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彭昱畅:月升少年

彭昱畅:月升少年

评论
摘要: 当我造访影棚时,彭昱畅正老老实实地被所有人围在其中,准备着第一套造型。“是少年啊。”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形容词,他给人的感觉似是一首用鼻音轻轻哼出的带着爽朗的歌曲,转瞬之间就能将人俘虏,带着一点永不褪色的真诚。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当我造访影棚时,彭昱畅正老老实实地被所有人围在其中,准备着第一套造型。“是少年啊。”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形容词,他给人的感觉似是一首用鼻音轻轻哼出的带着爽朗的歌曲,转瞬之间就能将人俘虏,带着一点永不褪色的真诚。


彭昱畅


印花衬衫、VOLT18K金戒指、VOLT18K金钻石戒指、VOLT18K金手镯、银锁手绳均为 Louis Vuitton

白色背心、黑色长裤均为 Celine

星星抽绳项链 From Glossy

MAISON SANS TITRE 花型檐帽

adidas Originals Sustainability系列 SC PREMIERE运动鞋


彭昱畅


拼色绉纱棉开衫、白色短袖衬衫、牛仔布宽松长裤、蓝色斜纹真丝方巾均为 Hermès

Vintage Jean Paul Gaultier 虎纹帽

Vintage Martin Margiela 木盖装饰项链均 From TERMINAL69


少年 Sam,活在 Wes Anderson 的电影《月升王国》里,他满脑子天马行空的幻想,身上充盈着生生不息的活力。尽管他身处光鲜亮丽的世界,却仍然抱着“心有他处”的幻想,带着一点点少年时期特有的冲动和莽撞,固执地徘徊在真实世界的入口 —这种近乎与真实世界截然相反的生命力,是我们可遇不可求的力量。


彭昱畅是有这种魅力的,或许说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他身上有着少年般永远持续的活力,就像是少年 Sam,这种纯真特质的演员是极为有限的。拥有这种魔力且能够将其安然幸存并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就更有限,彭昱畅就是一名幸运儿。你只要凝神注目,就能看清远在天边也近在眼前的他的种种情绪,他把自己的心,还有身体宝贵的部分托付给了每一个他曾经参与过的角色,与他们共存。他真实地“体验”演绎别人的这一行为中包含的活力,演绎过的许多角色里都有着他自己的影子,你很难区别究竟是他塑造了角色,还是角色即是他身体中的某一种部分 —虽然他告诉我:“我觉得更多的时候,是这些扮演过的角色组成了现在的我,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我的生命里留下过痕迹。”


老实说,彭昱畅给我的初印象在于,他的身上总能萌生出一些来自本能的热源,它们彼此相辅相成地组成了“彭昱畅”这个生命体所带来的独特性,也有着迎风而上、以时间为对手做斗争的印象。


彭昱畅


毛呢云朵帽、短袖毛呢外套 均为8ON8 Pronounce印花高领上衣

AMI Alexandre Mattiussi大口袋短裤

Prada 拼接长袜

adidas Originals Sustainability系列 SUPERSTAR运动鞋


见面的那天,彭昱畅透露自己最近正在努力减肥,起因是在疫情期间自己总是在家里边吃东西边看电影,等到自己的确如肉眼所见地胖了起来,决定要尽快将身体恢复原样。可喜可贺的是,伴随着他频繁地在社交媒体上晒跑步机的打卡记录,他也确确实实在短短的时间里瘦下去了5.5公斤。尽管当天拍摄时,他的神态看上去带着一点疲惫,但仍十分敬业地满足着拍摄现场所有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 —拍片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即便是与演戏比较。演戏时有详细的脚本、台词和情绪的引导,捕捉连续性的感知和反应,而拍片更像是静止的画面的即兴捕捉,考验的是被拍者与拍摄者之间的默契和灵光乍现,也考验的是被拍者的信任感。作为大众瞩目、的艺人而言,将信任感释出,并非易事。但,彭昱畅有些不同。


尚未采访彭昱畅之前,一位曾经同他合作过几次的品牌公关朋友评价他:“彭彭是一个觉得‘什么都可以’的人,真挚得有点朴实。”她的评价在拍摄现场得到了验证。彭昱畅在拍摄时几乎很少说不,即便是一些看起来有难度略高的姿势,他总是一边说着:“可以,没问题。”一边尽可能地配合着摄影师去尝试。他也会对现场准备着的蝴蝶标本道具表现出莫大的兴趣和好奇心,小心翼翼地触碰它们,随后扭过头来问我们: “这是真的吗?”这种富有生命力的朴实的确很容易打动现场的所有人。


彭昱畅


字母针织衫、戒指、手链 均为 Dior AMI Alexandre Mattiussi大口袋短裤

Stella McCartney登山球鞋

灯芯绒贝雷帽 From Glossy

Pronounce 斜挎珠饰小包


作为自然人的彭昱畅,与作为演员的他之间有着一道并不鲜明的界限。他读书时候念的是上戏,选的专业是木偶表演,却在大二的时候被《太子妃升职记》的导演侣皓吉吉选中,出演了演员生涯中的中第一个角色,角色虽不大,但已有一些灵气。他称入行的这段经历是自己运气好,“我后来有问老师,如果我没有选择去做演员考虑到留校的机会有多大,他告诉我,‘大概是一半’吧。”所以,所谓“宿命”的这种说法有时候或许是真的存在的。


前段时间,社交媒体上有过关于“演员究竟是靠天赋还是努力”的一番热议,讨论里截取了许多资深演员的采访片段,几乎所有人都将“天赋”的重要性摆在了第一位。我把这个问题抛给彭昱畅,问他怎么看。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笑说: “我可能就是被骂出来的。”


彭昱畅


Canali 白色针织衫

Prada 拼接方巾

女巫毡帽 From Glossy

Vintage Issey Miyake 无袖上衣

Vintage Martin Margiela 小包装饰项链均 From TERMINAL69


从处女作《太子妃升职记》到首次担任男主角的《闪光少女》、再到《快把我哥带走》和与过往风格截然不同的《大象席地而坐》以及最近刚刚上映的网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严格意义上来说,彭昱畅被选择性地与“少年”的标签进行了一定意义上的连接,似是顺其自然,又似是随波逐流。他身上的“少年气质”的魅力在于有着持续不断的纯真和活力,但同时又带着一些敏感,就像是他在新剧《风犬少年的天空》里饰演的老狗 —这是一个看似表面大大咧咧兄长般的角色,又是一个内心纤细敏感的人—与他给人的感觉有几分相似。 但,从演员的角度来说,这种范式和标签并非是好事,当然也不是坏事,所以我将解释权交给了他,由他亲自作答。


 “我自己也有思考过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今年26岁,毕业四年,作为演员到今年刚好是第五年。事实上,我可能自己也暂时无法胜任与自己年龄相差过大的角色,譬如四十几岁的父亲,更别提像是三国里面的历史人物。我是有想过到当自己在演技上更有深度或者是阅历的时候,也去挑战一次古装,或者说挑战大家所熟知的一个角色,包括像话剧《茶馆》里的许多耳熟能详的角色。但这些都只有等你有了自己的深度和厚度才能够驾轻就熟。现在即便是让我去演,肯定达不到自己的要求,也不可能达到观众的要求。”


彭昱畅


白色衬衫、工装大口袋外套、工装短裤、拼接长袜均为 Prada

adidas Originals Sustainability系列 TOP TEN运动鞋

Montblanc 无线智能耳机

Vintage Comme des Garcons大檐帽

Vintage Comme des Garcons领带均 From TERMINAL69


作为演员和观众的关系,观众了解前者的方式能够通过前者的作品,只不过因为现在的网络媒体发达,我们变得能够更加“直观”地看到他们的另一些碎片 —他们的生活,也和角色背后的自己有关。这种随着科技诞生而被建立起来的新关系很奇妙,因为决定如何评价和定义演员的方式就交给了可能并不那么专业的观众。但是,决定假设和想象走向的仍然是演员本身。他们是风,只有风起的时候,东西才会摇曳,我们才能够辩解。而这种“控风”的能力,就是演员的魅力。


电影《快把我哥带走》在社交媒体上一直被公认为是彭昱畅出演的这么多角色中与他本人最为接近的角色:看似耍宝逗趣的背后有一颗柔软的心。电影中后剧情反转时他的言行举止无时无刻不牵扯着观众的心,在这一个充满笑声角色的背后藏着情深意重的泪水,简直就像丰沛的水渗进了干涸的大地,你会在那个瞬间,觉得彭昱畅就是电影里的角色“时分”。


同年上映的电影《大象席地而坐》是彭昱畅的另一面,或许可以说是与他过往那些多多少少有着鬼马机灵角色的另一个极端,展现的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生命力演出”:“沉闷且缺乏”的特质 —这说的自然是戏中人韦布的角色。他被调教得脱胎换骨,有点像是年轻时看不到的东西现在能够看到的幡然醒悟,也正如他所言的“被教出来的好”。电影中有一段几分钟的长镜头拍摄,讲的是韦布去奶奶家,发现她倒在床上,只能看到她的腿在床上,韦布走到床头,又面无表情地离开,镜头对着他蹒跚的背影,显得克制而又客观,荒诞又很现实。即便这些是一段没有任何旁白的镜头,但是在这些无声的片段中,我们却能感受到角色身上所传递过来的莫大悲怆。


彭昱畅


沙黄色拼色绉纱开衫、白色短袖衬衫、蓝色斜纹真丝方巾均为 Hermès

Vintage Jean Paul Gaultier from TERMINAL69虎纹帽


那段长镜头时的情绪酝酿是如何进行的?我问。 


“当时拍摄这条长镜头连续拍下来可能也就是十几分钟。对我来说,就是你不需要去做任何酝酿,只是一直跟着走,走进去就发现了这件事,然后再走出来,继续坚持走下去。没有任何额外附加的情绪。”他的答案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几年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彭昱畅被问到演戏方面的问题时曾经红着眼睛说,“希望以后也会有人看了我的电影后,可以说彭昱畅真的演得还不错,这是一件我特别期望的事儿。”演戏究竟是靠天赋还是靠努力这件事,答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是会努力下功夫的类型,他渴望被人看到,被人期待,被人认可。


其实,当你和彭昱畅面对面坐着,并且努力抛开艺人滤镜去看待他时,他的确与综艺节目里所表现出的看上去有些没心没肺、释放天性的样子不同,当然这或许是他的某种自我保护的方式。起初,他说话时会带着一些拘谨,下意识地拧着手里的水瓶。好奇地问他是不是会和陌生人说话紧张的性格,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相处久了就容易放得开,在节目(《向往的生活》)里和大家相处得久了,大家彼此都很熟悉,我觉得就像家里一样,这点让我很放心。”


彭昱畅


adidas Originals Adicolor系列男士短袖

adidas Originals Sustainability系列 SUPERSTAR运动鞋

黑色抽绳帽、拼接长袜 均为 Prada

Dsquared2 黑色手环

Vintage Comme des Garcons from TERMINAL69结构袖套


不过,彭昱畅的个性也非真的如我们在节目或者是交流时感受到的那般温吞水,至少他在演员的这一工作上表现出了莫大的诚意和较真。如果稍稍对娱乐影视行业有过一点了解的话,必然清楚演员也只是整个产业链中微不足道的一环,他们同样处于的是被动的立场,有时候他们也无法决定一些与作品有关的部分,一来这不是他们的可控范畴,二来许多人也不愿意费心去问,怕给自己惹麻烦。彭昱畅很不同,他似乎能从工作中获得一种纯粹的喜悦,他形容自己是一个“很操心的人”:“出演一个角色的时候,我其实都会很操心地去问别人的意见。我一般会问导演,‘你觉得我演的怎么样’,或者‘后期效果最后出来的成品如何’,这些我都会去问。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售后服务做得特别好的人。”他笑笑说,“要是作品上映了,我就会请看过的朋友和前辈老师们给点意见,听听他们的想法。”事实上,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对自己的行程和工作是极其地“操心”和上心,即便是在拍摄中的空闲时,他也会扭过头问身边的经纪人接下去的安排如何,以及自己需要准备做什么。同时,他又是个十分明确自己当下需要做什么的人,会时刻关心着现场拍摄工作人员需要他配合的要求和反应,总是分得清轻重缓急,也会不去干涉一些即兴时刻的调整。


与彭昱畅共度的四个小时,从旁观者到谈话者的身份转变,得以让我以记录者的身份尽可能地呈现着彭昱畅相对鲜活的形象,是一次没有任何预设的观察。朴实是他弥足珍贵的个人特质之一,他微妙地享受着作为演员需要迎接的各种战斗。


编辑—高迟    摄影— Wang lei & Jiang kun   造型统筹— 梨花

撰文—徐小喵   妆发—李泊言(On Time)   制片— Lisa

时装助理— Amber liu、Melody   制片助理—小何   设计—吴忧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