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生活 > 旅游 > 葡萄牙浮游一周

葡萄牙浮游一周

评论
摘要: 车在里斯本市区拐了个弯,直接驶上城外的高速公路。目标是Alqueva,那里有欧洲最大的人工湖,我们预租了小型游艇,要去湖上过一周的水上生活。Alqueva这个陌生的名字,在欧洲,知道的人也不算多。安德瑞夫妇凭着数次借船出游的经历,灵敏地嗅到了这个新兴度假地的美妙气息,号召我们同来。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1.jpg

 

2.jpg

 

附近村子的贝雅(Beja)补充了未来船上所需的大部分物资:水,红酒,啤酒,意大利面,火腿罐头,汉堡肉……再开几分钟,就到位于Amieira的“ hausboot了。确切地说,这是个船坞码头,所有出去和归来的船只在这里交接。出船之前,还有10分钟的培训。幻灯下一张地图,接待小姐详细说明了行船的浮标、有浅滩和岩石的危险区域、不可擅自逾越的西班牙边界线(Amieira码头非常靠近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边界,实际上大湖的相当部分是两国共享的)等等。备好了鱼竿的安德瑞获得了一张钓鱼许可。一个浑身晒黑的教练陪我们到船上,把停船和靠岸的技巧教习了一遍,然后就等着出发。

 

Alqueva大湖

 

开小艇很容易学。驾驶位备有GPS,显示最佳行驶路线和每个浮标的方位,并随时跟进水深提示,浅滩和岩石也都有明确的警戒线提示。几分钟之内,我们每个人都掌握了驾驶要领,可以轮换当船长了。这个很有必要,漫长的水上时间,一个人开船会疯掉。小艇扭头驶进了预定航线,世界一下子寂静下来。两岸远处还可见春天的白色花朵,有些年份的橡树和橄榄树,排列得非常整齐,自由走动的奶牛和绵羊。除此以外,就是湛蓝湛蓝的天和湛蓝湛蓝的水了。这是里斯本东南180公里处的Alqueva的“大湖”(Grande Lago)。几年前,当地人在瓜蒂安娜河(The Guadiana River)山谷中修建了一座大坝,开始蓄水工程,利用水流落差发电。也在那一年,被水淹没的一个小村庄卢兹(Luz)被成功迁移到外地。经过两年的蓄水,如今这片山谷中的水库,水面面积达到250十平方公里,湖里有小岛400多个。在世界人工湖排行榜上,埃尔奇瓦大湖(LagoAlqueva)名列第七。四周的天然斜坡成为湖岸,水库附近还有葡萄牙最大的鸵鸟农场。船在镜子般的水面前行,从未翻动过的童年的记忆,猝不及防回到眼前。旷野湖心,一片幽静。

 

第一晚,船就停在一片火烧云下。系好缆绳,安德夫妇纵身入水,水漾出清凉凉的波纹,他们玩逐浪的游戏,瞬间消失在远处。另一同伴挥竿垂钓,一次次把钓线抛向更远的水中,与夕阳沉落的天际线相交,划出优美的弧线。落日流金,把每个肥衫短裤的身影,都涂上一层厚暖的光泽。挺长了脖颈的鱼鸟,站在水中的石尖上,等着鱼儿一翻身,便像利剑一样扎向那光点。

 

Mozaraz慢行

 

翌日,继续开船,继续垂钓,看书,晒甲板上的日光,看立在水中浮标上的水鸟一次次被船惊起,过几分钟又回落上面,继续冷清,继续寂寞,继续不见人烟,继续茫茫水路。第二个晚上,地图上隆重推介的Monsaraz城堡小镇,已经在余晖的映照下远远进入我们的视线。

 

Monsaraz是山谷里最不能错过的珍宝。次日清早,我们就全副登山武装,向它进发。这个坚固的城堡小镇建筑在山嘴的岩石上,它是早先罗马人和阿拉伯人的土地,有着作为边界监护者的高傲角色。在1157年,无畏的征服者Giralco,通过战争从穆斯林手中夺取它,并使之迅速繁荣起来。1232年,通过其领主圣殿骑士团的军事行动,使其最终归属到葡萄牙王室的手中。在14世纪,monsaraz建立了基督教城邦,其城堡至今仍保持着最初的建筑内容,其中知名的装饰绘画“The Goode__and Bad Judge”就可以追溯到这个时期。1412年,monsaraz小镇成为Bragance王室的一部分。

 

今天的monsaraz,隔着雄伟的城墙往外眺望,周围仍是迷人的小农场风光。我们沿着蜿蜒的城墙一侧,进入高拱城门,眼前是一片旖旎绚丽的纯白色世界。小镇倚着起伏柔美的地形,遍布着紧凑而精致的房屋,少女般娇笑着迎人。磨得光滑油亮的石子路中央,两条酣睡的大黑狗伸长了胳膊和腿,像喝醉的老汉敞开肚皮,毫不讲究地横在路上。每个房子都耐人琢磨,墙头一大簇艳丽丽的紫色花、门口手编的木条椅子、卵石砌成的半月形石门,都把白得炫目的时空,点缀得纯美生动。

 

仍然没有行人。只在一个油漆剥落的小教堂门口台阶上,看见3个老头坐着聊天。本想在巷口不远的咖啡店坐下喝个咖啡,里面探头出来的青年却腼腆告知:还没开门,这里的早餐11点才会开始。

 

mourao浮桥

 

水上荡漾的日子,喜欢上浮桥。就是每次停泊的时候,岸边远远伸出的木桥,把缆绳绑好在浮桥的铁环上,船就可以歇息了。每个早上和入夜,我都把守在浮桥上,面对一次次饱满的日出、日落,扑面而来的自由的风。安详的水波,安静的原野,酒色黄昏,鱼鸟歌,渔樵心。没有哪里比这样的浮桥更适合静坐,稍一闭目,放空心思,就有清脆的牛铃声、鸡叫声、钓钩入水声、鱼跳声、断续的狗叫声、岸上汽车飘过的音乐声,从四面八方灌入耳中,万千红尘,都在你耳中了。一路,只见浮桥,不见他者。到达mourao浮桥的那天,是我们计划中的生日party。说是庆祝,无非是要慰劳大家漂游中的口舌干涩,准备大餐一把。早早查了地图,有一处被极力推荐的星级餐厅就在小村的中心。从皮箱里找出正式的衣服,化了妆,缘山丘的日落而上。偶尔一两只狗狂叫着要跳出围墙,这凶悍却是村庄里唯一的响动,在这临近非洲的荒凉山坡上,沿途经过的每个村庄都好似永远昏睡不醒。

 

来到餐厅门口。上面的木牌明明写着6点钟开门,却不见人影,大门紧锁。木牌上标明要拉电铃叫人,就拉了几次,仍无反应。面面相觑,抬头看见几米远处一个东倒西歪的巴士站。一把大木椅上,歪坐着个老汉,戴着鸭舌帽,一条大皮带勉强围住肥胖的腰身,他冲我们招手,比划着5根手指头。听不懂夹杂着西班牙语的葡萄牙土语,我们猜了半天,用自编的拉丁语跟他对付,最后弄明白是让我们等5分钟。

 

我们只好站在门口闲晃一阵。果然不一会儿,一辆破旧的红色宝马,尘土飞扬地开到近前,下来一位健硕的服务生,动作麻利地开了餐厅的门。没有言语,笑容满面地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原来他的英语也不好。本来不抱希望于这间外表如此普通的房子了。里面一个拐弯,大家都震惊了。一侧打起明亮的墙灯,一整面墙铺天盖地陈列着气势逼人的红酒,瓶子齐刷刷闪着亮光,餐厅空间大气简约,远远临水的一侧,巨大的玻璃窗划着流线型映出外面大片的星空。开门的年轻人周到地递上菜单,他倒红酒的姿势讲究极了,显然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大家不禁端然正坐。

 

果然好餐,澳大利亚牛排、本地独特风味的煎腌鳕鱼、本地红酒,食材出色,口味细腻,无可挑剔。从头到尾共有3桌客人,除了我们,一桌是葡萄牙的一家夫妇带一个小孩,另一桌是一对德国老夫妇,都小声地对餐食赞不绝口,这绝对是这人迹罕至的村庄里收获的巨大惊喜。饱餐以后,回到船上。望着对岸黑暗里的破旧城堡,附上一首:无名无始末,断梁倚残阙。荣枯俯仰间,烟水不与说……怀古之心悠然。

 

返航的早晨,船坞的阳光明媚无比。几天来习惯了漂浮的身体,忽然就恋上了水中的重量。慢慢打理着船上的家什,感受最后的船上时光。另一条同时返航的船,里面走出四五个身材火辣的少女,穿着很短的牛仔短裤,她们每人手里都攥着四五只啤酒瓶,来来回回搬运出长长的两溜空瓶子,摆满了船板,每个脸上都是心满意足的得胜表情,那是与日月狂饮换来的惬意豪爽。

 

上岸后两个小时的飞车,终于回到里斯本。一座刮大风的老城。上坡下坡硌脚的卵石路。剥落的墙皮,老得触目惊心。某个转弯处,大风乍起,水上的浮桥忽然在我头脑里摇晃起来。呆呆地想,即使有一天,里斯本又沧桑了数倍,那在饱满风月中摇晃的水波,还是会注入满心的清凉,因为我与它的今日真的见过。

 

浮桥,就如这浮生。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m o n s a r a z 小镇上的传统瓷器店

 

2.终于在monsaraz补给到新鲜的面包

 

3.里斯本Tagus河边Belém教区的巨大世界地图

 

4.打算跟一只驴拍照的安德瑞太太

 

5.monsaraz一片旖旎绚丽的纯白世界,每个房子都耐人琢磨

 

6.蜿蜒的小道上正有人搬家

 

7.著名的里斯本Belem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