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电影”相关文章

微流行时代

微流行对明星和受众来说都有好处。明星再也不分一线、二线、三线了,大家在各自的领域都是一线。而受众也不用因为没有看过某部流行的电影而感到丢脸,因为这不是品味问题,而是时间问题。

威尼斯电影节:让人唏嘘满怀的坚守

面对着1932年就已经诞生了的全世界第一个电影节—威尼斯电影节,局外人无一不为它如今的“自甘寂寥”而惊诧不已。但这个如今看似已难堪大任的老大哥,似乎仍在以自己意大利式的固执摊开双手昭告世人:我并不是不想改变,而是有很多伸不开手脚的无奈。

我的孤独很奢侈

蔡明亮给人的感觉和威尼斯电影节很契合,同样的非主流,同样的慢节奏,同样的有着孤独的气质。也许不同的是如今威尼斯电影节不得不努力在一摊孤独的泥淖中挣扎突围,而蔡明亮则心甘情愿、欢天喜地在享受着自己的孤独。

I must be cruel, only to be kind

丹麦电影人Nicolas Winding Refn 的新片《Only God Forgives》是他和文艺片小王子Ryan Gosling 在《Drive》之后的第二次合作。但是在他凭借这部旧作获得最佳导演奖的戛纳电影节,新片收获了嘘声甚至倒彩—这对艺术电影来说倒是一件好事,毕竟不引发争议和回应的表现形式并不太值得存在。

松林外的悲情循环

被中国影迷爱称为“高司令”的Ryan Gosling 再次与导演Derek Cianfrance 合作,《松林外》(The Place Beyond the Pines)从片名到演员班底,甚至宣传海报和预告片,都像是一部火爆的动作片—只是到最后,还是前者最喜欢、后者最擅长的文艺悲剧。

伍迪:靠幻想成功的电影大师

47年来,伍迪•艾伦拍摄过44部电影,对于生于1930年代,今年已经78岁的他而言,无疑是勤奋而高产的。这位善于为城市中各式文艺青年炮制瑰丽幻想的大师,已成功“骗”过许多代人,而他还不打算退休,继续为城市人造梦—今年7月刚公映的《蓝色茉莉》让这位贫嘴大师在转战欧洲数年后,再度回归他的造梦地纽约,用打上“伍氏”烙印的冷幽默俘虏人心,首映票房突破60万美元,成为伍迪•艾伦迄今为止首映票房最高的影片。这位“贫协”主席,看来是打算将幻想进行到底了。

DIARY 日志

詹姆斯• 弗兰科说:“在美术领域,我可以做很多和在传统电影制作领域类似的事情,但是有不同的侧重点。”

不只是绯闻女孩

金发碧眼、身材高挑的Blake Lively天生就是为大银幕和时尚圈而生的,她曾三次登上美国《Vogue》的封面,最近更是成为了Gucci Premiere香水的全新代言人。对于出生于一个演艺家庭Blake Lively来说,似乎从小就做好了入行的准备,她在11岁时便首次“触电”,于是当《绯闻女孩》令她声名大噪时,她并未感到多么沉醉,而是想要打破这个她花了五年时间塑造的形象。在去年大导演Oliver Stone的电影《Savages》中,我们便看到了一个全新的Lively。然而对于私下里酷爱做菜、已经成家的Lively来说,最好的时光还是要能与家人共度,演戏仅仅是生活的一部分。

Simon Pegg 书呆子做得不错

在获得了令人瞩目的票房成功后,英国演员Simon Pegg来到上海,拍摄电影《艾克托寻找幸福之旅》,饰演一位寻找幸福真谛的心理医生。他将标志性的生姜头染回了棕色,戴着一副谨慎的黑框眼镜,不时看一眼手表,等待着与女主角在酒店套房内的一段情感戏。

直播影院的艺术生机

醉心艺术却又负担不起昂贵的艺术表演门票?在英国的歌剧、芭蕾舞现场直播已经在票房上力压多部大片的今天,这个烦恼可能很快会成为历史。自然这会带来关于艺术是否受伤的新烦恼,但至少这是一次新摸索的开始。

双男主的荧屏胜利

在英剧《神探夏洛克》里,房东哈德森太太老是调侃福尔摩斯和华生的关系,华生通常只能无力地以“我不是同性恋”招架。可网络不这么想,只要进入“神探夏洛克贴吧”,满满的全是“在一起!在一起!”的腐女呼号……而纵观这几年的好几部热门美剧,也是以双男主的暧昧模式横扫天下,难道“男女搭配”将会成为历史了?

TALK TO ANDY 周末画报×华仔

我真的希望它可以到达很多不同的地方,它需要另外的渠道,现在经过中国残疾基金会,经过了他们,所以说我看到的东西更多。不一定是我看到什么事情就搞一搞。我觉得这个还是要更具体地去做。

怎样的华尔街电影最卖座?

华尔街电影的“先天条件”优异,具备了金钱、搏斗、情色、阴谋、罪恶等等最叫座的要素。但为什么上百部影片中只有20多部票房和奖项双丰收?其成功的要素究竟是什么?

数据爱上“阅后即焚”

数字时代,人类最大的问题是忘记了如何去遗忘。未来的人们终将会为了“忘记”与“删除”什么而付费。

过亿电影节

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时,国产电影票房还没有破亿的纪录。还记得每次观摩完那些大师经典片,最自然的情绪,是觉得自己受了中国电影的骗。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