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佛罗里达:天堂的肖像
热门评论
SXYvp04t
没用心啊,配图和配图的文字错了

佛罗里达:天堂的肖像

阅读数 1763

今日热度 1

评论
摘要: 佛罗里达,全世界各地超市饮料架上的橘子汁供应商,迪士尼游乐园的故乡,雪茄,石蟹,一批批在金色沙滩上晒成熟龙虾色的白人。去年过后,又多加了一个标签:特朗普支持州。作为纽约人,公开表示对佛罗里达的好感似乎是不适当的,仿佛有悖其民主党政治立场;但这并不影响每年第一场大雪过后,纽约人候鸟般飞去温暖的佛州避寒。于是2016年第一场雪后,我怀着这样既矛盾又好奇的心情,坐上了从纽约飞往佛罗里达坦帕市的飞机。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SXYvp04t 2017-05-07 09:32:29 发表
没用心啊,配图和配图的文字错了

圣彼得斯堡沙滩上悠闲地晒太阳的人


佛罗里达州在美国东南角,像一轮月牙形海湾,向内西揽墨西哥湾,向外东临大西洋,向南薄薄一海之隔即是古巴。乘小汽艇只要10小时就能从迈阿密抵达哈瓦那。即便在过去,古巴人徒手划船过来,也仅仅两天就能抵岸,所以佛州各地留有浓厚的古巴文化痕迹,比如雪茄厂和古巴食物。


佛州自诩阳光之州, 即全年365天中365天都是蓝蓝的白云天,而代表佛州的州花即是当地特产橘子的橘花。蓝天、沙滩、橘子般金澄澄的阳光,这就是佛州的肖像。


在空调发明前,这种天气却是佛州的软肋,因为夏天高温难挨,只有秋冬时节有钱人才会携家带口前来过冬。如今好了,佛州号称全年24小时不断空调,当地人基本过着室外开车,室内开空调的舒坦日子,相信碳排量气候变暖是科学家编的神话。这种生活方式吸引着全美的退休人口,力拔美国人养老、养孩子目的地前筹。


在坦帕优博城内有不少骑车的人


坦帕: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景


我所落脚的坦帕城属于坦帕大区,大区由3座城市组成:坦帕(Tampa),圣彼得斯堡(St.petersburg),清水湾(Clearwater),全部西接墨西哥湾。坦帕是其中的经济文化中心,也是通往南美洲的旅游枢纽站。我从机场租好车,开始在城市的漫游。佛罗里达并不是一个鼓励公共交通的州,自驾是主要出行方式。按照习惯,第一个要拜访的一定是坦帕美术馆。


美术馆坐落在市中心的河边,一边沿着公园步道行走,一边眺望河对面坦帕大学银色的双子教堂,很快便能看到草坪上的形如珠宝箱的美术馆。坦帕美术馆由旧金山建筑公司Natoma Architects设计,底层四面采用玻璃幕墙,保证采光与通透性,上方则是一整块巨大的灰色四方形建筑,光影对比下,仿佛漂浮在半空中。设计师希望这座建筑本是即是一件当代艺术品,同时又是一只宝匣,用来填满艺术品。


走进美术馆,我立即发现这是一座被精心照料的小而美之地,一楼由咖啡厅、休息区、商店组成,二楼是主要展厅。这里的永久性馆藏主要是古罗马时期的陶器、青铜器,大多来自当地居民的捐赠,占据楼层的三分之一。我惊讶地发现,正在展出的短期展览正是从纽约民俗艺术博物馆借来的珍品展,民俗艺术在艺术界有着特殊的地位,一方面,这些艺术家因为大多是自学成才,所以得不到体制认可,被标榜为边缘艺术家;然而他们的作品又的确是艺术该有的面貌,所以艺术界只好把他们划分到另一个评判体系中。


坦帕优博城内的有轨电车


而从美术馆出来,去往城北的优博城(Ybor City)则又是一番情景。优博城是坦帕的“市中市”、也是以雪茄闻名于世的历史保护区。我到达时正值下午时分,主路方向全部被警察拦下不许停车,一问,才得知原来今天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冬季“下雪节游行”。佛罗里达四季如夏,住客便异常向往下雪,他们的解决方式是下假雪。我在之后一路上多次遇到餐厅门口飘假雪、购物广场定点喷泡沫雪、在烫得可以煮鸡蛋的沙滩上飘雪花等等奇景。


优博小城由一条条石板小道构成简洁的网格形布局,过去的雪茄厂大部分已经关闭多年,除了3家依旧在工作,其他已经被改建成啤酒厂、博物馆、艺术工作室或互联网创业公司。因为优博城歪打正着拥有坦帕区最快的网速,所以很多创业公司选择在这里建址。常常,一栋建筑的底层是漂亮的铸铁窗户咖啡馆或酒馆,楼上便藏着一间野心勃勃的小公司。古老的路面覆盖在道旁树的绿荫下,街上的行人不多,每个人都悠悠闲,似乎随时准备停下来喝杯古巴咖啡或抽手卷雪茄。


优博城成形于19世纪末期(在美国超过一两百年的建筑几乎都可以划为历史建筑),可以说是由一个人单打独斗建起来的雪茄城,写起来就是实业家发家史。此人名文森特,姓优博,西班牙人,年轻时在西班牙殖民地古巴的雪茄厂工作,看不惯资本家压迫人民,屡屡挑战权威,所以被西班牙流放,顺海来到佛罗里达坦帕市,买了一亩三分地开始盖厂。几年下来,居然发展成全美最大的雪茄制造集散地,吸引了无数工人、工厂主。小城以优博命名,优博先生就是此城的皇帝。鼎盛时期,优博城每年雪茄总产量可以达到亿支,可以想象在香烟发明前此地的盛况。


坦帕美术馆


优博先生非常注重对工人的教育,给工人雇说书先生,让他们一边工作,一边听当年的人肉收音机讲文学、讲革命,给工人孩子提供医疗和教育,盖俱乐部。因为他的教育太成功了,所以工人兄弟屡屡罢他的工,革他的命,使优博城成为当时美国罢工率最高的城市。香烟发明后,人们对雪茄的需求急剧下降,优博城迅速没落下来。在多年的沉寂后,坦帕市决定重新挖掘优博的历史文化,才有今天重生的繁荣。


优博城最吸引我的要数一个小公园:Jose Marti park。你可能不记得Jose Marti这个名字,但你大概听过这首歌:《Guantanamera》,这首歌就是Jose Marti所作。他是个诗人、散文家、最优秀的拉美作家之一,古巴民族英雄。1885年出生于哈瓦那,少年时代往返西班牙,个人觉悟高,很早开始搞革命引领古巴独立。被政府驱逐后辗转美国各地,优博城当时拥有美国最大的古巴人口(雪茄工人),所以也是他的根据地之一。每次来此演讲时,他都会住在同一户工人家里,这户工人照顾他,保护他不被暗杀。


坦帕优博城内的古巴领地


1895年,Jose Marti在和西班牙军队对战时身亡,3年后的1898年,古巴在美国的帮助下打走了西班牙,获得独立。几十年后,这家忠心的古巴工人也去世了,因为有民族英雄这一层关系,得以把房子捐给了古巴政府。房子很快也垮了,改建成小小的公园。古巴在美国并没有使馆,自50年代起,这里一直是唯一一块美国领土上的古巴领地:0.4英亩。一直这样孤零零地独立着,到去年华盛顿终于请到了古巴使馆为止。这是一块由美国人静心照料的古巴土地,即使在两国交恶时期,很多美国人也不知道,多有意思。


在这座小小的公园并不对外开放,但可以请当地的导游帮你开门。导游攥着一把巨大的铜钥匙,像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一样打开铁门,这座一户人家大小的公园十分简单,正中里有一尊洁白的Jose Marti雕像,立在他当年演讲时的地方。过去的院墙上装饰着古巴地图,每一块颜色代表一片大区。还有几把长椅,几块写着古巴地名的石头。


坦帕海洋馆中的火烈鸟,火烈鸟也是人们眼中佛罗里达的标志之一


走出公园时,终于赶上盛装打扮庆祝下雪节的游行队伍,当地的小孩子穿着驯鹿装、吹着号角打头阵,合力推着喷射泡沫雪花的圣诞树,十几个方队敲锣打鼓跟在后面,挤得刚刚寂静的小街巷水泄不通。对于常年炎热的佛州来说,这样的景象,也算得上是完全不同的一种风景。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