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唱片”相关文章

熊小默 愈深入愈热爱

从1931年美国无线电公司试制成功第一张密纹唱片开始,这种乙烯基小圆片就成了很多人魂牵梦萦的信仰。温暖的声音质感、空灵的空间感,还有无可比拟的现场感……随便一点,都能成为你对黑胶死心塌地的理由。只是,在这数字音乐当道的时代,收藏不易的黑胶,竟依然成为爱乐者的宠儿,如好酒存瓮底般地越陈越香?今天,就让我们来听听黑胶收藏家熊小默与黑胶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先声夺人

岁末年初总不乏新动作、新秩序,一些出色的新唱片亦带来流媒体、自媒体时代不同流俗的音乐人为我们的听觉创发的新鲜感,是时候更新一轮耐听的歌单,整理好播放列表再出发。

丁武 宋晓辉 作品不是“活儿”

唐朝乐队的新专辑《芒刺》上,是两只手在角力的图案,简单却鲜明地表现出芒刺在背的矛盾感。这样的创意来自唱片封面设计师宋晓辉,1999年给唐朝设计《演义》的封面时,他和丁武还只是工作关系,而这次为了《芒刺》,从刚录好的Demo到最终的黑胶唱片,他们的角色都不再仅仅是音乐人和设计师,更像是两个人一起做成了一个完整的作品。

蠢朋克占领地球村

本月初泄露至Facebook的一张Daft Punk真实面目的近照,被到处转载。很难说戴上头盔手套扮演机器人的神秘行头对这支电子音乐组合没有半点功劳。其新专辑《Random Access Memories(超时空内存)》5月下旬在美国上市首周卖掉接近34万份——本年度至今只有大牌人物Justin Timberlake新专辑首发超越此等销售业绩。营销手段可是现代流行乐业界必不可少的一环。

中产阶级癫痫

自2005年起,一直致力于犹太音乐复兴的John Zorn开始了“The Book of Angels”系列唱片的录音工作。此系列基于他从犹太传统音乐那里获得启示和灵感后,所创作的超过300首曲子,再邀请不同领域、不同风格的演奏家们从中选择一些编曲配器,并录制唱片。近日出版的爵士乐吉他大师Pat Metheny的《Tap》,是这一系列的第20次。

它必须在聆听时可被忽视

Brian Eno是以喜欢跟人合作出了名的,愈老愈甚。本世纪他入册现今最出名的独立电音公司Warp以来共出过三张唱片,那么,近来刚出的第三张《Lux》,终于是他的纯个人作品。他称之为其“思考时用的音乐”系列的第三张,前两张是1975年的《Discreet Music》和1993年的《Neroli》。先不管他这些麻烦的分类法,总之,《Lux》是这位被誉为开创了Ambient Music一脉的大师近20年来做出的,与其1970年代定义了何为Ambient Music那几张经典唱片在听觉和态度上,最为接近的一部。

Young Man《Vol.1》少年已识愁滋味

三年前还只是天主大学的学生,出道三年,用每年一张唱片的产量实现着人生三级跳。顺利签约French Kiss 后,这次又请到后摇鼻祖Tortoise 的御用制作人JohnMcEntire 担任制作人。专辑的惊艳之处更是层出不穷。

请你踏上巡演的天梯

在如今唱片市场极度萎缩的年代,要赚钱,已经不能指望发专辑了。无论你是刚发几首歌的新人如贾斯汀•比伯,还是已经退隐多年的乐队如小红莓,要积聚人气,可劲吸金,巡演都是唯一的救命稻草。请你踏上巡演的天梯,梯那边,是金山……

写给爱情 埋进心底

陈洁仪这个名字已经陌生到几近淡忘,对这张《重译》从一开始的毫无期待到现在它已经老老实实地占据了我的Zune里120兆的空间,一个月都没有换掉。

华语音乐共享区

从1980年代,华语乐坛的热火朝天及强劲声势,到如今的K歌时代,重量级大明星再难冒头,华语乐坛的几度沉浮,似乎见证了人们的娱乐及生活方式一次又一次的变革。每年,华语金曲奖都会在广州如期举行,这次,经多位评委选出了“2010年度十大华语唱片”,融合了多种音乐风格的唱片名单,倒是可以丰富大家的音乐视听。

万芳:诚实还原音乐的相貌

万芳的上一张专辑至今已经有8年之久,这段时间当中,我们偶尔能在别人的新闻上看到她的名字,岁月的距离也让她变得如此遥远,甚至她是否还会出版唱片都成了人们心中悬案。

互动的开始

对于传统唱片业巨头来说,行业的颓势已经显现,他们能做的就是拖延唱片业死期的到来。面对这个夕阳产业,也许互动是唯一的创新之道。

水煮沉浮

丁武最近状态特别好。”一个朋友左手拿着一瓶嘉士伯,右手搂着我的肩膀说。

Sade: 永远的红玫瑰

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 College of Art & Design)培养了如此之多的大牌时装设计师,如Jean Paul Gaultier、Vivienne Westwood、Burberry Prorsum、Paul Smith……还有最近离世的Alexander McQueen,让人觉得“圣马丁”就代表了好品味。除了时装人,桃李遍天下的圣马丁还出了不少著名的音乐人,尤其在缤纷多彩的1980年代,比如Swing Out Sisters,固然,当时并没有着重将“潮”或“型”作为音乐的附加或主要卖点。但圣马丁对音乐的确有着无心插柳的贡献,如女歌手Helen Folasade Adu,更多人知道她叫“Sade”,但“Sade”既是她,也代表整个乐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