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科幻”相关文章

李易峰 对话未来

时针在须臾之间翻转,动与静在不同的时空中平衡,李易峰也将他的“Dream Visit”梦境带到了大众眼前。一边是旧时的记忆,成都老街在并不宽敞的空间里被一一还原,以灯笼妆点的宽窄巷子仿佛能透出美食的香甜气息,糖葫芦摊位和占卜空间复刻着节日的热闹;而另一边,李易峰却又置身于太空舱中,金属色的钢圈渲染出科技的冷色调,氤氲光线下是属于未知的朦胧,Cyberpunk 般的场景刺激着感官……过去与未来,记忆与憧憬,这是属于李易峰的自我对话。

异化的我,重复的你

2018 年 2 月首播的 Netflix 新剧《副本》中,人类的大脑被一个名为“堆栈”的可转移芯片数字化,肉体的老化不再是阻止人类生命延续的障碍,因为堆栈能够从一具躯体转移到另一具躯体上。只要堆栈不受损,人类就可以达到“永生”。意识的存储和备份让人类实现了长生不老的梦想。剧集改编自英国科幻小说家理查德 · 摩根 2002 年出版的同名小说,该小说曾于 2003 年获得菲利普 ·K· 迪克奖。故事背景设定在 300 年后的未来世界,摄政国统治下的每位公民从小开始便会被植入一个堆栈,里面将会装有你人生的所有认知和记忆,只有堆栈被毁,才能被称作“真正死亡”。主角科瓦奇曾经是一位反对世界新秩序建立的星际战士,在对摄政国的起义败北时,他成为其中唯一幸存的士兵。此后他的堆栈被封存数个世纪,直到一桩针对富豪劳伦斯 · 班克罗夫特的谋杀案发生,才被班克罗夫特动用权力复活为自己调查真凶。

《火星救援》:硬核科幻才是人类的未来

像西部片一样勇敢,像牛仔一般孤独,这是一部在火星上的“拓荒史”,马特•戴蒙让我们看到了科学家的乐观,是如何奏起英雄的凯歌。

这个迷宫,把他们变成了奔跑吧兄弟?

苦等一年之后,《移动迷宫2》终于正式上映,让影迷们期待已久的迷宫逃亡大戏再度上演。这部改编自同名小说的反乌托邦科幻电影汇聚了一众新生代人气演员,前部甫一上映就引发了巨大关注,而更诡谲的剧情、更复杂的迷宫也让观众们对续作倍感期待。

《终结者:创世纪》:机器人也会老

系列电影就是让老影迷有一次次再团圆的机会,能一次次听施瓦辛格说出:I’ll be back. 《创世纪》的归来相当漂亮。

关于《星际穿越》的猜想

很有可能,《星际穿越》会是本世纪最后一部以70mm胶片拍摄的电影(3D IMAX制式),诺兰希望借助最先进的技术手段和科幻概念,打开观众的视野,开启一个向外延伸的新时代,它或许是《盗梦空间》的镜像,又可能是《2001太空漫游》的倒影。

霓虹金属 科幻迷情

除却1960年代的俏皮女孩模样占据了2013春夏复古的主调,另一种以Burberry Prorsum为首的泛着霓虹金属光泽、带有强烈未来感的服装也在本季T台上闪闪惹人爱。时装精们不难联想到这股金属未来风同样也是源起自1960年代。虽说时装周上的服装是以“预言”未来为己任,敢想敢做,结合新潮的创意和顶尖的科技来引领潮流,但Miuccia Prada曾说:“在关于未来的时装方面,Pierre Cardin在1960年代就已经做过了,非常纯粹的想象都已经做完了。”如今的我们,似打着“未来”的名号在做一次对1960年代未来潮的升级回顾。

中国科幻电影的突围时刻?

国内知名科幻小说《三体》确认改编电影,各大电影公司纷纷购买科幻小说版权,年轻电影人李阳的短片《坏未来》广受好评,DMG中美合拍《环形使者》、《钢铁侠3》……在中国科幻和中国电影双双勇攀高峰的交叉点上,中国科幻电影似乎来到了一个新起点,如何在历史、资金、技术和故事困难林立的“黑暗森林”中勇敢突围,制作出高质量的中国科幻电影,成为了某些电影人企图尝试的方向。

《超级8》,向斯皮尔伯格致敬

对于一个大部分片子都属于科幻风格的导演和制片人来说,人们将其与斯皮尔伯格相比恐怕是再可能不过的事情了。而恰好J.J.艾布拉姆斯又曾经担任过斯皮尔伯格的助理,所以不能免俗地,无论是标题还是行文,我们都有意地拉上了斯导的名字。或者,这也正中J.J.的下怀,毕竟,对于一个在电视剧界风生水起,在电影界仍算后辈的导演而言,以前辈的名义表示敬意,是在票房和电影界最大的“通行证”了。

吕克•贝松 不属于法国的鬼才导演

在不买好莱坞账的法国影人里,吕克•贝松算是异类了。他热衷拍摄大片,《这个杀手不太冷》、《第五元素》,还有即将在中国上映的《阿黛拉的非凡冒险》,无不充斥着好莱坞元素—爆破、科幻、打斗、大场面。在高度崇尚艺术的法国影人眼中,他就是个喜欢沿路吆喝的小商人。但没人能够否认,就是他,把法国电影推向多元化,更进一步推开了世界了解法国的大门。他或许不那么法国,但他属于世界。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