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阅读数 1690

今日热度 6

评论
摘要: 一座城市如果经历过太多的忧伤,就注定会把重生的希望融化在骨子里,成为仿佛是与生俱来的街头气质,而忘了最初的样貌。贝尔法斯特,就曾经这样被定格了。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在许多没有来过这座城市的人眼中,贝尔法斯特是“充满危险的荒芜之地”,仿佛汽油瓶和燃烧弹直到今天还在屋顶之间飞舞似的。这要怪那些怀旧电影,尽管它们的初衷大多都是让人们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但却也一次次掀起贝尔法斯特的伤疤。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仍然像冲突之初时那样分区而居,虽然人们不会再因为教派不同而大打出手,但公开谈论还依旧是很不礼貌的。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如今的贝尔法斯特是在宽容的氛围和严格的制度下运行着的,清晨街道上“行色匆匆”,像所有首都城市的人们一样,贝尔法斯特人穿着得光鲜亮丽地走进办公室;然后是“温文尔雅”的一天,人们轻声交谈,吃一顿英式的简午餐;而当夜晚到来,这里又变得“躁动多情”,流浪汉的出没难免令游客有些紧张,而数量更多的警察又让人觉得安全极了,当然如果你拎着酒瓶走在大街上而无视500英镑罚款的警告,就算你是个游客,警察也会找上前来。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好在除了禁酒的公共场合外,贝尔法斯特有太多的可以供人一醉方休的地方,酒吧街提供来自南方的健力士Guinness和来自北方的布什米尔Bushmills,它们分别是世界上最出名的啤酒和威士忌,都出产于爱尔兰岛这块仿佛被酒精浸透的土地。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09:00 

@圣安妮大教堂+阿尔伯特斜塔


圣安妮大教堂里的神父库克先生对于一位挂着相机的中国游客十分好奇,就像我对这座靠近拉根西岸拥有高耸入云的尖塔的天主教教堂的好奇一样。在冲突严重的年代里,这座教堂能完好保留至今实在是弥足珍贵。教堂于19世纪末期开始建造,中间几经波折,直到20世纪后期才最终完成。教堂的建筑规模、造型层次、立体石雕和彩绘玻璃,在北爱尔兰都是极为出众的。从圣安妮大教堂步行可至阿尔伯特斜塔,这是一栋1867建造的混有法国和意大利哥特式风格的钟楼,为了纪念早逝的维多利亚女王丈夫。由于河畔土地的地基问题,钟楼建成后不久便开始倾斜,直到现在,它仍然顽强地斜立在贝尔法斯特街头的十字路口,好像一个充满勇气的贝尔法斯特市民。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10:00

@隔离墙


贝尔法斯特“隔离墙”如今更多地被称为“和平墙”了,它处于城市西部Falls Road和Shankill Road之间的区域,最具有标志性的一座围墙高达3米,绵延数公里。这座1974年开始建造的高墙由水泥和钢板构成,顶部是密布的带刺铁丝网。在曾经那个“ 炸弹和鲜血”的年代,这里是长达30年的冲突核心区。现在虽然冲突已经远去,但是围墙并没有被推倒,在1998年和平协定签署之后,这里成为了艺术家的领地。所有的隔离墙都被鲜艳的涂鸦“占领”,它们大多具有浓郁的政治讽刺意味,或是有趣的广告。如今由北向南穿过曾经是恐怖检查站的黄色铁门,不必再担心身侧行驶而过的汽车里投出冒着烟火的炸弹,那里面只是善良友好的贝尔法斯特居民(无论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都一样友好)或像我一样对城市历史充满好奇的游客而已。乘坐正规的“黑色出租车”,由当地人讲述当地真实历史是了解这道贝尔法斯特伤疤的最好方式。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12:00

 @Mourne Seafood Bar


如果不提前预定,很难在Mourne Seafood Bar找到空位。这家店之所以在贝尔法斯特众多的提供当地海鲜的餐厅中名列前茅,凭借的可不仅仅是富有创意的菜单,餐厅在爱尔兰岛的Ballyedmond贝类床拥有专属的采贝海床,由此将最新鲜优质的贻贝和牡蛎直供至桌,其他海鲜则每日从Annalong和Kilkeel的本地港口直接购买。尽管有传统的爱尔兰鸡肉和牛羊肉可以选择,但最为推荐的还是精选小吃菜单中的半打牡蛎和贻贝盆,价格仅约4.5英镑,简直划算到不可思议。主菜的可选也足够多,首选的当然是搭配英式薯条的烤整只龙虾,贝尔法斯特的味道一口便可获得。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14:00

@泰坦尼克纪念馆Titanic Belfast


这座城市好像因为一条船而变得悲壮了,也因为一座纪念馆而变得温情。贝尔法斯特人管位于河口的那座仿佛冰川造型的奇特建筑Titanic Belfast叫作泰坦尼克纪念馆而不是博物馆,它周年而开放,34.7米的建筑,和巨轮一样高。1909年,在纪念馆身后的老哈兰德与沃尔夫H&W造船厂里,泰坦尼克号开始建造。整整三年后建设完成,白星White Star Line公司的这艘奥林匹克级巨型客船迎来了它的处女航。通过卡梅隆的电影《泰坦尼克号》,之后发生的事情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了。巨轮撞上了如同博物馆外观一样的冰山而沉没,匆匆结束了未完成的首航。在泰坦尼克号纪念馆里,从建造、下水到沉船,泰坦尼克号的每一个时刻都被记录在这里。你或许找不到电影中杰克和萝斯的浪漫,而只能找到真实世界的离别和伤痛,那是贝尔法斯特人已经习惯了的忧伤。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16:00

 @拉根河


如果有充裕的时间和闲情逸致,请不要错过从泰坦尼克纪念馆到城市中心的拉根河沿岸徒步之旅。与纪念馆相邻的,是搁浅在水道中的诺曼底Nomadic号豪华邮轮,如今它也成为了一座记录历史的博物馆,在曾因造船得以发展并闻名于世的贝尔法斯特,船舶的记忆就是城市的记忆。沿着拉根河一路行走,经过一系列城市雕塑,你可以感受到贝尔法斯特人对艺术的热爱,镂空铁艺的卓别林像眼望着曾经繁忙如今平静的河口,呆萌的海豹像游客一样享受着拉根河的柔风,而作为城市地标的陶瓷大鲑鱼就在拉根河岸边,距离阿尔伯塔斜塔很近。在20世纪末尾的时候,这座雕塑被作为拉根河的改造纪念而建立,它是一条陶瓷裹身的巨大鲑鱼,每一片鳞片都是一幅画作,讲述了城市的历史。传说这条鱼曾在拉根河的水波中畅游,然而因为环境的恶化而离去。在当地人看来,这条鱼具有代表了贝尔法斯特的神奇而而坚强的斗志,他们期待大鱼重返拉根河的一天,只要大鱼还在,好像贝尔法斯特的灵魂就永远流淌在拉根河中。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18:00

@欧罗巴酒店Europa Hotel


欧罗巴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酒店之一了,大概所有慕名而来的住客,都是奔着它一直以来“全世界被炸次数最多”的“荣耀”了吧。“现在是欧洲第一,总共被炸了33次。”从1983年就开始在这里工作的“老门童”Martin说。“前几年我们被巴格达的一家酒店超过了,虽然不太开心,但每有人想要反超回去。”在北爱尔兰冲突爆发的将近30年里,欧罗巴酒店是全世界记者和政要最经常下榻的酒店,因此也持续被炸弹袭击着,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1993年,整座大楼几乎被夷为平地,当时的一张令人悲怆的照片成为了酒店历史纪念画册的封面。酒店的房间并不奢华,相比起住宿本身来说,逛逛酒店的历史保留区反而是更难得的体验。也可以在酒店各层闲逛,你可以找到挂着名牌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住过的保留房间。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20:00

@皇冠酒吧Crown Liquor Saloon


虽然说贝尔法斯特的夜生活精彩纷呈,酒吧街的音乐和笑谈彻夜不停,但需要提醒的是,很多酒吧并不欢迎身着运动装和运动鞋的客人,在这一点上,贝尔法斯特确实更多遗传了英国气质。这里的酒吧风格多种多样,有些提供当地音乐,有些严肃而商务,有一些又是排队圣地,这一点倒是又遗传了它的城市兄弟都柏林之风。欧罗巴酒店对面的皇冠酒吧Crown Liquor Saloon作为一个提供丰盛的配酒餐食的折衷式传统酒吧,几乎可以荣膺贝尔法斯特人心中最热爱的夜生活消遣地了。酒吧中精彩至极的彩绘玻璃窗、雕刻着花纹的黄铜把手、廊柱上的木质守护兽和用马赛克拼出皇冠的地板,都令这家酒吧在城市中占据了独一无二的位置。


贝尔法斯特, 在忧伤里重生


贝尔法斯特旅行贴士

  • 北爱尔兰虽然和南部的爱尔兰同在爱尔兰岛上,但却属于英国,贝尔法斯特是北爱首府,一切货币、交通规则和法律都与英国保持一致。

  • 贝尔法斯特拥有两个机场,但都相对较小,从中国到达贝尔法斯特更方便的方式是飞抵都柏林,由都柏林乘车或自驾到达贝尔法斯特只需要一个多小时。

  • 去贝尔法斯特旅行需要办理英国签证,或者爱尔兰签证。由于目前英国和爱尔兰使用一体的BIVS签证系统,一张签证就可以畅通爱尔兰和英国全境。


编辑—ginger 撰文、摄影—喻添旧 设计—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