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陶尔米纳闲闻逸趣

陶尔米纳闲闻逸趣

阅读数 9802

今日热度 89

评论
摘要: 作为一个在19世纪就火得一塌糊涂的老派度假胜地,陶尔米纳经历了太多的辉煌。从尼古拉斯一世到特朗普,从塞万提斯到歌德,从王尔德到伍尔芙,从尼采到罗素,从科波拉家族到伍迪艾伦,没有人能完整地列出陶尔米纳的名人堂名单,因为实在是数不胜数。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夕阳西下,横渡墨西拿海峡的邮轮迫近远处的西西里岛


8月的一个黄昏,横渡墨西拿海峡的蓝色渡轮沐浴在金色的余晖下。我的罗马朋友马里奥,已经在岸上等候多时。下得码头,我们就窝进了一辆小小的两厢菲亚特,盘旋在西西里蜿蜒崎岖的山道上了。


车子在海边公路上一圈圈地向上盘旋,像一只升空的鹰。窗外满眼翠绿的柠檬树,掩映着远处山腰上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房子。虽然只隔了一个海峡,但总觉得和卡拉布里亚相比,这里的植被和建筑都有了很大的改变。愈接近山顶的平地,呼啸的海风愈能显出周遭的宁静,尘世的喧嚣,被远远抛在脑后。这让我想起D.H.劳伦斯说过的一段话来。


“在这里,过去比现在强大得太多,以至于让人顿生错觉,像是一个来自遥远星球的神仙,回望曾经的世界。” 在一封从陶尔米纳的住所发出的信里,D.H.劳伦斯向朋友如此描述这个化外之地,邮戳的日期是1920年6月1日。


Borghi酒店里的一栋老房子。虽然外表上依然保留了老磨坊的样子,但内部已被建筑师改装成特别舒适的餐厅


一个西西里小城的人间烟火


是的,至今才1万多人口的陶尔米纳小镇,高踞在西西里岛东部的悬崖之上,下面怪石嶙峋,远处是暗绿色的地中海。从古希腊时期到现代意大利,陶尔米纳一直置身于人们的热望之中。无论是古代的帝王将军、航海家、商人,还是近现代的画家、哲学家、音乐家、摄影师、作家和好莱坞明星,他们从世界各地潮水般地涌向这个神奇的小城。而似乎陶尔米纳也从来不让他们失望,它既能满足帝王们攻城略地的野心,也能安放艺术家们各种稀奇古怪的灵感。


在悬崖古希腊剧场的入口,放着一块来自公元世纪的马赛克样本,这是这个城市最古老的存在证据了。站在这个被歌德称之为“前几排座位拥有全世界景观最优美”的露天剧场,我不禁想知道,当年曾经有什么样的戏剧在这里上演?是索福克勒斯的《俄狄浦斯王》吗?歌德在他后来出版的《意大利游记》里,把很大的篇幅献给了陶尔米纳,他甚至在这里的Timeo酒店长廊上,写出了著名的《查拉图斯特如是说》。


一间小卖部在售卖陶尔米纳的纪念品:性感围裙、杏仁酒和地图


从希腊剧场往远处眺望,吞吐着黑烟的埃特纳火山近在咫尺。如果说肃穆的剧场是遗世独立的象征,那么这座一直处于活动期的火山,却像是一直在注视着芸芸众生,并警告世人:嘿,老兄,谨防人间烟火啊!于是,前者孕育出了伟大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后者和盘托出《查泰莱夫人的情人》里的缠绵往事。据说,D.H.劳伦斯这部不朽名作,正是取材于他自己在这座岛上的悲惨遭遇:他被自己的老婆和一个赶驴的车夫戴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市政广场附近的一家纪念品小店里,两个男人在试穿一件滑稽的围裙,他们笑个不停,招呼一边的女友为其拍照。围裙上的图案是一个健壮的半裸男性,精壮的肉体上裹着一根条幅:Mr. Minchia. Minchia。在西西里土语里,Minchia是男性生殖器的意思。


一个游客被Turrisi Bar入口处的奇特造型所吸引


陶尔米纳今天的繁荣,其实离不开它历史上的一段不得不说的风流史。19世纪的最后几年, Wilhelm von Gloeden,一个来自德国北部的摄影师,带着一部大画幅相机,来到这里疗养,并开始他的摄影生涯。他选了一些样貌干净纯美的男性少年,褪去他们的衣服,请他们站在光秃秃的海岛礁石上,或倚靠一棵杏树,或背着埃特纳火山。他们扮成古希腊神话里半人半羊的农牧神,或干脆变了身,摆出怀抱土罐的仙女造型。所有这些,都用刚刚发明不久的照相技术记录下来。这些底片,经历了一次大战和后来纳粹盖世太保的搜查焚烧,虽然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数量,却有幸成为了人类摄影史上最早、最大规模也是品质最高的同性摄影档案。正因为这位同性恋摄影师,以及他的作品和他与众多缪斯们的风流往事,很多人,特别是像王尔德这样的艺术家,开始关注到陶尔米纳这个小镇。


Borghi酒店餐厅,精心装盘的烤茄子


吃不完的茄子料理和偷吃面包的“教父”


马里奥带我去一家创始于1950年代的Turrisi家族的酒吧,品尝他们出售的独家配方杏仁葡萄酒。不知是从摄影师那张倚着杏树的男童那里得到启发,还是因为自己家族子嗣众多,


老板十分讨巧地把Minchia作为酒吧装饰的主题。从入口到浴室,都摆满了发现各种尺寸和材料制成的复制品。店里游客熙熙攘攘,人声鼎沸,都是冲着Minchia而来,杏仁酒却寂寞地成了陪衬。


我们入住的Borge豪华四星酒店,其实就是两个兄弟用农场的石头房子请建筑师改制而成的。用早餐的餐厅,干脆就设在一个磨坊里,因为门口还摆着当年的一个大石磨呢。在游泳池里游泳,看着酒店的石磨,感觉还是有点怪怪的。


正在出售的血橙口味的雪糕,世界上最早的摩洛血橙发源自西西里岛


有人说在西西里,一个月有多少天,就有多少种料理茄子的方法。果然我在早餐的自助台上就看到了3种:一种是用橄榄油和盐腌制的条状冷盘,一种是和番茄、夹心橄榄等做成一种叫做Capotana的混合蔬菜,然后卷在面包里,最后一种是在火上烤了撒上芫荽。除了茄子,这里最惹我食欲的,是海胆意面和一种街头最朴素的西西里比萨,都是地道的当地风味。


马里奥告诉我,电影《教父》的取景地就在陶尔米纳附近,大约半小时车程,但我们最终没有成行。众所周知,如今这里的黑手党仅仅是以T恤衫的方式存在,唯独不变的是庆祝教父生日时使用的卡萨塔蛋糕。西西里的面式甜点世界闻名,而据西西里美食专家Simeti先生的研究,这和修道院里苦修的尼姑们的努力息息相关。传说尼姑们在10世纪开始在面点上取得极大成就,这归功于当时西西里被阿拉伯人统治,而后者带来了制糖工艺。甚至卡萨塔这个名字,也取自阿拉伯的一种陶罐。有历史记载,一段时间,梵蒂冈曾下令禁止西西里的修道院尼姑从事面包制作工作,因为他们发现“她们做完面包之后无法禁得住诱惑,总是偷偷自己享用,而不是用做祈祷。”


几个老人在海边眺望


在距离起飞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我们决定去海边打发时光。姑娘们一头扎进了冰激凌店,而我决定脱掉衣服,跳进爱奥尼海凉快一下。当我游累了,把自己的身体翻过来的时候,我看到头顶一抹黑灰色的浓烟,再往远看,哦,神秘的埃特纳火山,它毫无遮挡,就在眼前,正在向我凝视呢。


从古希腊剧场可以俯瞰城市和爱奥尼亚海


编辑—ginger 撰文、摄影—朱英豪 设计—卷卷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