多我无法涉及的领域会让我想走过去看看。”对于尘有心来说,这个拥有三层楼的空间是属于他的理想世界,他爱着脚下的这片土地,同时守护着从过去到现在的记忆。

谈到未来,他说自己并没有想得太多太远,或许明年打算开线下店,或许某一天会做做其他领域的事情,但就目前看来会一直留在杭州。“其实我并不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但从小生活在这里,已经对杭州有了归属感,现在我生活的转塘区渐渐形成了一个艺术文化区,整体环境被西湖和钱塘江包围,这里的植被、空气都是我留下来的理由”。采访接近尾声,我们问了一个好奇的问题:“为什么要取名叫尘有心?”他回答我们:“这是学生时代,班级老师帮我取的名字,他希望我在做每一件平凡的事情时,都要用心,大概对我现在来说,就是香本无心,人心有”。

编辑、撰文— YAO 摄影— Leiiiz、大热 修图— SUN 设计— 庞森森


小 即花园

小 即花园

A GARDEN IN HAN GZHOU

在西湖边的北山街上,车辆缓缓行驶,前方想要掉头的车排起了队,“月是杭州的旺季,大家都来西湖边晒太阳了”,出租车师傅的语气有些无奈。行人如织的杭州西湖,让人想要靠近又不敢靠近,不远处的断桥上站满了人,不知道人群中细微的面部表情会是怎样。如果说旺季时的西湖是一种只可远观的美好,那眼前的夕霞小筑,无疑会为你创造出这份美好。

沿着北山街寻找的号码牌,当你看到一个拱形门和一路向上的石板小路时,夕霞小筑就到了。1,2,3,4,5……我们一路沿着石板阶梯向上爬,当数到104时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大家在城市里走惯了平路,爬100多个台阶觉得有些吃力吧”,夕霞小筑的主理人雪梨穿着一袭淡雅的白裙,她的身边环绕着好看的花草,我们跟随着她走进了院门,白墙黑瓦下的恬静,让人忘记了西湖边上熙熙攘攘的人潮,也忘记了一路拾级而上的疲倦。

夕霞小筑前身是一座荒废的大佛禅寺厢房,寺院还保留着清乾隆亲笔手书的大石佛题诗碑刻,东面残存了大佛半身像,加上西湖边的地理优势,自然就有了与生俱来的禅意。“我们做设计和修葺的时候尽量保持了厢房的原型,也尽量把环境打造得更令人欢喜,让来的人都很喜欢。”很多人喜欢雪梨的小筑,就是因为小筑有自己的个性,“严格意义来说,我是一个新杭州人,我先生是地地道道的老杭州人,他是从小在杭州的街巷里生活的,对老杭州的印象还是小尺度的老街巷,那时候的房子基本是一层楼或者两层楼的高度,街巷的宽度和楼的高度是同比的,单从生活区建筑构造来说,这样的方正比例让人很舒服,离家不远就有小河,小朋友们会跳下去游个泳。”在雪梨眼中,小筑是老杭州文化气息的延续,她用自己的方式尽可能地让岁月安好,并用当代的形式赋予它重生,所以直到现在,那些陪伴成长的记忆依然可以让很多人产生共鸣。“之前发生过一个很巧的事,我大学同学的家其实就在这隔壁,她说小时候她常常和姐姐一起在楼梯上爬上爬下一起玩,现在每次回国都会来夕霞小筑住上一段时间,毕竟这里有家的感觉,或许人越长大、离家越远,反而越是怀念过去的日子吧。”

夕霞小筑的院子里有两棵130岁的银杏树,每年等到秋天银杏叶黄了,美得就像是一幅画,雪梨常常会看着这两棵银杏树想:“我们可以花钱买一棵品种高贵的小树,但100年的时间却是我们买不来的,这些生长在大自然中的植物最终还是归于大自然,当它们开得很美的时候,我们看着觉得赏心悦目;当它们开始凋谢的时候我们会觉得舍不得,但与此同时又可以期待来年的盛开状态。”久而久之我们会从一花一草间明白一些道理,很多事情我们都是旁观者,自然界有它的游戏规则,心灵鸡汤文里常写“来生想做一棵树”,仔细想想也未必只是煽情。

墙角的粉色月季、花盆中栽种的紫阳花、粉黄各种颜色的水仙花,桌子上精心摆置的插花,无论是什么季节,雪梨都在通过植物与大自然、与生活发生着对话。“别人喜欢集邮,而我喜欢集花”,从下院走到上院,一路上雪梨介绍着不同颜色形态的植物。“我觉得我在植物这方面是属于博爱型的,因为植物的生长本来就是分季节的,在某个特定的季节里,选自己的心头好就对了。”在小筑门口有棵日本的小枫树,春天的时候它嫩黄色的,夏天的时候变成绿绿的,到了秋天变成了迷人的红枫,冬天如果碰上下雪天就是一番灵动景象,一年四个季节,这棵小枫树就像是大自然的计时器,特定的时间段给我们特定的美好。当年雪梨把风车茉莉种植在小筑时,小小的花骨朵看起来惹人怜惜,总觉得风太大就会让它染上风寒,

但两三年后,这些看似柔弱的风车茉莉开满了一整堵墙,花朵沿着枝蔓爬到了墙头,长过了瓦顶的高度,“每年小花苞盛开的时候就会特别美,你还可以对它寄一个未来的期望,说不定某年某天整个墙头都开满花”。如今,一整面墙的风车茉莉成了雪梨每年初夏的期待。

小 即花园

院子里花草自然随和的个性,也延续到了房间中,雪梨在一开始设计房间时,就明确了其中万物的风格—淡雅。浅色的纹路,淡淡的木香,通透的玻璃,水洗棉麻的床品,这是雪梨理想中杭州小筑该有的样子。房间里有个细节,那就是洗浴用品,雪梨亲自试用了很多产品,最终选择了日本老字号的明治玉肌玫瑰系列,这个品牌只做洗发水、沐浴露、护发素和香皂,同样崇尚简单自然的生活方式。

“我想,人老了以后还是喜欢回归田园,这个应该是我的本性作祟”。从前雪梨常常喜欢和朋友们享受Party-time,但如今好像越来越喜欢安静,“改变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你的身体到了可以让你的心灵安静下来的时候,你就自然会安静下来,你可以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来建造你自己的世界。”

编辑、撰文—YAO 摄影— Leiiiz 修图— SUN 设计— 庞森森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