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周末画报 > 风尚 > 明星 >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评论
摘要: 《我是唱作人2》热播中,“摇滚老炮”郑钧和“唱作才女”陈粒同台PK。站在同一个舞台上的唱作人,还有张艺兴、GAI、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刘思鉴......一档综艺节目,让很多人开始关注原创音乐,关注“唱作人”。不是idol,不是顶流,也并没有一呼百应的所谓带货“声量”。当我们将镜头对准他们,形形色色的“标签”一一褪去,眼前只是两个真实的人,两个认真写歌的创作者。写好听的歌,唱想唱的曲,用音乐与自己沟通,感动别人,疗愈世界。对音乐一片赤诚。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目前尚无评论,欢迎发表

《我是唱作人2》热播中,“摇滚老炮”郑钧和“唱作才女”陈粒同台PK。站在同一个舞台上的唱作人,还有张艺兴、GAI、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刘思鉴......一档综艺节目,让很多人开始关注原创音乐,关注“唱作人”。


不是idol,不是顶流,也并没有一呼百应的所谓带货“声量”。当我们将镜头对准他们,形形色色的“标签”一一褪去,眼前只是两个真实的人,两个认真写歌的创作者。写好听的歌,唱想唱的曲,用音乐与自己沟通,感动别人,疗愈世界。对音乐一片赤诚。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郑钧

Prada 双排扣羊毛大衣

Dior 白色短袖,黑色皮鞋

Celine 黑色西裤

陈粒

Bottega Veneta 亮泽皮革外套

Kvk 银色耳环


不管身体被困在何方,心永远要流浪;

手中的旗帜就算百孔千疮,我还是要继续挥舞它。”


郑钧变了。


已过知天命的年纪,他却站上了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2》的舞台,第一次以一个创作者也是竞争者的身份。写歌,表演,比赛,被欢呼,也被diss。站在同一个舞台上PK 的歌者都是跟陈粒差不多年纪的后,大家的音乐路线也迥然不同,他还是认为音乐创作不是可以拿来“比”的事儿,因为“音乐打败不了任何人,音乐只能打动人”。但有一点他觉得挺好,就是这个舞台让一群创作人把辈分资历偏见通通放下,一起玩一起嗨,公平较劲,互相启发,专注创作,享受音乐。“你以前写过什么歌一点不重要,此时此刻,需要听到你最新鲜的创作。”他就想看看,自己到底还能不能写歌。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Givenchy 花卉中长款大衣、丝绒效果尼龙T恤


这次采访和拍摄之前,对于郑钧的记忆还停留在2006年。那是北京星光演唱会现场,舞台上的他还留着长发,光着膀子,摇摆嘶吼中,被汗水打湿了的发梢一缕缕黏在裸露的皮肤上。“我无为却想无所不为,我在梦游我在沉睡…… 我直觉要在不知不觉中浪费了生命,我想离开却又无法离开……”网上至今还能看到这一段现场视频,评论区有人叹息,“好酷,再次遗憾没早生二十年。”


这首很燃很劲的《无为》,其实道出了他彼时的困局。迷失在名利场,失去了创作的兴趣和热情后,他甚至开始厌恶歌手这个职业。此后,他沉寂了差不多十来年,鲜有新作,直到今年重新站在《我是唱作人2》的舞台上。曾经很抵触综艺、公开炮轰各种音乐“排行榜”的他,这一次却在综艺的舞台上找回了久违的创作激情。疫情期间不能回北京,他就一个人待在上海闭关写歌,“平均一两周写一首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写歌,连梦里都在写,没几个月已经写出了一张专辑。” 忽然间,灵感女神又开始眷顾他了。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8on8 棕色皮夹克

Staffonly 镂空拼接衬衫


曾经凌乱的长发剪短了,“摇滚界木村拓哉”的神颜亦不复从前,只有声音一点没变。一开口,大家就知道他还是他。一首《青春的葬礼》是他隔空献给老朋友高晓松和老狼,唱到“任何时候你心中的明月,都可以重新升起”的时候,大家都哭了;接下来的《继续挥舞》跳脱了怀旧情绪,是他对当下自我状态的直面和剖白,“不管身体被困在何方,心永远要流浪;手中的旗帜就算百孔千疮,我还是要继续挥舞它。”当中年人和95后一起惊呼当年的“摇滚浪子”回来了的时候,他却唱了一首略温柔的《天敌》,“献给家里的芸姐”,秀起了恩爱。他还是不按常理出牌,珍惜舞台的人总是想要尝试更多,“哪怕能赢,重复的歌也不想再写了。”


今天站在同一个舞台上跟郑钧battle 的唱作人,有张艺兴、陈粒、GAI、霍尊、隔壁老樊、马頔、刘思鉴…… 差不多都是90后上下这一辈。时至今日依然有人会在他的微博下面问他,为什么选择去参加热闹的综艺而不是安静地创作,就仿佛一匹曾经肆意驰骋于草原的野马,如今被驯化了一般。虽然曾经在《我是唱作人2》时拒绝过导演车澈邀请,但如今已经站到舞台上,郑钧想明白了,“时代不同了,以前发歌主要靠电台。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但是光靠互联网是不行的。网上成千上万首歌,综艺是一个很好的音乐推广平台。”


是的,老郑变了。曾经他大红大紫,鲜衣怒马,怼天怼地,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如今他喜欢禅修和瑜伽,被生活千锤百炼之后选择重新开始写歌,因为“在尝试了很多事情后,还是这件最美好”。所有生活给他的大起大落,成功与落寞,自省与修炼,终于都沉淀下来成为歌里的故事,总有一句戳中你。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Damowang 格纹绑带设计大衣

Loewe 过膝乐福靴

Cartier Juste un Clou系列耳环


“对于创作人而言,最重要的是写出一首好歌,比什么都重要。”初夏闷热躁郁的午后,这句突然击中了我。镜头前的他很稳,笑起来眼角也有了鱼尾纹,眼神却明亮清澈,一如26年前,那个刚出了第一张专辑的摇滚少年。采访结束时,他说马上得去排练新歌,两天后,他唱了《哎玛吙》。他说我们在平常的生活里经常点赞,但是很少被别人祝福,希望听到这首歌的所有人都能幸福快乐。从起头的辽阔到副歌的激昂,郑氏摇滚的燃劲里多了一股宗教般的诗意、虔诚和静谧,空灵又震撼。看到评论里有人说,想起他当年唱《回到拉萨》的巅峰时刻,爱了,又爱上了老郑。


这样的郑钧,更酷了。


“ 成长变成了,我和我的隔阂,

怎么好像有一阵风,在赶来的途中,说它懂我的梦。”


拍摄这天,陈粒随身带着一本书,毕飞宇的《青衣》,拍摄间隙,一得空就拿出来看,到后来,摄影师干脆拍她看书的样子。“反正我等着也是等着。”她刚看完《推拿》,深为震撼,被毕飞宇圈了粉。助理小姐在旁边说,“粒姐特别爱看书,什么书都看。”


“文青”、“民谣歌手”、“歌比人火”……成名后,对于外界给的这些形形色色的标签,她曾经也会怼回去, 比如在某音乐平台分类中给自己写了个Anti folk(反民谣)的标签。后来也就习惯了,“贴标签是人家的自由。”她说,觉得跟自己没关系,也无所谓。与此同时,她其实也并不像很多人评价的那般刻意寻求突破和改变,而只是一直以一种自己舒服的状态去呈现自我。“既然在其他风格里做不到顶尖的,那就不如在自己的世界中跳舞。”


2015年, 没有经纪公司、没有团队的陈粒, 一人一把吉他推出第一张专辑《如也》,从此,很多人爱上了她歌里的灵气,也认识了这位风格多样的创作型歌手。从2015年《如也》到2019年《洄游》,“粒姐”越来越张狂,风格也越来越多样。很多人爱她,是因为多年过后,成名了的“粒姐”依然没有沾染上人间烟火气,像一个来去自由的侠客,写自己的歌,保持着自己的态度;也有人说她曲风多变,难以捉摸。她的音乐好像从来没有定式,而她却活得越来越明白,“我没法满足所有人的想象,我是我的,不是大家的”。


她还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是唱作人2》中,张艺兴说“陈粒姐的世界就是有点永远进不去的感觉”,又说,“她的歌永远都那么好听,她出来的所有东西都是‘陈粒’的,‘陈粒’就是所有东西都是‘成立’的”。节目进行到现在,她是有压力的,倒不是看重输赢:“赢当然很开心,输掉也无所谓。输输赢赢,把歌唱好就好了。因为不管输赢,都不能代表歌曲的好坏,这只是评委的喜好。”她的压力还是来自于自己,每次站到舞台上,要呈现出更好的自己,“不进步就是退步”。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陈粒

Prada 软羊革外套

Tiffany & Co. 蒂芙尼

HardWear系列 18K黄金三重耳坠


她写的歌词常常很意识流,像诗,郑钧也在节目里夸她词写得好,有味道,但她自己觉得写歌和写诗究竟还是不一样的,“写诗很自由,写词会被旋律影响,也会被流行音乐的大环境影响。听歌的人,一般就是为了度过那段情绪或那个阶段,不是为了深度思考。”


早年,她喜欢在歌词里放几个生僻字,如今不会了。在新歌《远游》里,有一句词她自己很满意,是“无为但无所谓”,简单,有力,不绕弯子。词是这么写,狮子座的大女主终究是对自己的事业有执着,有野心,有决绝的勇气。大学里,陈粒的专业是行政管理,毕业的时候下定决心要做音乐,当中不是没有过纠结。“我在大学里就开始玩音乐,就觉得做音乐很开心,好像不太愿意做其他事。但真的到了毕业的时候,喜欢和选择又是两件事。我记得当时还写了几封信给我的好朋友们,跟她们交代我的决定,告诉她们,我决定不找工作了。我当时说的是,‘将来我要是做音乐做得好,大家不要羡慕我也不要瞧不起我。”


谈到音乐对他人的疗愈,她似乎也并没有想那么多,“把音乐向公众呈现出来是第二步,但首先,音乐是自己与自己沟通的方式。”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被问及当下的她最想要的是什么,她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inner peace(内心的平静)”。“其实也并不知道所谓真正的inner peace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和状态,但我从来没有过,连擦肩而过都没有过,所以还是想体验一下。”


Q&A

郑钧×陈粒×《周末画报》

郑钧和陈粒,一个经历过上世纪90年代中国摇滚乐的黄金时代,一个则是在移动社交和综艺的时代成长起来,两代人,两种音乐风格,两个生命阶段。除了站在一个舞台上唱歌,似乎很难找到他们的共同点。然而采访结束后,这个问题似乎自然有了答案。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郑钧

Loewe 黑色缎面大衣

Celine 黑色西裤

Dior 黑色皮鞋


上综艺节目

郑钧:我刚开始答应来(《我是唱作人2》)这个节目的时候,只准备了两首歌。但当真正参与到录制后,我发现人心中好胜的那一面就被激发出来了。尽管这个比赛各方面给你的压力都很大,因为你要在短时间内创作、排练和上台演出一首全新的歌曲。但当我把这件事情认真对待之后,又发现这个节目也挺有意思的。不同风格、不同资历的音乐人聚在一起,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写歌,而且都还能创作出不错的音乐,让我对这个节目有了改观。


陈粒:我是一个希望自己永远都准备好的人,所以我在参加节目之前就已经从自己写过的曲子里面选好了比赛曲目。因此在曲量这个方面,我是没有压力的。但随着比赛已经进入到中段,我发现其他的音乐人发挥都很稳定,甚至是稳中有升,这让我感到了压力。因为如果我只是追求表演完自己已经准备好的歌曲,保持不变,那么我想比起其他的唱作人来说就是在退步的那个。


自我风格与突破

郑钧:曾经我对上综艺很抵触,但现在我的创作状态却是近十年来最好的。之前因为疫情,没办法为了录制节目频繁往返于北京上海之间,所以一直借宿在上海的哥哥家,每天只专注于写歌一件事。我把这个节目看成了展现自己的平台,所以会尽可能在风格上尝试更加多样化,像是最近尝试了雷鬼风。之前接受度很高的《青春的葬礼》我也创作过一个英伦摇滚风格的版本,但最后因为怀旧的主题还是选择了比较传统摇滚的风格。之后我还想尝试融入一点民歌和世界音乐。这样做也不是为了显示我有多厉害,只是希望能突破一下自己。


陈粒:我没有想要去做某种特定风格的音乐。我就是想要舒服和自在,想要做出只有我能做出来的音乐。因为在现在有了资源、有了可以帮助你实现想法的人之后,转型去做其他音乐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借助这些资源我很容易就能做出自己想要的框架和模样,但同时我也知道我自己没有办法做到这些风格里面顶尖的。与其这样,那不如就在自己的世界里跳舞。


郑钧 陈粒|歌者自由

Bottega Veneta 亮泽皮革外套、 露背针织连衣裙

Celine 牛皮革高跟靴

Kvk 银色耳环


音乐的疗愈力

郑钧:大概十年前,我对自己歌手的身份有些厌倦了。因为那时候我把歌手看作一个谋生的职业,我不得不按时拿出作品给公司、给市场,也要为了维持生计而上节目、推广和宣传自己。所以后来我去做动画电影,去写书,都是在逃避。但在去尝试了很多别的事情之后,我发现,还是这件事最美好,因为音乐是可以打动别人的,音乐可以让他看到希望,让他看到生活美好的一面,从而燃起对生活的热爱。这是我想做的事情,好像也比较擅长,所以决定还是写一写歌吧,看能不能写出像当年《回到拉萨》这样的歌。


音乐创作人这个职业很特别,这个世界上本来没有(音乐)这些东西,你要凭空把它创造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破坏环境,没有消耗大量的资源,更没有通过伤害他人去索取财富。作为一个创作者,最大的成就感就是有人对你说,老郑,我当时最绝望最悲伤的时候听到你的歌,谢谢你帮了我。这一刻我自己其实很感动,除了写歌给我自己带来一点金钱和名声之外,还能给别人带来一点帮助,我觉得这事儿还是挺有意义的。


创作的生命力

郑钧:创作这件事情很复杂,你可以说创作很容易,谁都能写首歌,但写一首伟大的歌、特别好的歌却非常的难。而且对我来说,创作首先要自己认同。你自己都不认同的音乐是无法打动别人的。说到创作本身,我觉得现在人的创作不如以前的创作了,很大的一个原因是现在的人很难专注于一件事。我认为创作是需要投入和献身精神的。在现在这样一个碎片时代,总会有各种琐碎的事情不停地打扰你,所以你很难在一件事情上持续地专注。柴米油盐也会把你的时间给占据,让你疲于创作。所以很多伟大的创作人通常看起来不近人情,是因为他们想要拥有绝对自由的创作时间,他只想创作,不管人情世故,甚至有时候表现得很自私。


陈粒:生命力?我猜是指有些出乎意料?就拿编曲来说吧,编曲有很多轨道,但你一听就能明白这个人是在完成任务还是真正在创作。有些轨道在流行音乐里的用法已经和谐到电脑就可以做出来的程度,如果你整首歌都用这种方式来做的话,大家一听就知道你是交差赚钱。但假如,你仔细去听一个音色的运动方式的话,一个音色可能让你联想到一个生物,或者某种自然现象,然后你就会展开想象这个生物会怎么跳动,就像它是你脑子里一个虚拟的生物,它会喜悦、发怒,你就能编出有生命力的东西。想象力很重要,因为眼前的生活很有限。


创作者的灵感

郑钧:关于灵感,很多非创作者对创作有个主观臆断,那就是悲愤出诗人,柴米油盐这种平淡生活不利于创作。但实际上造就好的作品的不是所谓悲愤本身,而是创作人的感知力。悲愤出情绪,但情绪不一定是才华,如果只有情绪而没有感知力,别人顶多说你脾气不好(笑)。只有当你能透过情绪看到与其他人不同的事物、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你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


陈粒:灵感这东西其实就是来自于积累,它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电影?你走的路,选的风景?做什么事?这些都会成为你的灵感。如果一定要说是什么影响了我的创作,我觉得我出生以来的每一件事情都影响了。没有灵感的话怎么办?可能,走路吧,大量地走路。


选一首代表作

郑钧:用一首歌来概括一个人是非常难的事情,因为你无法用单一的面去概括一个复杂的人。而且创作是对当时生活和现实的一个映射,时过境迁也很难代表当下的自己。但如果说要用一首歌来代表我的成就,那我会选《回到拉萨》,它是我写得第二首歌,半个小时就写出来了,可以说是一气呵成,可能现在再让我写出这样一首歌,我是写不出来的。虽然我写这首歌的时候还没有去过拉萨,但我觉得并不重要。人们会说创作来源于生活,但我觉得创作来源于心底。生活会影响你的创作,好的作品一定是来自于灵魂的深处。


陈粒: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如果换个思路,一定要为我的“履历”填上一首“代表作”的话,我会选择我创作的第一首歌—— 是我为高中班上写的班歌。记得我当时的班主任跟我说:“陈粒你那么会唱歌,不如就给我们班写一首班歌吧”。那是一首流畅的、正常的歌,但它绝对不是想让你再听一遍的歌。


假如不做音乐

郑钧 我可能会离群索居。人是很复杂的,我也是一个复杂的人。一方面我也喜欢热闹,跟朋友一起喝大酒,躁起来;另外一方面,又有点不解人情世故,喜欢一个人待着,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待一两个月对我来说特别幸福,因为那时候可以跟自己面对面。我是一个从来不觉得孤独可怕的人。陈粒 就还是会过日子吧。




摄影— 线头女 形象— 如也、Macci Leung 采访、撰文— 薛亚芳、Toby 编辑— 橘子郑钧化妆— 马小超 郑钧发型—Zing-Cheng 陈粒化妆— JONATHAN 陈粒发型— 周学明 封面拼贴— Lynn 设计— 吴忧 封面服饰— 郑钧:8on8 棕色皮夹克,Staffonly 镂空拼接衬衫,Celine 黑色西裤 陈粒:Prada 软羊革外套、软羊革半身裙Loewe 粗跟乐福凉鞋,Fendi 棕色拼接袜子,Tiffany & Co. 蒂芙尼T1系列 18K 玫瑰金镶钻窄式戒指,Tiffany & Co. 蒂芙尼HardWear系列 18K黄金三重耳坠


相关推荐 更多>
请填写评论内容
确定