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倪妮的叛逆

倪妮的叛逆

摘要: 越过接近十年演员之路的倪妮向我们展现了一位刻苦于自我练习、期待优秀剧本的演员形象。假若我们逆着她的明星光环,会很容易忽略这一道线索。某种意义上,她是叛逆的。永远不会让自己堕入舒适区。她的叛逆不会消失,只是随着她在成长,从急于推翻外界的规则,变成更加坚定地保持自己的节奏。

一把椅子,一根不知该属于幕前还是幕后的绳索,布景搭好时,影棚像是话剧舞台。“没有主题,自己发挥。”酷酷的女摄影师说道。倪妮走进布景,甩了甩刚剪不久的短发,瞬间入戏了。

倪妮的叛逆


倪妮的叛逆


几个小时的拍摄中,她经由情绪的转变和造型的辅助,给我们呈现了不同的角色。如果此刻有一位编剧坐在旁边,大概很快会有创作灵感。复古娃娃裙的少女可以来自20世纪初的欧洲庄园,也可以是二次元或赛博朋克题材里的机器人;柔和飘逸的长裙是典型的女神形象,适合诠释现代剧中某位被捧上神坛但内心错弱的女性;第一套西装是一个“怪异”的设定,适合喜剧外表下裹着悲剧内核的剧本;第二套西装干练帅气,演职场精英当然可以,如果是位严苛孤僻但十分天才的艺术家也十分贴切……


原本还担心这新剪的短发里会有别人的影子,但此刻看着她眉眼间气场全开,就明白这还是倪妮,只能是倪妮。剪去了标志性长发,个人气质丝豪不受影响,真是件了不起的事情。


“剪短发一点儿也不心疼,早就想剪,但是团队不让剪。”一个小时前,倪妮抱着蓝黄配色的卡通水壶,在化妆间里和我聊道,“大概因为长发才是观众熟悉的形象吧。”我说。“我入行都快十年了”,她笑起来,“如果观众还没记住我的形象,那我也太失败了。何况,演员不需要有一个固定的形象。”


妮妮2_副本.jpg

浅蓝色单排扣夹克白色衬衫、墨绿色阔腿裤、饰黑色缎带、白色针织手套、黑色玛丽珍鞋、水晶流苏耳环、Dionysus系列GG肩背包 均为Gucci


“你既然喜欢这个。”


同样是大美人,倪妮让我想起玛丽莲•梦露。


1955年即将结束时,梦露曾在一本通讯簿上写下了新年计划,当时的她29岁,已经有一些代表作,在《七年之痒》上映后,成为了李•斯特拉斯伯格演员工作室(actors studio)的一名学生。她的清单上写道:

“1. 按时去上课。2. 尽量多参与、旁听斯特拉斯伯格的其他课程。3. 不错过任何演员工作片场。4. 利用一切时间工作、完成课堂作业、不断练习表演……”


一共12条新年计划,几乎都关于学习表演,只有在最后两条里提到了“塑身”和“在有可能的时候试着享受自己的人生”。眼前的倪妮,好像也是一样的状态。


很多时候人们提到她,说起的是她有多美。最开始刷屏的是在泰国的一组旅行夜拍,后来无论是日常更博、代言广告还是杂志拍摄,她的每次“出镜”都成为社交媒体热议,被万千少女认真研究和模仿。


“演员有固定的形象是累赘,大家总觉得我街拍好看,可在演戏时这就会是个负担。”采访一开始,倪妮就把心中的价值排序列出来了。演戏,作为她的专业领域,一定是放在美与不美、时髦与不时髦之前的。因此她始终觉得自己剪了短发是好事,她希望自己可以更百变一点,在大家心中的形象更模糊一点,这样演出来的角色也会更可信一点。


何况为了角色增肥或暴瘦、扮丑、剃头,本就是演员常常面对的事—这次剪短发也是由于电影《1921》的角色需要。倪妮回想着国内外优秀的演员们,从克里斯蒂安•贝尔、查理兹•塞隆,到《少年的你》里的周冬雨,感叹如果真能遇到好的角色、剧本、导演,怎样的尝试都是愿意的。


和梦露加入“演员工作室”一样,倪妮也许比世人想象中更静得下来,更认真地在学习演戏。先有从大银幕转战电视剧,交出了《天盛长歌》和《宸汐缘》两部口碑不错的古装剧作品,后有在赖声川导演的舞台剧《幺幺洞捌》中的不俗表现。


“学无止境嘛。你既然喜欢这个。”倪妮抬起手,比了一个圈,在她看来,大银幕、小荧幕、舞台,这三个领域都是演员的工作范畴,只有这三个领域加在一起才能组成一个完满的圆,使“演员”这个职业具备全面的技能。“有了完整的能力,在演某一种特定形式或角色的时候摘取对应的部分去运用”是她追求的境界。例如做舞台剧时她发现自己台词不够好,气顶不上,声音不够洪亮,不会用丹田发声,于是加紧练习。后来到了演电视剧和电影里的爆发戏时,就明显感到自己气息不一样了。以前可能一伤心大哭,词都说不清楚,现在就不会有这个困扰。“不见得你立刻就能做得很精,但是起码你有了这个意识,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就能去改进,是吧。”她很真诚地说道。


电视剧领域也是一块她越挖越觉得精彩的宝藏。“以前演过很多电视剧的老演员,都非常非常有实力。”她像个小粉丝一样细数心中崇拜的前辈,包括张颂文老师、吴玉芳老师、张晨光老师。她说自己前段时间见到了刘琳老师,有抓紧机会和她表白,因为《隐秘的角落》实在演得太精彩。“中国不乏实力的好演员太多太多了!我就梦想有机会能和这些前辈演员一起演一部戏,那也只能在电视剧里实现了。”


OUDE-WAAG黑色针织羊毛连身裙、垂坠设计吊带抹胸SHUSHU/TONG 粗跟凉鞋

OUDE-WAAG黑色针织羊毛连身裙、垂坠设计吊带抹胸

SHUSHU/TONG 粗跟凉鞋


演电视剧的方法当然也是不一样的,电影一般2个小时,在这个篇幅里演员必须把戏演出层次,浓度高,用力当然也大。但是电视剧就不一样,电视剧线比较长,如果每一场戏都情绪很满,大家看了会累。“现代戏太接近我们的生活,太接近你我他。当你看到一个角色,你可能就会联想到身边某个真实的形象,所以你但凡有一点夸张,就会被捕捉,被放大,观众看了就别扭。因为他们太有资格去评判你演得好还是不好了。”所以在演完《流金岁月》后,倪妮又学到了一个新要领,就是演电视剧需要很放松,功夫都在很细微的细节,在于心态上的节奏。爆发力不再是第一追求,可信才是佳状态。


“出道即巅峰?我同意也不同意。”


可有一点很现实:尽管在不同领域探索学习是件好事,但身处这个什么都讲求“垂直”的时代,探索得越宽,就意味着走得越慢。


“我最不介意的就是这个。”聊到这里,倪妮的语气特别坚决。


2019年11月23日,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颁奖典礼暨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咏梅凭借在电影《地久天长》中饰演王丽云的精彩表现,收获金鸡奖最佳女主角。这部戏同样为她斩获了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使她成为内地第一位获得柏林影后的女演员。


颁奖典礼上,开奖嘉宾是吴京和张嘉译,吴京问,“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当最佳女主角?”张嘉译说,“运气好的人呗。”大家笑了,但他说的是真话。一个演员,能遇上好的剧本和团队,加上自己的才华,才能成就一个“最佳”。等到咏梅上台领奖,她有些哽咽:“我想我更多的真的是幸运,碰到了《地久天长》这么好的剧本、导演、合作的演员、工作人员,怎么就在我49岁这年遇到了?我只能说是幸运了,掉在我的头上。”


这一幕倪妮看在眼里,深有体会。“咏梅老师年轻时非常漂亮,有实力,演了很多精彩作品,可也是到了《地久天长》才拿到柏林影后。你能说她之前不优秀吗?”


厚积薄发,是从古至今都有的道理。与其再被架空到高处,倪妮宁愿把基础打得再实一点。毕竟说起“被驾到高处”,没有人比她更有发言权。“人家说我高开低走,出道即巅峰。我赞同又不赞同。赞同呢,是现在像十三钗这种优质的作品也比较少,真的是很难超越的,也是我的幸运。不赞同呢,是我觉得我的表演这么多年下来还是有些变化的,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自己和自己做比较,有一点点进步我都很欣喜,就会觉得之前所有耗的时间,所有积累,没有白费。”


的确爱倪妮的人都为她着急。直到《流金岁月》拍完,粉丝们有了一些盼头。有亦舒IP的加持,有刘诗诗、陈道明、袁泉等一批好演员作为搭档,大家期待这部剧会像《我的前半生》一样火爆。


但倪妮没有想过这个事儿。她觉得能爆当然是好,毕竟大家为这部戏努力付出过,但爆与不爆之间真的是天命。“不是说爆了,它就是一个各方面都优秀的作品,不爆的就是粗制滥造。”在化妆间里,她一边说一边盘起了腿,“难道评判标准只能非黑即白了吗?”


这不是倪妮在我们聊天过程中第一次用反问句了。当几乎同龄的我们吐槽起漫天飞舞的“30岁”话题时,她也扔出了一连串反问句。“是吧,我就觉得怎么了?非要提醒我们的年纪干什么?这哪至于当作一个社会性话题反复去讲?难道这个社会就没有什么更值得关心的话题去探讨了吗?”最后她又耸耸肩,说大家反复讨论30岁,大概就是为了背后一系列的产业链造势吧,“大家不要被圈套了。”


当倪妮用反问句时,我就想到人们说“倪妮是个叛逆的人”。这一点她自己常说起,媒体也常写。有时候人们会说,如今倪妮已经没有那么要强和叛逆了,变得更加柔软,我倒觉得未必。就像在不久前的日本时装周期间,COMME des GARÇONS于青山举办了2021春夏女装秀。鲜少在媒体露面、78岁的川久保玲接受了采访。记者问她,“反骨精神是否一直存在于你的身体里?从没减少?”


她回答,“是的,我对此做不了太多东西,它们变得越来越强烈。”


反骨与叛逆这个事儿,诚然是不会随着年纪增长而消退的。正是叛逆让倪妮与众不同,让她不按照我们期待的方式走,让她的每一次出场都有不可一世的迷人魅力。她的叛逆不会消失,只是随着她在成长,从急于推翻外界的规则,变成更加坚定地保持自己的节奏。


白色围兜领黑色天鹅绒长裙、互扣式双G搭扣黑色腰带、饰黑色缎带白色针织手套 均为Gucci

白色围兜领黑色天鹅绒长裙、互扣式双G搭扣黑色腰带、

饰黑色缎带白色针织手套 均为Gucci


“摇滚明星就是古代的侠客。”


今年生日,倪妮在微博发布了自己演唱的一首新歌:《Dare of awakening》,说这是送给粉丝的礼物。


说到粉丝,她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粉丝群体很庞大的演员,而且给粉丝的感觉也比较疏离:工作室不发行程,自己也不怎么更新微博。更别提上线分享穿搭、护肤、健身心得了。这种疏离感,前面说过,是因为她认为演员还是要有神秘感。但她心里是在乎粉丝的。从《金陵十三钗》就陪伴着她的粉丝们,会在意她心志的变化、演技的变化。看到她不好的地方会说出来,看到她好的时候也会写很长的文章分析她表演的进步。后来收获的年轻粉丝呢,都很可爱,好像无论她做什么都是对的,给予她很多暖心的支持。“她们馋我的身子。我知道她们都喊我老公。”倪妮一边说,一边笑得很开心。既然平时和粉丝没有经常联系,她就想着每年给粉丝准备一个礼物,今年就是这首歌。


这首歌录了两次,“第一天唱的那是啥呀?”她回忆起来,觉得好气又好玩:“于是第二天唱之前我就喝了大杯威士忌。”她用手比划了一下,是不少的量,当时她把威士忌一口灌下肚,立刻就有了感觉,在录音棚里从头到尾唱了两遍,唱完就直接倒在沙发上睡过去了。“那感觉太美妙了。”她说,目前我们听到的版本,就是她睡过去前唱的最后一遍。


这种状态和演戏不一样,就是玩,是摇滚明星的状态。倪妮从小就喜欢摇滚,喜欢heavy metal。“摇滚明星就是古代的侠客。”这话是徐克导演和她说的。当时拍《奇门遁甲》,她说不知道怎么演侠女,徐克就让她去看看摇滚明星,看看他们在舞台上的样子。


“我特别喜欢伍佰老师,我就觉得他很有侠客精神,整个人幽默,非常平易近人。但是平时话也不多,和他不熟会觉得他冷,不好接近,但其实很可爱很生动。现在我觉得人最重要的品质之一就是幽默。举个例子,以前接受采访,人家问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都会说孝顺、上进,有事业心什么的,现在问我喜欢什么,幽默!”说完她难得地爽朗大笑起来。


8ON8 黑色斜襟西装、黑色长裤、白色长飘带 untitlab 黑色皮鞋

8ON8 黑色斜襟西装、黑色长裤、白色长飘带

untitlab 黑色皮鞋


最近戳到倪妮笑点的,包括《乐队的夏天》里的五条人和《脱口秀大会》里的各位演员。我很难想象看起来那么“仙气”和“高冷”的她,会和我大聊特聊热播综艺,但事实证明倪妮就是那么真实可爱。她说自己在家拼乐高的时候,就喜欢听脱口秀大会的段子,甚至对其中不少经典能张口就来。“杨笠有一期说,‘别人总问我为什么脱口秀女演员那么少,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挤走她们的’,我就觉得怎么那么幽默!还有王勉太有才华了,王建国也很厉害,演了那么多年脱口秀,还能有新题材,还能在表演上有创新。”


相应的,最近她对于生活的心得,就是每天过得开心。“珍惜当下”这种心态要是早个五年,是万万没有的。但随着长大,加上疫情给人的思考,一切就变得合理了。


因为《在一起》的发布会,倪妮前段时间刚去了武汉。当飞机落地,汽车开在武汉的大马路上时,她感到很感慨,因为疫情期间总在手机上刷武汉的消息,脑子里都是空无一人的大街小巷,此刻窗外车水马龙的景象显得很不真实—这里不久前还是一座空城!到了发布会现场,感觉就更明显了。发布会举办地是武汉最早开最晚关闭的一个方舱医院,会上来了很多医护人员。她开始意识到这个地方在几个月前和现在比,真的一个是人间炼狱一个是天堂。世事很难料,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怎样。“所以啊,我就是觉得要让自己开心,还有关心真正爱你的人,你的家人,和你朝夕相处的朋友们。做到这点就很难了,也很足够了。就不要去想那些好高骛远的东西,不要让自己活得很累。”


聊天的最后,倪妮还是感叹起五条人的幽默和浪漫。她说摇滚精神不是亵渎和破坏,那都是虚伪的摇滚,真正的摇滚就是浪漫。而浪漫在现在社会太缺失了,因为大家被社会压力压得慢慢丧失了这样一个功能。她还说因为五条人的歌想去小镇上住一段时间,去理发店或者餐馆打工。


随着一部部新戏的拍摄和定档,眼看着去小镇不太能实现了,但我们希望倪妮一直能有一颗摇滚的心吧,自我着,浪漫着,闪耀着。


8ON8 黑色斜襟西装、黑色长裤、白色长飘带 untitlab 黑色皮鞋

8ON8 黑色斜襟西装、黑色长裤、白色长飘带

untitlab 黑色皮鞋


摄影—王子千 形象— Moka Shen 采访、撰文—徐子深 Meson 化妆—杨单@NANbeauty 发型—张凡Bon Zhang

制片—Lisa Shen 时装助理—包子、Nono、云雾 设计—吴忧 封面服饰—蕾丝领粉色薄纱礼服裙、自织蝴蝶结驼色吊带上衣、饰Gucci Running标识方形太阳镜 均为Gucci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